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六十九章心黑手黑(2)
    挂了电话,余庆阳冲田甜笑了笑。

    “你好黑啊!我说你怎么还搞两套合同!合着你是打算坑我们公司!

    你当着我的面这么做好吗?”

    “呵呵!有什么不好的?多出来的这笔钱,我打算给你买辆车!这么热的天,让你骑车上下班,我可不忍心!

    你不说我包养你吗?包养你这样的美女,最起码也要配齐房子车子是不是?”余庆阳抓着田甜的笑道。

    “你去死吧!拿我们公司的钱送人情!

    你小心我回头就去揭你!让你去坐牢!”田甜没好气的瞪了余庆阳一眼。

    “你舍得吗?”

    “我有什么不舍得的?大不了我再找个更年轻的!”

    “更年轻的?比我帅的有我活好?比我活好是,有我帅?

    像我这样又帅又有本事,活又好的,你上那找去?”余庆阳抓着田甜的手亲了一下,嘻笑道。

    “滚吧,你个臭流氓!我真是瞎了眼,?怎么就跟了你……”田甜红着脸骂道。

    一路笑闹着来到曹州大酒店,“你在房间等我,我去你们公司一趟,很快就回来!”

    带着田甜去施工公司有些太扎眼。

    到了施工公司,直奔谭经理的办公室。

    “谭哥!忙着呢?”

    “没事,学习一下三个代表!”

    “谭哥这是紧追中央的精神!回头我也好好学习一下三个代表的指示精神……”

    余庆阳和谭经理扯了几句,就把合同和收据拿出来。

    谭经理看了一眼,直接在上面签上字。

    签完字,都不用余庆阳去财务,直接叫来秘书,“小罗,你把这个交给财务上!让他们抓紧办理!”

    “谭哥,晚上有时间吗?咱们找地方喝点?”等小罗出去,余庆阳才笑着开口邀请道。

    “有时间,小余来了,必须有时间!我叫上马科长、朱科长、许科长他们!

    咱们吃饭喝酒唱歌一条龙!”

    “谭哥,一条龙没有问题,但是今天必须我请!”

    “哈哈……哈!你个小余!行!就你请!”谭经理看了余庆阳一眼,大笑道。

    说笑间,小罗拿着支票回来了,“谭经理,支票开出来了!”

    谭经理摆摆手,“给余经理就行!”

    余庆阳接过支票看了一眼,九十六后面四个零。

    “谢谢,麻烦你了!”余庆阳冲小罗道谢后,把支票放进手包里。

    小罗出去之后,谭经理开始打电话邀人。

    “小余,我们的田主任身体不舒服,请假了,所以今天就我们五位男士!

    是不是有些失望?”谭经理调侃道。

    余庆阳暗笑,田主任不是身体不舒服,是在房间里等着我呢,“哈哈!谭哥,看你说的,光男士更好!放的开!

    你看要不再叫上你们公司的几个人?

    以后大家一块合作,我也提前认识一下咱们公司的领导!总不能什么事都来麻烦谭哥吧?”

    “没事,我不怕麻烦,你尽管来麻烦我好了!”谭经理笑道。

    不过,他还是叫上了公司的一位副经理和技术科的科长,这都是他的嫡系。

    晚上还是上次吃饭的酒店,吃完饭接着是钻石皇宫。

    喝完唱完,谭经理几个人都带了一位走人。

    一晚上造进去五万多块钱。

    当然,余庆阳也带了一位走,不过半路上就让那位美女放了学。

    他房间里又更极品的良家妇女等着,他再傻也不会选择kTV里的美女。

    更何况余庆阳有精神洁癖,对这样的女人相来无爱。

    回到酒店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

    “怎么回来这么晚?喝了多少?一身酒气!”田甜把余庆阳搀扶进房间,皱了皱鼻子关心道。

    “谁知道!在饭店喝了二斤多,到了kTV,喝起来就没数了!”

    “快去洗澡吧!”

    “一块啊!”

    “滚,喝成这样,还一块,你脑子里就没别的东西了!”田甜红着脸骂道。

    “嘿嘿!”余庆阳不顾田甜的反对,直接抱着她,抱进洗手间。

    “等一下,再弄湿了,我明天就没衣服穿了!”田甜无力的喊道。

    “那就不出去,等什么时候衣服干了,什么时候再出去!”

    ……

    第二天,吃过早饭,余庆阳和田甜吻别,开车来到银行,把支票存上。

    九十六万,也属于大客户了,银行里服务周到。

    当然为了尽快到账,余庆阳少不了又重新办了一张新卡。

    办完业务,余庆阳没有急着回工地。

    而是回到酒店,躺在床上看电视,等着银行钱到账。

    至于说出去逛街,这个这不是余庆阳的爱好。

    上一世干了近二十年的工地,让他变成了一个半宅男。

    工地不忙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家呆着,陪陪老婆孩子。

    至于说应酬,那都是工作时间的事,休息的时候,余庆阳相来都是所有酒场都不参加。

    下午,田甜再次翘班过来陪余庆阳。

    “咱们下午去哪?你可别告诉我一下午都在酒店里!”田甜先给余庆阳打预防针。

    “嘿嘿,呆在酒店里,那是晚上的事,下午我带你去买车,看房子!”余庆阳抱着田甜嘿嘿笑道。

    他没有走,就是为了给田甜一个交代。

    一个女人不要名分跟着自己,余庆阳没条件那是没办法,既然有条件,自然不能亏待了自己的女人。

    “余庆阳,你个王八蛋,老娘跟着你,不是图你的车子房子!

    你别拿你那些臭钱侮辱我!”田甜一把挣开余庆阳的怀抱,铁青着脸对余庆阳嚎道。

    “算老娘瞎了眼,从今天开始,你是你,我是我!”田甜拿起包就要走。

    “干嘛这么激动?你听我把话说完!”余庆阳赶忙上前抱住田甜。

    “这笔钱是不义之财,你也知道!其实说白了,算是咱俩合伙吃的回扣!

    既然是合伙,自然不能我一个人拿着!这不合规矩!

    分你一半,将来是罚款还是坐牢,都有个伴!”

    “你知道犯法还干?”

    “我余庆阳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没办法,你爱上一个坏蛋,那只能选择同流合污!

    不然我只好选择杀人灭口了!”余庆阳说着把田甜压倒床上。

    “你给我滚,你个流氓!”田甜挣扎着。

    只是女人的力气永远比不上男人。

    最终挣扎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