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三十七章人生不如意十八九
    现阶段,两家公司的合作基本上也就是限于互相陪标、围标。

    根本不需要搞什么战略合作伙伴。

    余庆阳提出来,也只是为了转移话题。

    不然今天晚上的酒根本没法喝。

    合同,合同撕毁了,工程机械,让人截胡了!

    此时,张卫东比余庆阳更加尴尬。

    这要是外人也无所谓,可余庆阳是张宇的同学,还是关系最好的那种。

    既然已经无法挽回,也没必要弄得无法收场,这才是余庆阳抛出这个话题的真正用意。

    至于以后能不能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那个以后再说,现在也就是借机做个铺垫。

    有了新的话题,客厅里的气氛变得轻松和谐起来。

    “好了!你们几个大男人别在那聊天了,菜都炒好了,赶紧上桌吧!”张宇的母亲过来招呼大家入座。

    “好!阳子,今天晚上叔叔好好陪你喝两杯!”张卫东站起来,拍拍余庆阳的肩膀笑道。

    “张叔,这话我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劲呢?”

    “怎么不对劲了?”

    “我听着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您该不是打算把我灌醉吧?”

    “哈哈········哈!你小子,好!明着告诉你吧!今天我就是要报仇的!今天可是我的主场,我们上阵父子兵!今天非把你灌醉不可!”张卫东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张叔,这可不一定,不要忘了,我也不是一个人!你们是上阵父子兵,我们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余庆阳笑着接话道。

    余庆阳的话,让刚刚从厨房端着菜出来的田甜,心里比蜜还甜。

    “阳子,你女朋友可真不错,又漂亮又贤惠,做的一手好菜,这里面有好几个菜就是小田做的!”饭桌上,张宇的母亲对田甜赞不绝口。

    在一个单位能当得了办公室主任的,哪一个不是八面玲珑的角色,田甜做炖饭的功夫,就让张宇的母亲喜欢的不行。

    心里只羡慕,余庆阳找了个好女朋友,暗叹自己儿子要是能找个这样的,那该多好。

    酒桌上推杯换盏,余庆阳不时说一些小笑话,逗的张卫东夫妻两个哈哈大笑。

    晚宴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

    大家都没有喝很多,酒杯量饮,点到为止。

    送走余庆阳两个人,张卫东做到沙上,摸着有些红的脸庞,感叹道:“小宇,你这个同学了不起啊!将来绝对是个人物!说话做事,滴水不漏,而且能够照顾到方方面面!”

    张宇很纳闷,在学校里,老二不是这样的人啊?

    虽说不是闷葫芦,可是也比自己强不了多少。

    要不也不会和自己还有老大三个人走的这么近。

    他们三个都属于那种有些内向,不太爱说话的人。

    怎么这次刚毕业多长时间,老二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张宇不知道,人没变,可是脑子换了。

    现在的余庆阳身体内的灵魂是一个在工地上磨练了近二十年的老油条。

    再内向的人也摔打出来了。

    “爸,你们公司也真是太不地道了!这不是耍人玩呢?

    既然不行,你们还不干脆和人家说明白?还让人家白跑一趟?”

    “你啊!还是嫩了点,你要是有你同学一半,我就不用为你操心了!

    你看人家你同学有一句埋怨的话?”

    “人家嘴上不埋怨,可是人家心里能不埋怨?你瞧瞧你们干的这都叫什么事!”张宇坐在沙上和张卫东生闷气。

    张卫东办的事,让张宇很没有面子。

    “这一趟也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已经运过去的两台挖掘机,唐兴文不好意思拉回来,不然吃相太难看!

    肯定会当做补偿,便宜卖给他!

    跑一趟省几十万,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张卫东教育着儿子。

    “你怎么知道姓唐的就一定会把那两台挖掘机卖给老二?”

    “呵呵!你太年轻了!之前你同学买了五台推土机!

    他们之间只是纯粹的交易,这事我不相信!

    既然不是纯粹的交易,那就等于唐兴文有把柄在你同学手里!

    不管他唐兴文转几道弯,这事总会留下痕迹,国家想查,就跑不了他!

    他要防备和你同学撕破脸皮!

    这也是唐兴文没有给他打电话提前说明的原因!

    人到了津门,怎么都好处理,当面说话,也更容易沟通!”

    “怎么?要是老二不同意,你们还想……”张宇变色道。

    “想什么呢?我们是国家干部,不是地痞流氓!

    我说的是,来了,当面好商量!”张卫东气道。

    ……

    泰达国际,套房里,余庆阳和田甜也在说话。

    “怎么?情况不顺利?”

    “嗯!”余庆阳靠在沙上,揉揉眉头,“人生不如意十八九!

    按下葫芦起来瓢,还不容易把钱的问题解决了!

    结果这边又出了问题!那批工程机械被人截胡了!”

    “那可怎么办?这个工程上面领导可是盯得很紧,你这边要是调不来机械,到时候领导那边可不好交代!”

    “唉!既然来了,明天先见一见唐兴文再说吧!”余庆阳仰头看着天花板,苦笑着说道。

    这样的事,搁谁身上,谁能不烦?

    在张卫东家里,余庆阳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但是并不代表他心里不烦!

    “好了!别烦了!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田甜温柔的帮余庆阳揉着额头,小声安慰着他。

    “呵呵!你不用担心,我没事!”余庆阳轻轻拍了拍田甜的手。

    一般情况下,余庆阳是不会把工作中的烦恼带到生活中,更不会把烦恼说给女人听。

    只是最近,一件接着一件,每一件事都是能够把人压垮的大事。

    “好了!别想了,赶紧去洗澡吧!”田甜的手顺着脖子,胸口一路下滑……

    为了安慰余庆阳,田甜极尽魅惑,不断的挑逗着余庆阳的荷尔蒙。

    让余庆阳把心中的烦闷,在她的身体上泄出来。

    一夜风雨,地动山摇,风雨过后,只留下一地卫生纸……

    第二天上午,余庆阳接到唐兴文的电话,约他去公司见面。

    事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唐兴文表示可以把已经运到工地上的两台挖掘机按照之前谈好的价格给他,至于中介费的事,唐兴文提都没有提。

    余庆阳没有占这个便宜,出了机械分公司,主动给黄经理打电话,告诉他,中介费还是按照之前定好的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