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四十五章汇报工作(五更)
    “余总,关于打车的费用,我专门核实过一下!

    主要是最近你交代的事情比较多,他们都是来回打车!”

    “薛姨,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看到这个报销单有感而!

    感觉还是买车比较合适!咱们公司的老总们出门办事居然要打车,这个有些太寒酸!”见薛琴有些误会,余庆阳连忙笑着解释道。

    “也是,没有车太不方便不说,车也是一个公司的门面。

    不过买车这么大的事,要不要向厅里的领导汇报?”

    “虽然咱们财务独立,可是买车这种事肯定要请示一下。

    我这不是等和你们了解完情况,就去向厅里的领导去汇报工作。”

    “那你赶紧去吧!我就不打搅你了!”见余庆阳签完字,薛琴站起来就准备告辞。

    看了一眼茶几上摆放的几杯茶,又笑着说道:“回头让办公室给你配个秘书,这端茶倒水的,都要劳烦你大老总!估计其他几个人,喝着你泡的茶都不自在!”

    “呵呵!薛姨,暂时先这样吧!等搬到东仓库再说吧!”余庆阳也看了一眼茶几上自己泡的几杯茶,笑着说道。

    因为汇报工作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此时茶几上摆了三个茶杯。

    除了给薛琴泡的茶,她喝了一口,其他人的茶动都没有动。

    把薛琴送出办公室,余庆阳才拿出手机,打给宋秘书。

    “宋哥,厅长有时间吗?”

    向领导汇报工作,必须要预约,这是规矩。

    像之前余庆阳强闯办公室,那是大忌。

    “小余回来了?你稍等,我去请示一下!”

    “好的,麻烦宋哥了!”

    挂断电话,等了四五分钟,宋秘书就把电话打了回来。

    “领导让你过来!”

    “谢谢宋哥!”

    “自己兄弟客气啥?”

    挂断电话,余庆阳想了想,又拿起电话,打给甄龙。

    “喂,甄龙队长吗?”

    “余经理!我是甄龙!”

    “你安排人去机械厂了解一下关于竞选厂领导的事!

    重点了解一下赵德生、王磊、吴雨三个人的情况!”

    “是!”

    “对了,你安排完之后,到公司来报道,地址在……

    你们保安队的关系以后全部挂在公司里!”余庆阳最后又交待了一句。

    “是!谢谢余经理!”

    “不用谢,这是之前我答应你们的!你过来找人事部的李部长报道就行!”

    “是!”

    挂了电话,余庆阳开车来到水利厅。

    上楼来到厅长办公室。

    “宋哥!”

    “小余来了?你进去吧,领导正等着你呢!”

    “余哥,这个是我津门带回来的高仿手表,你拿去玩!”余庆阳上前一步,把一块梅花手表塞进宋秘书的办公桌抽屉里。

    余庆阳口中的高仿手表,相信的绝对是傻子。

    敲门,得到允许余庆阳才推门进去。

    “厅长,我回来了,向您销个假!”余庆阳笑嘻嘻的和苏厅长打招呼。

    经过几次相处,余庆阳面对苏厅长的时候也不再紧张。

    苏厅长私下说还是很和蔼的一位领导。

    “呵呵!你小子,怎么样?这套津门还顺利吧?”苏厅长和蔼的笑着。

    机械厂职工补工资,余庆阳办的干脆利索,让他在苏厅长面前大涨印象分。

    所以对余庆阳多了几分亲戚。

    “托领导的福,挺顺利的!”余庆阳笑着回答道。

    “托我什么福?我去了津门也是两眼一抹黑!”苏厅长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笑道。

    余庆阳嘿嘿笑着作为应答。

    面对领导,嘿嘿傻笑,有时候是万能应对。

    尤其是不知道怎么回答领导问话的时候,嘿嘿傻笑就是最好的应答。

    当然这要面对

    这时宋秘书进来给余庆阳泡茶。

    “谢谢宋主任!”余庆阳客气的接过茶杯。

    按照相关规定,厅长是不能配秘书的,名义上宋秘书是办公室副主任。

    客套完了,余庆阳拿出一个小本子开始正式汇报工作。

    关于机械厂改组选举的准备工作。

    关于办公地点的选择装修工作。

    着重汇报了最近的人事招聘。

    招了多少水校的毕业生,多少退伍兵,如何安置就业,如何进行岗位培训等等。

    汇报工作要知道领导想听什么内容。

    目前华禹投资没有盈利的项目,机械厂因为8.26事件,又没有正式接收。

    领导关注的自然是安置水利职工子弟就业这一块。

    “我们正在对淮海工程处进行改注册!

    等淮海工程处完成改注册之后,我们还将招聘大量的应往届毕业生就业!”

    “嗯,不错,你们可是为厅里解决了大麻烦!

    张厅长前两天还向我表扬了你!”苏厅长满意的笑道。

    “厅长,我们华禹投资存在的目的就是为领导排忧艰难安置职工子弟就业也是我们分内的事!

    只是领导,您看等我们把淮海工程处改组成淮海工程总公司之后,您是不是给我们几个小活,练练手啊?”

    “哈哈!你小子,汇报了一堆,这一句才是重点吧?”

    “嘿嘿,什么都瞒不过领导的法眼。

    淮海工程处好几年都是干些零打碎敲的工作。

    新进职工也缺乏必要的锻炼,未来淮海工程总公司,可以说是还没断奶的孩子,需要厅里多扶持一下,工程上给点倾斜!”

    “这个没有问题,你们为厅里解决了麻烦,回头会上我会提一下,以后再有工程,可以适当的考虑一下你们淮海公司的特殊情况!”苏厅长没有把话说满,只是点了一下。

    不过,有这句话就成了。

    “说说你在津门的收获吧!”

    “我这次去津门,和津门水总的一位常务副总张总见了面,谈了一下未来的展。

    和张总就未来华禹投资将会和津门水总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达成了共识。”

    “哦?那这可是大收获!津门是直辖市,津门水总也是全国数得着的水利企业。

    和他们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对你们华禹投资的为了展很有帮助!

    只是,常务副总……”

    “厅长,津门水总的总经理到年龄了,已经确定今年退下来,这位常务副总是呼声最高的!”

    “嗯!”苏厅长点点头,表示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