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二十五章厅长召唤
    余庆阳顿时大有遇到知己的感觉,喝了一口水,笑着说道:“对!我之所以和水利厅合作,根本目的就是为将来铺路!

    我预计,将来国家即使缺钱,也不会像八九十年代那样,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因为真正缺钱道不是国家,而是地方政府。

    没有中央的明文规定,地方政府对社会资金进入公共设施投资会必然会非常谨慎,因此对进入的社会资金的审查也会比较严格。

    最赚钱的行业是垄断行业!

    想想吧!

    将来我们公司从投资到设计再到施工,甚至监理全部都是我们公司的下属企业!

    这就是一条垄断的产业链!”

    看着余庆阳意气风,侃侃而谈的样子,薛琴有些恍惚,眼前的年轻人和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身影有些重合。

    当年,他也是如此的意气风,身上充满了自信的力量,儒雅中带着果毅。

    也许就是那一次演讲,让自己深深爱上他。

    事实证明,自己的眼光真的很好,那个人步步高升,可是,不断的成功,太多的恭维,让他失去了方向……

    “菜来了!先吃菜,薛琴咱们边吃边聊!”赵淑敏的话,打断了薛琴的回忆。

    “哦!吃菜,这鸡炖的,看上去就让人有食欲!”薛琴忙顺着赵淑敏的话,夹了一块鸡肉,轻轻吹了吹,放到嘴里。

    然后称赞道:“嗯!这鸡肉味,很纯正!肉质细嫩又有嚼头!

    淑敏,你也吃啊!这里还真不错,以后咱们可以经常来吃!”

    “这小子,从小嘴就刁,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么一个避静的地方!

    改天小雪休息的时候,咱们再一块过来吃!”赵淑敏笑着说道。

    “我看行,这孩子随我好强,淑敏你回头也帮我劝劝她,这都快三十的人了,自己一点都不着急!”

    “那是缘分没到,等缘分到了,自然也就好了!”赵淑敏笑着劝了一句。

    余庆阳默默吃着鸡肉,听着老妈和薛琴说话,不时帮她们倒水。

    余庆阳并没有多点一些菜,就一个炖鸡,加四个素菜。

    凉拌黄瓜,白糖拌西红柿,酸辣土豆丝和爆炒卷心菜。

    也没有喝酒,所以大家边吃边聊,很快就吃完。

    吃完饭,没有急着走,余庆阳又泡上一壶茶,三个人边喝茶,边聊天。

    继续讨论着公司未来的展,以及新公司组建的一些可能存在的问题。

    两点多钟,余庆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余庆阳结束和薛琴的对话,拿出手机,“喂!你好宋哥!”

    “余总,领导找你,你抓紧过来一趟!”

    “好的!我马上就到!宋哥,知道领导找我什么事吗?”

    “好像是机械厂的事情!”宋秘书小声透露道。

    “谢谢宋哥,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余庆阳对薛琴和老妈笑道:“妈,薛姨,苏厅长找我,我要过去一趟!

    薛姨您去哪里?我送送您!”

    “不用了!你不用管我们了!苏厅长找你,你抓紧时间去!

    我和你薛姨去山上给菩萨上柱香!

    然后去逛街!”老妈摆手示意余庆阳不用管她们。

    “那行,薛姨我先走了!咱们这事可就定下来了!我回头就像厅里汇报,等筹备组恢复工作之后,您也进筹备组!”

    “咯咯!当然说好了!余总,你薛姨以后可就给你打工了!”薛琴娇笑着点点头。

    再次得到薛琴肯定的答复,余庆阳才满意的离开。

    人才难得,信得过,靠得住的人才更难的。

    开着车,一路狂飙,二十多分钟就赶到了水利厅。

    到了苏厅长办公室门口,宋秘书看到余庆阳,忙笑道:“来的挺快啊!快进去吧,领导们都等着你呢!”

    余庆阳敲门进了苏厅长办公室。

    办公室里烟雾弥漫,开着窗户,烟气都来不及散开,可见屋里的领导们吸了多少烟。

    也可以知道,领导们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余庆阳站在门口,透过烟雾看着苏厅长,恭敬的问道:“厅长、刘厅长,您找我?”

    “小余来了?快进来!”苏厅长笑着冲余庆阳招招手。

    看着余庆阳年轻的有些过份的脸,苏厅长暗自感慨。

    真是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自己本心是打算送张主任一个人情,没想到反倒成了自己的遮羞布,救命稻草。

    现在唯一能够对省委领导解释的就是,自己已经觉机械厂存在的问题。

    准备着手处理,成立华禹建设投资就是想要从根本上解决机械厂的问题。

    只是没想到机械厂的问题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厂长朱建国会因此畏罪自杀。

    “这位是省委督查室的张主任,你见过!

    这位是省纪委监察室的王处长,这位是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处的李处长!”苏厅长把身边的几位领导介绍给余庆阳。

    “张主任好!

    王处长好!

    李处长好!”余庆阳挨个鞠躬问好。

    “小余,今天叫你过来,是为机械厂的事情!

    机械厂朱建国已经确定是畏罪自杀!

    机械厂的职工已经三个月没有工资了!现在又出了这事,机械厂的职工人心惶惶,不利于案件的调查!

    因此我们研究决定,你们华禹公司,尽快完成筹备,接手机械厂!

    在此之前,需要你们华禹先拿出一部分钱出来,把机械厂职工的工作补一下!”

    余庆阳听完苏厅长的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显然是想让余庆阳拿这部分钱,或者说让华禹投资拿这笔钱。

    余庆阳想了一下,顿时明白了苏厅长的用意。

    苏厅长此举并不是让余庆阳或者华禹投资当这个冤大头。

    相反是在照顾余庆阳。

    一旦余庆阳拿出钱来补机械厂职工的工资。

    就会形成一个既定事实,华禹投资收购机械厂的既定事实。

    这是在为难之中伸手帮助政府解决问题。

    余庆阳的名字,华禹投资的名字可以借此进入省委领导的视线。

    虽然只是一笔带过,很浅显的出现在省委领导的面前。

    可毕竟也是出现了。

    “好的!苏厅长,我立刻安排财务核实机械厂职工的工资,两天之内把工资放到职工的手中!”

    “两天太长,明天必须把工资放到工人的手里!”苏厅长严肃的说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余庆阳立正站好大声答应道。

    “小余,不是我为难你,实在是事态紧迫!

    我们必须要先安抚好工人,才好进一步调查8.26事件的真相!”苏厅长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语气缓和的向余庆阳解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