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六十四章工地实地考察
    虽然吐槽津门水总太败家,不过余庆阳内心深处对这种败家行为还是很欢迎的。

    他正准备买推土机,就是打算买小松d85。

    现在津门水总准备更换机械设备,淘汰一批d85推土机,这不正是瞌睡送枕头吗?

    “张叔,我刚才听你说,更换机械设备的报告上级领导已经批准了?”

    “是啊!”张卫东笑着看了看余庆阳。

    对于余庆阳的心思他也能猜到几分。

    他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余庆阳,其实就是存心帮他,,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机会了。

    同样一个消息,有些人当笑话听,有些人却能够敏锐的抓住里面蕴含的机会。

    “那个,我想先买几辆d85推土机,不知道多少钱,张叔能帮着联系一下吗?”

    “这个好说,回头你直接找唐总联系就行!

    估计不是很贵,市场上全新的小松d85大约在七十万到八十万之间。

    我们这些本来就是进口的平行车,当初引进的时候,我记得是五十八万,现在处理的是使用了七八年的旧车,价格自然要在这个基础上打折!”张卫东笑着说道。

    话语间又把很多信息透露给余庆阳。

    “多谢张叔!”余庆阳连忙感谢道。

    “呵呵!”

    张卫东笑了笑,没有说话闭上眼睛养神。

    这个消息对余庆阳太重要了,本来只能买一辆车的钱,现在运转好了,可以买四辆、五辆甚至更多的d85推土机。

    至于说旧的,这个真的不是问题,哪怕到了2o18年,依然有大量十几年,二十年的推土机活跃在各个工地上。

    推土机这玩意,最大的好处就是抗造。

    保养好了,用个二三十年一点问题都没有。

    国家对水利基础建设的投资一直持续到余庆阳重生那一年,依然没有消减。

    而且引入了国有大型企业进行投资,搞大型水利基础建设投资。

    可以说未来二十年水利行业根本不缺少活干。

    买几辆推土机,那真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

    好车就是好车,余庆阳他们早上八点半从泉水出,正好赶在中午吃饭前抵达工地。

    “张叔、唐总、石科长,王师傅,中午我请大家尝尝我们工地上的大锅饭!”余庆阳笑着招呼张卫东、唐兴文一行人。

    王师傅是张卫东他们带来的司机。

    “大锅饭好啊!大锅饭香,我每次去工地,都要吃一顿他们的大锅饭!”张卫东大笑着说道。

    在路上的时候,余庆阳就已经打电话安排老丁准备饭菜。

    为了避免乱腾,工人全都提前吃过了午饭。

    “张叔,唐总,石科长,我这大锅饭味道如何先不说,绝对是纯绿色无污染的!”

    “那感情好,我们就尝尝你这绿色蔬菜的问道!”唐总也笑着说道。

    不要以为2ooo年的人不在意食品安全,其实很早之前,食品安全问题就已经摆在了高层的面前。

    越是高层,对食品安全越重视,只是有些时候……

    余庆阳招呼大家走进院子。

    “丁大爷,饭做好没有?”

    “余经理回来了?做好了!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弄的!”老丁从厨房走出来回答道。

    “张叔、唐总、石科长、王师傅,咱们入做吧?

    工地上比较简陋,大家多担待!”余庆阳伸手邀请大家入座。

    桌子就摆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

    “丁大爷,上菜吧!小计,把屋里的酒搬出来!就那个黑坛子的酒!”余庆阳大声吆喝着让人端酒上菜。

    小计是余庆阳最看好的一个学生,很踏实又不失灵活。

    余庆阳喊完,小计抱着一个十斤装的黑瓷坛走了过来。

    “张叔,唐总、石科长、王师傅,尝尝牡丹市的本地酒!

    这个叫做花冠酒,是牡丹市的地方名酒!虽然不怎么出名,不过口感还是很不错的!

    这个是清水湖乡派出所的所长送给我的,纯粮原浆酒!”余庆阳笑着介绍道。

    话里也给大家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余庆阳在这边地方关系处理的很好,来干活不用担心地方关系的问题。

    干工程最怕的就是地方关系处理不好。

    很多公司,工地上都会有一个人专门负责协调处理地方关系。

    余庆阳在清水湖护坡项目上就是这么一个角色。

    “好,那就尝尝这地方名酒!不过阳子,咱们提前约法三章!

    中午一人就半斤酒,不能多喝!”张卫东怕余庆阳再死命灌他酒,所以一上来就把话先放下。

    “呵呵,行!我听张叔的!”余庆阳笑道。

    说话间,菜已经端上桌。

    全都是用大海碗盛着,挺大的一张桌子,六个海碗一放,就占的满满当当的!

    “哟,阳子,你这大锅饭挺丰盛啊?”

    “还行!这个羊肉是村里养的,是本地非常出名的青山羊!

    这泥鳅、黄鳝,还有这甲鱼都清水湖里捉上来的!

    当地的孩子们放暑假,没事就去捉些泥鳅鱼虾过来卖给我,换点零花钱!”

    “阳子,你和当地的关系处的不错?”

    “还行,牡丹市这边的人都比较淳朴!

    清水湖乡的张乡长、赵所长也都是干实事的领导!

    我在这一个多月了,还真没有来找麻烦的!”余庆阳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当然是捡好话说。

    吃完饭,大家喝了两杯茶,也没有休息,直接开车来到清水湖余庆阳的工地办公室。

    站在大坝上,眺望清水湖。

    “张叔,这个就是清水湖,又叫伏龙水库!

    1958年建成,1962年之后就没有再往里蓄水!

    现在里面基本上已经干枯,只剩两个面积很小的水潭!

    外围有一部分被当地老百姓开垦成了农田!”余庆阳给张卫东、唐兴文等人介绍着水库的情况。

    “迁占工作搞得怎么样了?”张卫东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重点。

    “迁占工作正在搞!前几天开了一次动员会!

    只是水库里地属于国家的,这些耕地都属于非法耕种,现在就青苗补偿上有一些分歧!

    不过牡丹市市委市政府,市水利局对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都非常重视,相信很快就会达成共识!”

    “嗯!”张卫东点点头。

    “估计多长时间能够搞完迁占?”唐总又提了一个关键问题。

    “估计很快,我之前也和张叔说过,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工期非常紧张!

    我前几天去向杜局长汇报工作的时候,杜局长说青苗补偿的问题局里已经有了决议!

    只是不想太痛快答应乡镇上,怕他们提出更多的条件!

    估计会抻量上十天半个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