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六十章余庆阳挨揍
    “你都给他,我怎么办?这马上就到秋收了,我拿什么给工人工资?”余福根抗议道。

    “爸,你那工程别干了!一年到头赚不了几个钱,还不如我一个月赚的多!

    以后我一年给你一百万,你就在家陪我妈得了!”余庆阳笑着说道。

    余福根气的脸通红,这臭小子,今天是专门回来气自己的!

    什么叫我一年赚不了多少钱?什么叫我一年不如他一个月赚的多?还给一年给我一百万,让我专门陪他妈?

    余福根气的想吐血。

    内心深处却有一股无力感。

    儿子太优秀,当老子的压力山大啊!

    “臭小子,怎么和你爸说话呢!”赵淑敏看出老公的羞恼,伸手打了儿子一下。

    心里却是非常认可儿子的话,也有些憧憬,老公不干工程了,每天可以陪着自己看电视。

    “我还不到五十,我不干工程,干什么去?”余福根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来。

    余庆阳笑了起来。

    笑的灿烂,笑的开心。

    虽然准备好了等老爸掉进坑里把他捞出来,可是如果能不掉坑里不是更好。

    这可是自己的亲老子,怎么能忍心让他受打击之后再收山。

    所以,余庆阳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着,让老爸收手退休,干点别的。

    现在,老爸被自己一再打击下,有些心灰意懒,这让余庆阳心里充满了阳光。

    “爸,您不到五十,我妈也才四十多,你没事可以和我妈研究一下,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

    哎呦!”余庆阳话还没说完,屁股上就挨了老妈一脚。

    老妈撕着余庆阳的耳朵教训道:“臭小子,活腻歪了是吧?敢敢拿老妈开涮!”

    “妈,你看看,你才四十多岁,完全来得及!再说了,你那个财务科副科长,再混下去,这辈子也当不了****!

    还不如趁年轻,给我生个弟弟妹妹玩……”

    话还没说完,赵淑敏直接把他按到沙上一顿暴揍。

    “妈!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余庆阳赶忙举手认错。

    他可是看的清楚,老爸在旁边蠢蠢欲动,随时准备上来给他来个男女混合双打,还是赶紧认错,明哲保身。

    摆脱了老妈的魔掌,余庆阳赶忙开始说正事,“咱们说正事,爸,其实你可以干点别的,比如去南部山区包几个山头,养点鸡啊,鸭啊,鹅啊,猪啊,羊啊,什么的!最好能找个有泉眼的山头,再弄个泉水养鱼!既休闲,又能赚钱!”

    “你说的容易,我倒是早就不想干了,可是外面欠那么多钱,我不干了,什么时候能要回来?弄不好就黄了!”余福根泄气道。

    其实,很多时候,他无数次想着不干了,把外面的钱收一收,买几套门面房,靠收租过日子。

    可是,外面欠的钱,他干着的时候,还能每年要回来一点,这要是不干了,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够要回来。

    “爸,要不咱们再打个赌,年底,最迟明年八月份,我把钱给你要回来,你就退休,如果要不回来,我就不劝你退休了!”余庆阳笑着说道。

    “那不行,如果要不回来,你就乖乖给我去上班!”老爸还是希望余庆阳去上班。

    他干了二十来年工程,知道自己包工程的苦,无论如何也不希望儿子继续走自己这条路。

    只是,他也知道,儿子和他的性格很像,都是那种看着平和,但是一旦认准一件事,那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行!我同意,老妈当中间人,明年八月份之前,我把钱要回来,老爸退休,要不回来,老爸退休,我服从分配去上班!”余庆阳暗藏私货的笑着说道。

    其实余福根是陷入了一个误区,是的,你不干了,欠的钱就不好要了。

    可是不好要,并不代表要不回来。

    反而是你继续干着,钱才是真正要不回来。

    只会像滚雪球似的,越积越多,越滚越大。

    因为你想继续接活,那就不敢得罪那些领导,要账也只能靠送礼哀求。

    局领导的调动虽然不像政府部门的领导那么频繁,可也不是不调动。

    一旦负责的领导退下去,或者调走,那钱可就真的打水漂了。

    余庆阳之所以把时间定到明年八月份,那是因为明年年底,后年年初,泉水市各职能部门的一二把手大调动。

    他就是要赶在这些个领导还没有走之前,以破釜沉舟,同归于尽的气势,把钱要上来。

    余福根没有注意到余庆阳夹带的私货,赵淑敏现了,不过这正是她期望的,所以很配合的把话敲死,“行,我作证,明年八月份之前,阳子要是把钱要上来,老余退休,要不上来,老余退休,阳子乖乖去上班!

    这事就这么定了!

    你们谁敢反悔,我让他尝尝老娘的厉害!”

    “唉,不对,怎么要上来,要不上来,我都退休?”余福根重要现不对,抗议道。

    “怎么?刚说好的事情,你就像反悔?

    那行,以后你爱上哪上哪,老娘不伺候你了,你也别上老娘的床!”赵淑敏瞪着眼睛说道。

    “可是……公路局的活……,我前期都花了不少钱了……”

    “爸,没事,不就是送礼的几万块钱,我就当是你败家了,我和老妈都会原谅你的……”

    “臭小子你说谁败家?”余福根照着余庆阳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他老早就想踹了,踹完一脚,不过瘾,又接着踹了。

    踹完,那叫一个舒坦,浑身神清气爽,刚才被儿子逼迫,挤兑的气也全都消了。

    “妈,我爸打我……”余庆阳冲老妈告状。

    “活该!”老妈瞪了余庆阳一眼,转身去厨房继续打扫卫生。

    第二天,余庆阳因为要用车,所以早上先把老妈送到单位。

    出了环卫局,余庆阳拿出手机,“喂,姐!”

    手机里传来蒋丹银铃般清脆的声音,“阳子,正好,我正说给你打电话呢!”

    “姐,你找我有事?”

    “是啊,你先说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蒋丹咯咯笑着反问道。

    “我回泉水了,想着请你和华哥吃顿饭!”

    “请我们吃饭?好啊!中午还是晚上?”

    余庆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晚上要接待我同学的父亲,明后天的,看华哥什么时间有空!”

    蒋丹在电话里爽快的决定道:“什么明后天的,就今天中午吧!我这就给他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