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三十一章打击报复
    “是吗?那我一会可要好好检查一下你的功夫!

    入你相思门,知我相思苦!先来个水漫金山,然后再来个隔岸犹唱后庭花!最后试一下你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余庆阳嘿嘿笑道。

    “什么啊!还大学生呢!是如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对啊!就是入你相思门啊!”余庆阳坏笑道。

    “呸!一肚子坏心思!好好的古诗,让你给玷污成什么样子了!”田甜这才明白余庆阳的意思,红着脸啐了他一口。

    就在余庆阳准备找地方震一下车。

    突然一个电话打断了他的美梦。

    电话是甄龙打来的,朱建国的家人去家里闹事。

    朱建国虽然是畏罪自杀,和余庆阳没有关系,可是人不能按照常理来推论。

    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余庆阳一早就防备着朱建国的家人会去闹事。

    余庆阳只能按下心头火,开车往家里赶。

    一进小区,余庆阳就看到自家楼底下聚了一大堆人,吵吵闹闹的,谩骂声不绝。

    楼道底下摆满了花圈,这是要把余庆阳家当灵堂。

    甄龙、孙建带着五个保安站成一排,把朱建国的家人挡在楼道外面。

    “你在车里等着,不要下去!”余庆阳对田甜交代一句,沉着脸开门下车。

    余庆阳直接强硬的分开看热闹的人群,走进去。

    “余经理!”看到余庆阳,甄龙赶忙过来冲他敬礼。

    “报警了吗?”

    “报警了……”

    甄龙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声。

    “呵呵!来的还真及时!”

    “报警多长时间了?”余庆阳冷冷的问道。

    “给你打完电话就报了警!”

    余庆阳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自己接到电话,赶回小区用了二十分钟,也就是说,这些离得更近的警察用了二十多分钟才赶到。

    “你个比养的!我家老朱和你有什么仇?你……”

    “啪!”

    余庆阳不等她说完,挥手就是一巴掌!

    什么不打女人,辱及父母,到家里闹事,摆灵堂,那还管那么多?

    先打了再说!

    “你妈隔壁!你敢打我妈,我要你命!”

    “就是你逼死我哥的,你个逼崽子,我要你给我哥偿命!”

    中年妇女和一个年轻人,一个中年男子叫骂着冲上来要撕打余庆阳。

    余庆阳对着离自己最近的中年妇女就是一脚。

    接着迎着年轻人冲过去,一边给甄龙等人下命令,“给打!打不死就行!”

    “上!”

    甄龙犹豫了一下,才对孙建以及五名退伍兵命令道。

    今天来闹事的都是朱建国的家属亲戚,也有他儿子找的一些狐朋狗友。

    虽然人数上站着优势,可是又如何比得过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警卫团退伍兵。

    就连余庆阳他们也比不上,余庆阳在工地上锻炼出来的体魄,那是这些被酒色掏空身体的混混能比的?

    一时间,场面变的混乱。

    也是甄龙等人下手有分寸,基本上不会造成永久性伤害,身体上一时疼痛那是肯定。

    “住手!”

    “都住手!”

    “我们是派出所的!”

    这边打的差不多了,派出所的民警终于挤了进来。

    余庆阳他们的动作很快,基本上一下一个,等民警挤进来,喝止的时候,朱建国的家人已经没几个站着的。

    “打死人了!没有天理啊!姓余的**崽子,逼死我家老朱,又要打死我们孤儿寡母的!”j朱建国的媳妇趴在地上,拍打着地面,开始哭嚎。

    “阳子,你怎么动手了?”余庆阳的老爸和老妈也接到消息从医院赶回来,不了解情况,见地上躺了一地人,又听到朱建国媳妇哭嚎,担心的问道。

    一早余庆阳的老爸老妈就去医院查体,因为要等结果,中午老两口就没回来。

    接到邻居的消息才赶回来。

    “打人?今天这事不给我一个说法,不算完!

    我去纪委实名举报,朱建国死了,他贪污的钱可没带走!”余庆阳指着朱建国的媳妇喊道。

    控制住现场之后,派出所的民警赶忙呼叫支援。

    现场加上余庆阳他们,有二十多个人参与打架斗殴。

    不是他们两个民警加上四五个联防能够解决的。

    这次支援来的很快,不到五分钟,就来了三辆警车。

    余庆阳一行人,包括朱建国的家人都被带到派出所。

    分开做笔录。

    给余庆阳做笔录的是一位挂着二级警司衔的中年民警。

    “说说吧!你为什么打架?是谁先动的手?”

    “我先动的手!她骂我爸妈!到我家闹事摆灵堂!”

    “那你也不能动手啊!你可以报警,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警官,我是打算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

    我家距离派出所不过五分钟路程,可是从报警,到你们出警,一共用了二十万分钟!”余庆阳耸耸肩笑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们出警慢?或者说你打算投诉我们?”中年警司注视着余庆阳,用眼神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余庆阳毫不在意和中年警司对视着,“不用我投诉,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完!

    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她们是原东山省水利机械厂厂长朱建国的家属!

    朱建国畏罪自杀,这事是惊动了省委领导的!

    8.26专案组现在还在省水利厅办公!

    朱建国的家属到我家里闹事,摆灵堂!

    这事我会如实向专案组汇报!”

    “你是?”

    “我是东山省华禹建设投资集团公司的法人总经理!

    华禹投资是省水利厅的下属企业!”余庆阳摆明自己的身份。

    很多时候,一个公家的身份,能够解决很多问题,可以省很多口舌。

    “按你的意思是朱建国的家属打击报复你?”中年警司下意识的问道。

    余庆阳顺着中年警司的话,把朱建国家属的罪名敲死,“对!就是打击报复!因为省厅觉察了朱建国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违法行为!

    准备把机械厂并入华禹投资,并且借机彻查机械厂的问题。

    朱建国这才畏罪自杀!

    朱建国的家属把朱建国自杀行为归咎到我的身上!

    我不管背后有谁在挑事,也不管你们因为什么原因无五分钟的路,用了二十多分钟才出警!

    我会把事情警告向省厅以及专案组的领导详细汇报!”

    余庆阳一番话,把事件性质导向打击报复。

    当然这也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