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一十六章和解
    余庆阳今天闯厅长办公室,可把一个人得罪死了。

    那个人就是宋秘书。

    余庆阳的目的算是达成了,可是宋秘书却是因为工作失误,被领导批评了一顿。

    看到余庆阳,宋秘书脸色变了没,最终还是没有作。

    “宋秘书、张哥,你们来了?”余庆阳赶忙笑着迎上去。

    “等着急了吧?”宋秘书没有说话,张孝晨笑着搭话道:“领导和刘厅长谈工作,宋军也只能等着!”

    “宋秘书真是辛苦了!”余庆阳笑道。

    “辛苦到没什么,就怕再有个胆大包天的闯进领导办公室!

    那我可就惨了!”宋秘书不阴不阳的刺了余庆阳一句。

    显然还在记恨余庆阳上午闯厅长办公室,给他带来的难堪。

    “宋秘书,我知道上午让你为难了!

    今天就是专程向你道歉的!”余庆阳苦笑着道歉。

    “好了,咱们先进去吧!有话进去再说!”张孝晨拉着两个人往酒店里走去。

    余庆阳也没有再多说别的,宋秘书能来,就说明还是愿意和解。

    不然不会参加这个酒场。

    余庆阳不怕宋秘书记恨自己,可是无论是官场还是商场,讲究的就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能不结仇,尽量不结仇!

    所以余庆阳尽量去化解因为自己闯厅长办公室,在宋秘书产生的芥蒂。

    进了房间,谦让一番之后,宋秘书做到主宾为上,张孝晨副主宾,余庆阳自然是主陪。

    点完菜,饭店的动作很快,先上来四个凉菜,让他们先喝着酒。

    余庆阳给宋秘书和张孝晨满上酒。

    “宋秘书,今天这个事,实在抱歉,让你跟着吃了挂落!

    我就不多解释什么了!我先自罚三杯,向宋秘书赔礼道歉!”

    说着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满上,再次喝干,再次满上,一点不打哏,一口气连喝了三杯酒。

    “小余,你这急脾气!宋秘书还没说话呢!你一斤酒下肚了,你让我们怎么喝?”

    张孝晨埋怨着,实际上是在打圆场,是在告诉宋秘书,你看看,人家可是自罚了一斤酒,差不多过去得了。

    “余总,其实事情经过我都知道了,这件事我也能理解!

    二千多万毕竟不是小数目,就机械厂的情况,这辈子也还不上!

    只是,我职责所在,你的举动让我有些被动!

    你们走了,我可是被领导好一通批评……

    算了,不说了,这事就过去了,咱们以后不提了!”宋秘书也笑着接话说道。

    宋秘书对余庆阳的魄力实在是服气了!

    闯厅长办公室,这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事?

    你说他莽撞冒失不懂事,可是人家晚上接着摆场给自己道歉。

    可以说方方面面做的也都挺到位。

    余庆阳又给自己满上酒,才叹了口气,“唉!多谢宋秘书理解!现在工程难干啊!尤其是我们这些分包公司,就是大家嘴里的包工头!

    更是难干!

    别的不说,我爸,干了二十年包工头,钱赚了不少!

    可是,钱呢?

    都是纸面上的数字……”

    余庆阳也是借机向宋秘书诉苦水。

    几杯酒下肚,一个有心和解,一个诚心道歉,还有一个局中调解,酒场上的气氛很快变的和谐,融洽,热烈起来。

    “宋哥,张哥,来来,我敬两位哥哥一杯!你们都是厅里的领导,以后小弟可要靠两位哥哥多照顾!”

    “哈哈!小余,我该叫你余总呢?还是叫余董事长?

    以后我们兄弟俩可还要靠你老弟赏饭吃!”张孝晨笑着和余庆阳碰了一下酒杯。

    “是啊,余总,我只是给领导跑腿的,以后还要靠张处和余总多照顾!”宋秘书也笑着说道。

    余庆阳的学长张孝晨,是水利厅规划计划处排名最靠后的副处长,哪怕最靠后,也是副处级领导。

    “宋军,余总不了解,你还不知道吗?我这个副处长,说好听的是个光杆司令!说不好听的,就是个副处级科员。

    还不如管理局下面一个实权科长来的爽快!人家手底下好赖还有几个兵!”

    “哈哈……哈!张哥、宋哥,你们都不要谦虚了!你们都是前途无量,未来的厅长。

    我再怎么干,也就是个企业老总,说不定,那天领导看我不顺眼,一脚就把我踹了!”

    “余总,你要是这么说,这酒可就没法喝了!

    谁不知道,你身后站在一位大神!

    你别告诉我今天张主任是凑巧过来的?”

    “嘿嘿!大神离我们太远,那能什么事都找大神出面?

    今天我也是逼急了!你们是不知道,我在牡丹市接了个工程!就是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

    省水总和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的清淤工程,我都给接下来了!

    本来说好了,和津门水总合作,他们那边出工程机械,我负责管理!

    结果人家突然接了二十多个亿的大工程,不落落我了,把合同撕毁了!你们说,我怎么办?

    我好不容易做通市局的工作,提前支付了我一笔工程款,我准备拿这笔钱,自己去购买工程机械,不管赚钱赔钱,咱们不能掉链子!

    结果到了省水总,又被省水总给扣下了!

    我是真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接了工程,结果调不来机械,以后谁还和我合作?那家公司还敢给我活干?

    所以说,只能破釜沉舟,反正闯领导办公室,是九死一生,不闯那就是十死无生!

    好在,领导英明,不和我一般见识,我这也算是死中求活吧!”

    “省水总?6元文?”宋秘书抬头问道。

    “对!”

    “这事简单,明天我给他打个电话!他不敢压你的钱!”已经有六七分酒意的宋秘书摆摆手道。

    “谢谢宋哥!宋哥、张哥,以后,有什么不方便报销的单子,直接拿到华禹公司来!

    都是位公家办事,不能让你们自己掏钱!”余庆阳又敬了宋秘书一杯酒,接着许诺道。

    “华禹公司?”张孝晨疑惑道。

    “对,就是我和厅里合资的新公司!

    东山省华禹建设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嘿嘿!当然现在还没有成立!

    不过也快了!今天傍晚个,刘厅长和厅长谈的就是这个事!”余庆阳笑着说道。

    不是余庆阳喝多了口无遮拦,其实是在接着酒劲卖弄实力。

    利益是相互的,如果不是见识余庆阳的后台,宋秘书不会轻易和解,更不会主动要给6总打电话。

    余庆阳亮出还未成立的公司,就是公司他们,以后我也可以帮你们处理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