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八十一章闲来无聊扯淡玩
    虽然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可是余庆阳依然不敢走。

    有些事不是你交代了就能摆脱责任。

    挖掘机是他找来的,活是他干的,出了问题,他怎么都跑不了。

    于是站在路边和监理聊天,顺便盯着点。

    “小余,听说你又打架了?”余庆阳刚靠过去,监理刘工就拿他打趣道。

    “刘工,你这话说的,什么叫我又打架了?

    是我又被你们湖西县的人欺负了!

    你说我干点活容易冲动?还整天被你们湖西县的人欺负!”余庆阳给监理刘工递了一支烟,才笑着抱怨道。

    “小余,你可不能乱说话,我们湖西县的人都是淳朴善良的老百姓!

    你看看,把我们的路都压成什么样了?

    我们老百姓都没找你们的麻烦!”

    “刘工,你这话说的可就有些违心了!

    湖西县大部分老百姓还是很好的!

    可要说没找麻烦,这话可就不对了,我们刘工的头是谁给打破的?又因为什么打破的?”

    反正是闲着没事,余庆阳就和监理刘工站在路边上斗嘴玩。

    吴工和李工今天都没有来,就监理刘工一个人,他也是闲的难受。

    两个人一边吸着烟,一边斗嘴玩。

    “刘工,你脖子上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嫂子给你挠的吧?”余庆阳突然现刘工脖子上的抓痕,笑着问道。

    “胡说,这是我家猫抓的!”刘工下意识的扯了扯衣领反驳道。

    “哈哈……哈!我看是金丝猫吧?

    嫂子为啥挠你?

    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滚蛋……”刘工没好气的骂道。

    “我知道了,刘工是不是你没能满足嫂子,嫂子急了给你挠的?

    要不要我给你弄点羊鞭补补?”

    “滚蛋吧!我一夜七次郎!”

    “是啊!七次一分钟!还得加上事后烟的时间!”

    “靠!你小屁孩懂什么?我这叫质量不够,次数凑!”监理刘工羞恼的骂道。

    余庆阳双手抱拳,“你是哥!你厉害!我第一次见,有人把早泄说的这么高大上的!”

    “你小童蛋子,懂什么?没听老臧说吗?持久的男人,得前列腺的几率更大!

    你现在不知道厉害,等你老了,尿不出来的时候,就知道厉害了!”

    “老臧?臧福生那个不务正业的医生?

    不好好看病开药方,跑去写书的臧福生?

    他的话你也相信?

    人家外国专家还说,这东西和机械设备一样,使用的时间越多,越不容易出毛病!”

    “那和你有关系吗?你的使用过吗?你也就嘴上把式!

    小余,你说你也不小了,赶紧找个女朋友吧!

    说不定你还不如我呢!”

    “我用过啊!我怎么没用过?你看,这是左妃,这是右妃,我们经常来个双妃合璧……”余庆阳举起双手笑道。

    “靠……,你上真不要脸啊!”

    两个闲的蛋疼的男人凑到一块瞎扯淡玩。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中,就到半晌午了。

    余庆阳看看整平了大约有三四百米,举手喊道:“小沈,让压路机开始压吧!”

    “知道了,余哥!”

    “静压一遍就行!”

    “小余,怎么现在就压?不掺石子、石灰了?”说起正事,监理刘工也不再扯别的,而是认真的询问道。

    “掺啊!先静压一遍,要不拉石子的车过不来!”余庆阳笑着解释了一句。

    “哦!这个别省,把路修好他,咱们自己用着也方便!”监理刘工又交代道。

    “知道!放心吧,绝对杠杠的!”余庆阳笑着保证道。

    过不了几年,就搞村村通了,现在修了,以后还要重新修,修那么好干嘛?浪费!。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

    压路机静压完,小沈等人开始画方格网。

    “余哥,画多大好?”

    “你自己计算一下!按照厚度三十公分计算!

    石灰是用拖拉机送的!这一拖拉机石灰差不多能拉七方石灰!

    把一车石灰分到三个方格网里,你自己计算一下方格网要多大?”余庆阳没有直接告诉沈明浩要画多大,而是引导着他自己去计算!

    “按照二十平方一个方格网吗?”沈明浩算了一会,才抬头问道。

    “对!然后再倒推,石子和灰土的比例是二八比,一个方格网用多少石子就很容易计算出来了,等卸车的时候控制一下就行了!”

    “哦!知道了!”

    “咱们这个修的是最低等级的乡村道路,可以估量着来,方格网画大一点没有关系。

    如果是高等级的道路!

    灰土层,一般使用的是袋灰!那个方格网就要求更加精确!”

    “余哥,咱们这个灰土碎石,是不是书上说的三合土?”

    “灰土碎石和三合土的作用是一样的,都是作为基层或着垫层使用的!

    三合土,最早是用糯米、红糖、黄土拌和的一种混合料!

    现在使用的三合土则是石灰、细沙、粘土拌合成的混合料!”余庆阳随口解释道。

    说起来,带学生,余庆阳比刘工,、李工他们更靠谱一点。

    余庆阳对于他们的问题总是很耐心的讲解,而且讲解的比较细致,不像刘工、李工那样,高兴的随口说一说,经常是,只说寅,不说卯。

    让人听了更加糊涂。

    这倒不是刘工他们不愿意教,藏着掖着,而是,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一切都是自己摸索,带他们的师傅,也都是这么提点一句。

    绝对不会像学校的老师那样,说的那么详细。

    给沈明浩他们讲完,余庆阳招呼监理刘工,“刘工,走吧!咱们回去喝茶去!

    我从家里带了点好茶叶!”

    “行,回去尝尝你的茶叶。对了,你什么时候进石灰?”

    “明天就进!我已经联系好了!”

    “哦!联系谁的?我媳妇哥哥是大山头的,有个石灰窑……”

    “靠,你不早说!我都让赵所长帮忙联系了!”余庆阳笑骂一句,“既然你刘工都开口了,为了你的性福生活,我不给你面子,也得给嫂子一个面子!

    我回头和赵所长那边说说!你们两家各供一半!”

    “行,谢谢你了小余!这……我也是被逼的没办法!

    咱们相处了一个多月了,我什么时候张过嘴?”

    “都是男人,理解!”余庆阳笑着拍拍监理刘工的肩膀。

    “你理解个屁!”监理刘工被余庆阳的笑惹恼了,骂道:“你个青瓜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