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八十六章两位乡长的密谋
    “码的!好像就他为国为民!我们都是一群贪官污吏!

    操他娘的!我们是为了谁?为你?还是为我自己?”

    离开工地现场,蔡乡长和张乡长找了个小饭馆共商大计。

    一进包厢,蔡乡长就忍不住拍着桌子大声叫骂起来。

    “真他娘的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老张你说现在怎么办?

    你是读书人,你脑子活,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不想把杜局长得罪死,就按照他说的组建工作组,进驻各村开始迁占工作!”张乡长有些丧气的说道。

    “就这么听他摆布?”

    “要不你和杜局长刚一个?我精神上全力支持你!”张乡长似笑非笑的看着蔡乡长。

    “我靠,你怎么不去和杜局长刚一个?你没见他今天一副吃人的模样?

    码的!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咱们这些乡镇干部到了县里是儿子,到了市里就只能装孙子了!

    我这辈子是没指望了!等退休给提半级,享受副处级待遇,就满足了!

    倒是你老张,年轻又有文化,说不定什么时候再见到你,就要称呼张县长,张市长了!”

    “老蔡,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还市长,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时候!现在乡里欠民办教师半年多的工资!要是再找不到钱,我就让这些老师给吃了!”张乡长苦笑道。

    “唉!咱俩就是难兄难弟!情况都差不多!”

    “老蔡,不是我埋怨你,当初就不该同意你的办法!”

    “我这办法怎么了?以前不都是这么干的?钝刀子杀人,磨的他们没了脾气,自然就会受咱们摆布!”

    “可是人家现在不按你的套路出牌!限期半个月完成迁占!真他娘的难为人!”

    两个人正说着话,酒店老板端着菜走进来,“蔡乡长,您看,这马上孩子就要开学了,今年孩子上高中,要交好几千块钱的学费,咱乡里的钱能不能给结一结?”

    “钱!钱!钱!一天到晚就知道钱!老子有钱能不给你?没看见我和张乡长正商量怎么弄钱呢吗?再弄不来钱,老师都罢工,别说你闺女,你儿子也没学上!”蔡乡长没好气的骂道。

    “您是大领导,手指头缝里随便漏点,就够我交学费的了!蔡乡长你行行好!乡里都欠了七八千块钱了!我实在是压不起了··········”酒店老板一个劲给蔡乡长鞠躬,满是皱纹的脸,快要哭出来了!

    “行了!行了!看你那个熊样!你先出去,我和张乡长还要商量事!等弄到钱,一块给你结了!蔡乡长不耐烦的摆摆手。”

    “谢谢领导!谢谢领导!领导慢慢想!我再给您炸个金蝉!这是我家小子自己摸得!”酒店老板鞠着躬退出包间。

    “你说说,咱们这乡长当的,连一个饭店小老板都敢堵着门要账!”蔡乡长拿过酒瓶,给张乡长和自己满上酒,也不让张乡长,自己一口闷了。

    “我琢磨着,和杜局长对着干行不通,非暴力不合作,也不行!为今之计,只能是尽快完成迁占工作!然后咱们去求杜局长,让他给拨点款!

    你有一句话说的挺对,水利局是大局,随便漏点就够咱们过年的!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好好合作,然后求着杜局长给咱们漏一点!”

    “能漏多少?”

    “他那么大的局,那么大的领导,怎么不给个百十万?”

    “他能给?”

    “老蔡,你都说了,咱们到了市里就是孙子,都当孙子了,还怕丢人?鞠躬作揖,哭穷,哀求,就像刚才的小老板一样!

    刚才你要再不答应他,估计就要给你下跪了!”

    “老张,你不会想拉着我去给杜局长下跪吧?”蔡乡长看着张乡长惊道。

    “我只是打个比方!

    呵!呵!现在谁要是给我五百万,我还真敢给他磕头!”张乡长苦笑两声,端起酒杯一口干了。

    “五百万?真有五百万,我也磕头!”蔡乡长再次把一杯酒灌倒肚子里,“我可不想再让那些民办教师给我磕头了!”

    “还有就是找余经理谈判!”

    “余经理?姓余的那小子?”

    “对!据说,清水湖的项目都被那小子给包过去了!”

    “嘶········这小子,看着也就二十冒头,居然干的这么大!你说都是娘生爹养的,怎么差距就这么大?我家那臭小子,也二十多岁了,还真天到处瞎逛荡!”

    张乡长无语的看了一眼蔡乡长,现在说正事呢,你提你家的孩子干嘛?

    “这小子手段老辣的很!根本不像二十多岁的人,现在,我们乡派出所所长和他好的穿一条裤子!

    不过也有一个好处,老赵这家伙现在不追着我的屁股要钱了!”

    “老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老赵不追着我屁股要钱了,说明什么?说明派出所在和余经理合作的过程中,得了好处,解决了派出所的工资问题!

    你说,我们去找余经理,明确告诉他,我们乡里全力支持他,不给他拖后腿!让他们给咱们捐助点办学资金或者别的,不管什么名头,让他漏点油水给咱们乡里,他能不干?”

    “老张,你的想法是挺好,可是不现实啊!咱们不是派出所,一个月有个三两万就够了!你觉得人家能给你几百万?再说了,咱们现在敢不合作?”

    “几百万没有,几十万总有吧?一百个民办教师,一个月按三百块钱算,一个月是三万,一年也才三十六万!给个几十万就够咱们给老师们开工资的了!

    我研究过余经理这个人,这个人虽然年轻,可是办事很讲究,不光是派出所,我们乡和省水利总公司挨边的几个村子,也都得了好处!”

    “余经理这么大方?”

    “不是大方!要不我说他办事老辣,这些村子都得了好处不假,但好处都不是白给的,都是通过自己的付出得到的,说白了,其实余经理给的就是一个赚钱的机会!

    而不是直接塞钱!”张乡长端着一杯酒,慢条斯理的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