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六十二章两位父亲的商业互捧
    张宇的父亲一行人洗漱完,大家一块来到酒店餐厅。

    余庆阳在这里定了一个包间。

    正好谈生意,加给张宇父亲接风洗尘一块。

    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之前在电话里都说好了。

    张宇父亲带人过来,就是为了见见人、看看工地,然后就是签合同。

    到了包间,大家分宾主落座后,余庆阳从包里拿出合同。

    “张叔,这是我和省水总还有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签的分包合同,您看一下!

    两家公司那边我也和他们说清楚了,我是和咱们津门水总合作!”

    张宇父亲张卫东接过合同随手翻了一下,转手交给旁边的机械分公司的唐总。

    “阳子,对你我还是很信任的,当初你去我家玩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小子将来是个干大事的人!

    不过既然是合作,咱们就按照合作规矩来!

    回头我们一块到现场看看,没什么问题的话,咱们双方也签一份合同!

    这也是为了保障咱们双方的利益!”张卫东先是夸奖了余庆阳一番,才开始说正题。

    “张老弟,我倒是觉得小宇那孩子好,老实稳重,又懂事,又听话!

    这小子,你可不能再夸他了,再夸就上天了!

    你说说这胆子该有多大?

    连和我商量都不商量,就敢接上亿的工程!

    这要不是张老弟帮他,我看他丢人去吧!”张卫东夸余庆阳,余福根乐的合不拢嘴,嘴上先把张宇夸奖一番,才有谦虚的说道。

    “哈哈……哈!余老哥,可不能这么说,我看阳子敢闯敢拼,办事又牢靠,将来肯定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厉害!”张卫东大笑着夸奖道。

    当然,里面又有余福根夸奖他儿子的成分在。

    当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好,谁不想听到别人夸奖自己的儿子。

    这时,唐总已经看完了合同,冲张卫东点点头,然后把合同交还给余庆阳。

    其实也没什么看的,格式化的合同,主要还是研究后面的单价,看能不能赚钱。

    点头自然是认可之前张卫东和余庆阳谈的条件。

    虽然张卫东是总公司的副总,可他唐兴文也不差,大家都是总公司党委成员,谁也不比谁差。

    张卫东答应归答应,如果不赚钱,他唐兴文不接,张卫东也拿他没办法。

    来之前,唐兴文就和张卫东说好了,如果价格不合适,那就不接,按照之前的方法,把工程机械租赁给余庆阳。

    这也算是给足了张卫东面子。

    此时见唐兴文点头,张卫东心里更加欢喜。

    毕竟给公司拦下这么大一个工程,公司的奖金不说,也是一个他的一个业绩。

    津门水总的老总再有两年就要退休了,他作为津门水总的常务副总,也想往前进一步。

    上层关系是一方面,底下还需要业绩支撑。

    “哈哈……哈!余老哥,我以茶带酒敬老哥一杯,祝咱们合作愉快!”张卫东端起茶杯大笑道。

    “呵呵……呵!合作愉快!张老弟,阳子就靠你多帮衬了!”

    “哈哈……哈!老哥这话就见外了!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老了!现在能做的可不就是盼着他们这些年轻人更好?”

    晚上的接风宴,在友好愉快的氛围中开始,也在愉快的氛围中解释。

    第二天,余庆阳再次来到银座索菲亚大酒店。

    余庆阳敲开张卫东的门,笑着问候道:“张叔,昨天休息的可好?”

    张卫东刚洗漱完,正拿着毛巾擦头,闻言笑骂道:“好!好!你小子要是不灌我酒,就更好了!”

    昨天,余庆阳连敬张卫东六个酒,虽然张卫东都是半杯相陪,那也是三杯酒。

    索菲亚酒店的酒杯可都是三两三的高脚杯,三杯酒就是一斤。

    加上余福根的敬酒,张卫东这样的酒场老将差点没撑下来。

    “呵呵,张叔叔,我那可不是灌您,我是见到张叔叔高兴的,我能有今天,离不开张叔叔的支持!”

    “你啊!小宇要是有你一半灵活,有你一半能说,我也不用犯愁了!”

    “张叔叔,老三在水利局干的不是挺好的吗?”

    “是挺好,可是谁不想自己的孩子更好?小宇吃亏就吃在太老实上面了!”

    “张叔叔,我觉得你有些过虑了!我和老三上下铺住了四年,对老三还是很了解的!

    他虽然老实,可不是那种傻傻的老实!

    只要在社会上磨练一段时间,肯定没有问题的!说不定,以后我要叫一声张局长呢!”余庆阳笑着开慰道。

    这倒不是假话,余庆阳重生回来的时候,老三已经是津门下面一个区水务局的局长。

    津门一个区的水务局局长,可比东山省一个地级市的水利局局长牛逼。

    只是余庆阳混的太惨,只剩最后一点自尊。

    所以,虽然联系不断,可是余庆阳从来没有冲老三张嘴求他办事。

    “哈哈……哈!别说局长,他能在水利局当上个科长,我就知足了!”张卫东开心的大笑着。

    余庆阳陪着张卫东一行人在索菲亚吃过早点。

    启程赶往牡丹市湖西县。

    “张叔叔,你做我的车吧?”余庆阳按了一下车锁。

    揽胜的车灯亮了一下。

    张卫东、唐兴文等人看着余庆阳的6虎揽胜,脸色变了一下。

    他们都认识这辆车,甚至比余庆阳了解的更多。

    2ooo年,要说什么地方豪车多,津门绝对是数得着的地方。

    张卫东他们一眼就看出来,这不是普通版的6虎揽胜,而是定制版的。

    普通版有钱可以买到,可是定制版却不是有钱就能买到。

    更何况这款p38a,去年刚上市,就算是津门都没有几辆。

    张卫东好唐兴文对视一眼,张卫东笑道:“好,那我就坐阳子的车吧!你们几个也宽敞一点!”

    一路杀奔西南方向。

    好车就是好,原本有些颠簸的国道,6虎行驶在上面,车里一点都感觉不到颠簸。

    要不是为了照顾后面唐兴文的车子,余庆阳能放到一百五十码。

    就在也一直保持在一百码左右。

    毕竟后面唐兴文做的车子也不差,是一辆原装进口的丰田霸道。

    “阳子,这车是你爸给你买的?你爸妈还真舍得给你花钱!”看着车内饰,张卫东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