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九十八章二女初见面
    小计四个人搬出去,房间立马恢复了原来的宽敞清爽,看着就舒服。

    至于如何向小计他们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

    我是老板,我单独住一个屋,这点特权又有什么好解释的?

    田甜漫步走进余庆阳的房间,打量着房间,笑嘻嘻的说道:“还不错,挺干净,没有臭脚丫子味!是不是外面那个小美女天天给你打扫啊?”

    余庆阳把门关上,一把把田甜抱在怀里,使劲亲下去,“小狐狸,让你刚才勾引我!信不信我现在把你就地正法了!”

    “来啊!谁怕谁?你敢在这里把我办了,我明天就辞职,搬过来当老板娘!”田甜搂着余庆阳的脖子轻声说道。

    “你狠!”余庆阳咬着牙说道。

    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受影响,上下其手,不一会田甜就开始气喘吁吁。

    这个时候,余庆阳不能退缩,想不想娶是一回事,这个时候退缩,比嘴上说不娶,都伤人。

    这个时候,男人不能怂,必须要干!

    余庆阳抱着破釜沉舟的打算拦腰抱起田甜就往床上放。

    至于说赖上自己,田甜这样的极品女人,娶回家做老婆也不亏!

    娶了就娶了,谁怕谁?最多就是老爸老妈那边多费一些口舌。

    余庆阳没有怂,但是田甜怂了!

    她真不敢和余庆阳在这个房间生的什么,传出去怎么做人?

    田甜真的没有信心拴住这个小男人。

    男人太优秀了,对女人也是一种压力。

    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如果自己没有结过婚,她真的会争一争那个位置。

    可是现在,自己比他大好几岁,还是离过婚的女人,底气不足。

    与其最后因为各种原因分开,各自伤神,还不如维持现状。

    女人有些时候,比男人更加理智。

    田甜用力按住余庆阳的手,“不要!外面好多人,你把衣服弄乱了,我怎么出去见人?”

    “怕什么?大不了一会我拉着你出去给他们介绍,这是你们的老板娘!”余庆阳笑道。

    “不要,我……阳子,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

    这辈子我跟定你了,等你什么时候厌倦了,告诉我一声,我会主动消失的!”

    余庆阳刚才的动作,比一千句一万句甜言蜜语都暖心。

    那一刻,田甜的心都要融化了,真想就这么由他去吧!

    可是最后残存的理智,让她按住余庆阳搞怪的手。

    “傻瓜,我说过,你就安心做我一辈子的女人!

    房子车子都给你买了,你还想跑?你就准备好一生来偿还吧!”余庆阳又在田甜嘴上亲了一口,才放开她。

    “真乖,你想的话,晚上我在曹州大酒店等你,随你怎么都行!”田甜看了一眼余庆阳冲天利剑,轻声劝慰道。

    余庆阳放开她,让田甜松了一口气,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理智还能坚持几分钟。

    田甜的话像是在火焰上交了一盆油,利剑差点穿破束缚,直刺苍穹。

    两人在屋里你侬我侬,却不知道外面有一个女孩正在暗自伤心。

    余庆阳和田甜在外面虽然保持着一定距离,可是不经意间的亲昵举动,瞒不过有心人。

    看到田甜的第一眼,铃铃女孩子的直觉,就告诉她,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

    看看像盛开的牡丹花一样的田甜,再看看自己,铃铃心里闪过一丝自卑。

    再看看田甜胸前的胶东大馒头,再看看自己的小笼包,铃铃只能暗自垂泪。

    等看到余庆阳和田甜进了屋,小脸顿时变得煞白,一股莫名想哭的冲动涌上心头。

    “姐!”

    “啊?!”

    铃铃茫然抬起头看着弟弟。

    亮亮没有说话,伸手指了指她手里。

    铃铃这才现,正在摘菜的她,把芸豆扔了一地,把芸豆丝都扔进了筐子里。

    脸色一红,赶忙把芸豆捡起来。

    “姐你是不是喜欢余哥?”亮亮突然开口问道。

    “你……你瞎说什么?”铃铃的变得通红,小声训斥道。

    “我知道你肯定是喜欢余哥,然后看到余哥和漂亮姐姐进屋,你吃醋了!”亮亮一副小大人似的分析道。

    “你胡说什么?你再说我生气了!”铃铃红着脸作势要打亮亮。

    ……

    田甜整理了一下衣服,又对着镜子看了看,见没破绽,才打开房门,逃似的离开余庆阳的房间。

    下面凉丝丝,湿乎乎的感觉实在不舒服,田甜迫切的想要离开,回去洗个澡等着小男人来宠幸自己。

    “余经理,货都已经送到,有事再打电话!我先走了!”在院子里,田甜大声对余庆阳说道。

    对于田甜的掩盖,余庆阳暗自好笑,也配合着她说道:“好的!麻烦田主任了!改天我请田主任吃饭!”

    余庆阳进屋看了看,见宋哥正带着人组装高低床。

    都是老工人,组装高低床还难不住他们。

    向宋哥交代几句,余庆阳离开院子,又到新租的院子里看了一眼。

    交代胡志彬等人,今天先休息,明天等推土机到了再给他们安排活。

    然后驾车离开。

    当老板就这点好处,出去不用和任何人请假。

    余庆阳被田甜勾起的心火在熊熊燃烧,车子出了村,一路一百二十码,追着田甜的脚步赶往牡丹市。

    虽然田甜比余庆阳早走半个小时,但是最后两个人前后脚的赶到牡丹市。

    曹州大酒店,老地方,熟悉的地方。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间。

    解落层层衣,露出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巷万竿急……

    夏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第二天早上,余庆阳早早的被生物钟叫醒。

    说生物钟有些不太准确,应该是被肚子的咕咕叫声,吵醒。

    昨天忙碌了一晚上,最后精疲力竭而眠。

    两个人都没有吃东西。

    余庆阳起身洗了个澡,出去买了两份早点回来。

    等余庆阳买早点回来,田甜还在沉睡。

    余庆阳弄不明白,明明昨天出力最大的是他,怎么田甜每次表现的比他还累?

    也没叫醒她,余庆阳一个人慢慢的边吃早点,边欣赏海棠春睡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