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七十章成立工地保安队
    经过一番言传身教,身体力行的睡服工作,终于让田甜接受余庆阳给她买车买房子。

    车不车田甜倒是不在意,关键是房子,她现在住的是公司的福利房,进出都是单位同事。

    不方便他和余庆阳幽会,总不能每次来都住酒店吧?

    酒店里人多眼杂,更容易暴露。

    最终田甜选择了大众po1o,办齐九万多块钱。

    这车比较适合女士开,而且以田甜的收入,开着大众po1o不显眼。

    房子则就不像车子那么简单了,要货比三家。

    买完车子也没多少时间去看房子。

    余庆阳把上午刚办好的银行卡塞给田甜,让她有空自己去看,看好了就交钱。

    田甜自然不肯接受,余庆阳又是一夜辛苦的睡服,才让田甜接受银行卡。

    当然这些钱也不都是都给田甜,回头彩钢板房的尾款,还有余庆阳老妈打过来的预付款都要从这里面出。

    早上,吻别依依不舍的田甜,余庆阳开车回到工地。

    这一晃四五天没有回工地了。

    工地进展的很顺利,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宋哥再也不敢马虎,订的很紧。

    护坡项目再有四五天就能完工。

    吃过中午饭,休息了一会,两点多,余庆阳来到项目部。

    “小余回来了?泥门口停着的扯是你开来的?”一进门,就碰到李工。

    “是啊!我新买的车!”余庆阳笑着点点头。

    “行啊,小余,你爸居然舍得给你买这么好的车!让哥哥开开,兜兜风怎么样?”李工搂着余庆阳的肩膀笑道。

    这个李工是个车迷,几天不摸车手就痒,可是媳妇管的劲,死活不让他买车。

    只能四处找别人的车过干瘾。

    上一世,李工为了过开车的瘾,开人家的自卸车,没有自卸车,愣是大冬天开着四不象出去兜风。

    “给!小心点,我那可是新车!”余庆阳把车钥匙扔给李工。

    说起来李工和余庆阳家也算是世交。

    李工也是水利子弟,他父亲原来是余庆阳的大爷手下的一个技术员,和余庆阳的老爸也曾经在一个屋里睡觉。

    水利系统是一个半封闭的系统,一多半都是系统里的子弟。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o1o年前后,才有些改变,但是,一直到2o18年,很多大工程,系统以外的人还是很难插手进来。

    “谢了小余!还是你够意思!”李工使劲拍拍余庆阳的肩膀,美滋滋的走了。

    “李林又问你借车了?”高科长笑着问道。

    “呵呵!他还不就这点爱好!”

    “呵呵……”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

    “你的事都忙完了?”

    “忙完了!津门水总那边都定好了,只等咱们这边具备施工条件,他们的机械设备就会进场!”

    “那就行!我原来还担心你接这么多活,忙不过来……”

    “忙的过来,别说二三十辆挖掘机,就是一百辆我也能找的着!”余庆阳拍着胸脯吹嘘道。

    “能得你吧!我这边挖掘机都放走了!你那么大本事,抓紧时间掉一台过来!”

    “高科,你放心吧!明天挖掘机就能到!

    我和津门水总都说好了,先调两台挖掘机过来,修路挖排水沟!”

    应该说余庆阳重生的时机选择的太好了。

    正好赶上东山省活多机械少的一个空窗期,没人和他竞争。

    等到明年,东山省挖掘机的数量开始爆炸性的增长。

    虽然依然紧张,但是不会像现在这样,很多活摆在那里由着他挑拣。

    还有就是,正好赶上津门那边没有大型水利基础建设。

    等明年后年,津门也开始力,大搞水利基础建设,他就没那么轻松的从津门调工程机械了。

    “你心里有数就行!”高科长点点头。

    对于余庆阳他是越来越满意,手底下有这么一个人,太省心了!

    什么事都考虑到你前边去,都主动的做好。

    就算没有田总工的关系,高科长也愿意用这样的人。

    “高科,您看一下,这是咱们生活区临建的设计图!

    一直没来得及向您汇报!”

    “哦?不错啊!谁画的?”高科长看着手绘的设计图纸。

    “我画的!”

    “行啊!我以为你小子心思都用到搞关系,捞钱上面了!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那是,您说的了!我在学校,绘图大赛上也是拿过奖的!”余庆阳仰着头笑道。

    “行,你厉害!”

    “高科,我自做主张,和施工公司谭经理那边谈了一下,这生活区他们出大头,彩钢板房钱都由他们出,咱们省水总这边,就光出点钱硬化一下地面,院子里种点花草,铺铺地板砖,买点办公家具啥的就行了!”

    “行啊!你小子本事不小,能让谭经理出大头!

    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你先把钱垫上,回头再给你报销!”高科长满意的点点头,“对了,你说的那个生活区什么时候能建成?”

    “等挖掘机一到,我就去平整场地,浇筑混凝土基础。

    估计到九月中旬就能住进去!”

    “行,效率还挺高!”高科长满意道。

    “对了,还有个事,最近两天来了好几波人,都是来要工程的!我都推到你身上了!”

    “我靠,高科,不带这么玩的!哪有你这么坑手下的?”

    “别委屈了,你就是负责外联的,不退给你推给谁?

    你要是真委屈,看到没,那些都是他们送的东西,你拿回去……”

    “那些东西都有毒,我可不敢要!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什么好心!”余庆阳撇了一眼墙角堆放的礼物,“高科,他们送的东西你们也敢要?”

    “不是敢要,一个个来了说几句话,把东西放下就走,拦都拦不住!”高科长何尝不知道这些东西扎手。

    “行吧!交给我来处理吧!”余庆阳点点头。

    拿出手机,“喂,姐,我是阳子!你回泉水了?”

    “没有,我在工地上呢!”

    “有什么事吗?”蒋丹直接问道。

    她知道余庆阳没事不会给她打电话,平时都是她主动打给他。

    “姐,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些退伍兵?要哪种敢打的!”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我让你姐夫收拾他们!”蒋丹话音提高了几分。

    “不是,姐!我是预防,这么大一个工地,上百辆机械设备,没有保安怎么行!

    我准备成立一支保安队!”余庆阳不想让蒋丹跟着担心,轻描淡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