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八十九章现实就这个样
    三七灰土加百分之二十的碎石,这是当初余庆阳报的方案。

    本来就很保守,或者说句不好听的,一开始就存了省料的打算。

    现在有了村里的要求,他自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省料。

    “你现在石灰能达到多少比例有数吗?”

    “现在是按百分之六控制的!”余庆阳也没有隐秘,如实说道。

    “百分之六?一下子少这么多?”监理刘工惊道。

    “不一样,三七灰土说的是体积比,我这个百分之六是质量比!

    换算成体积比,就是百分之十五的石灰!全部减少了一半用量!”

    “你这样行吗?”监理刘工不是专门找余庆阳的麻烦,实在是责任所致。

    “有什么不行?要是按照原来的设计,增加一半工程量,费用增加一半,你们局里肯出这笔钱?

    就算一家一半,你们也要出小五十万!

    这么多钱,你们吴局长愿意拿?”余庆阳反问道。

    “……”

    监理刘工不说话了。

    怎么可能!他们县水利局又不是那种肥的流油的单位。

    每年就指望市局拨付的那点水利专项资金。

    拿出这四五十万,吴局长已经心疼的吃不下饭。

    这要是再让他拿四五十万出来,吴局长敢和杜局长拍桌子。

    这也是余庆阳敢理直气壮的承认自己用的石灰石子少了的底气。

    你修村里的主干道,然后村书记找你,我门口这条小路,你帮忙修一下吧,也就1oo多米。

    你怎么办?

    为了维护地方关系,你只能照办。

    书记家门前的路还没修好,村长,又来找你了,你看把我家门前的1oo多米也希一块修一修吧!

    怎么办?

    书记的给修了,你村长的不能不修。

    然后妇女主任,也过来找你,把我家门前的路也一块修一修吧!

    你敢不修?

    那你是不知道妇女主任的泼辣劲儿!

    妇女主任完了,村里的会计,村委委员,反正到最后,自我感觉在村里能说上话的,都会过来找你。

    村里十条支路,你以为关系修了六七条,剩下的三四条,你要是不修,老百姓就要开始骂娘了。

    没办法,只能一块修,把村里十条支路都修了。

    可是就这么多钱,没人会给你再增加资金,怎么办?

    最后就只能用修一公路的钱,来修两公里,甚至三公里!

    这就是现实情况!

    监理刘工被余庆阳怼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半晌才说道:“我就担心这路修好用不了一年半载,就被压坏了!

    那个时候老百姓可不管你用一修一公里路的钱给他们修了三公里!

    他们只会骂你偷工减料,骂你黑心,连带着我们监理也被骂!”

    “我知道,放心吧!我和他们村委说好了,回头他们村委出钱,买几车石硝,撒到上面!

    我在用压路机给他压一遍。

    用个三五年肯定没问题!”余庆阳笑着安慰了一句。

    他自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走在村里找他的时候,就和他们明确说过。

    我可以给你们多修路,但是多修意味着质量等级下降,为了保证使用年限,你们必须自己出资在上面撒一层石屑。

    石屑不值钱,去石料厂拉,也就是个运费的事,村里路全部撒上石屑,也不过是几千块钱的事儿。

    花几千块钱,让全村的路焕然一新,没有人会拒绝。

    当然,你要是拒绝,不配合,也好办,我就按乡里和指挥部定好的工程量干,多一点我都不给你修。

    以庆阳目前在地方上编织的关系网,完全有底气对村里说不!

    杜局长亲临现场参加迁占测量工作。

    余庆阳和监理刘工虽然没有参加丈量工作,可是他们也不敢跑到一边去喝茶。

    只能站在一旁,看着挖掘机整平老路基,工人担水消解生石灰。

    余庆阳和监理刘工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果然时间不长,杜局长带着摄像、摄影记者来到修路现场。

    给村里修路,是一件很光彩的政绩工程。

    杜局长自然要好好宣传宣传!

    杜局长一来,监理刘工就赶忙迎上去。

    余庆阳也只好跟着过去。

    “嗯,进度不慢吗?看着工人用扁担挑水,真有几分五六十年代国家大兴水利时的壮观场面。”

    “是啊!听我家老人讲,那时候没有现在的工程机械!全都靠人工挖土,条件好点的能用地排车,独轮车,条件不好的地方只能用扁担挑,或者用背篓背!”监理刘工笑着接话道。

    “杜局长,你们是水利局,是来修水库的,现在却给老百姓修起来路,您能说一说,这是为什么吗?”

    “很简单,我们兴修水利,是为了造福一方。

    但是在水利工程施工过程中,对当地老百姓的道路造成了一定的破坏!

    我们自然不能工程干完了,一走了之!

    那样就不是造福老百姓了,而是祸害老百姓。

    我们共产党员怎么能做这种让老百姓骂娘事情!

    所以,湖西县水利局和施工单位共同出资,为老百姓修建了这条道路。”

    “你好,请问你是施工单位的吗?”记者又把话筒对准了余庆阳。

    “是的!”

    “你能介绍一下这条路的情况吗?什么时候能够完工?”

    “情况,刚才杜局长已经说的清楚了,这条路是在杜局长的关怀下修建的!

    这个村子的道路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完工!”

    余庆阳回答完问题,摄像师又拍摄了一些现场施工的场景,就收工。

    其实,上面的记者采访是从电视里看到的场面。

    实际上,不管杜局长还是余庆阳,都说了好几遍。

    外景主持人纠正了两个人好几遍,包括语,吐字是否清晰,还有就是说话的时间长短。

    一连录了四五次,摄像师才喊ok。

    这让余庆阳有种拍电影,导演喊咔的错觉。

    这种采访,余庆阳上一世经历过很多次连省台都上过,自然不怵。

    也理解他们,今天拍摄的镜头最后是要上牡丹市新闻的,自然要追求一个最佳的拍摄效果。

    更何况,人家杜局长都面带微笑的一遍遍配合,他还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