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五十九章从老爸兜里扣钱
    后世走高也就三个小时的路程,愣是走了六个小时。

    回到泉水市正好赶上吃完饭。

    “小余,你把我放到前面路口就行!”高科长指着柴禾市街的路口说道。

    “高科,前面我下来,车子你开回去吧!这几天在公司也方便!”

    “那你怎么办?”

    “呵呵,我家有车,我开我妈的车!”余庆阳笑着说道。

    “也是,忘了你是个富二代了!那我就不客气了!”高科也没和余庆阳多客气,“那我把你送回家吧!”

    “不用,我打车回去就行!你赶紧回家吧,嫂子该等急了!”余庆阳推辞道。

    刚才路上,高科长的媳妇已经打了两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到家,好像有什么事等着他回去办。

    “那我可真不送你了?”

    “哎呀,高科长你还和我客气啥?我打车也花不了多少钱!小心回家晚了,嫂子不让你上床!”余庆阳停下车笑着说道。

    “你小子这个嘴啊!没一点正形!”高科长笑着摇摇头,走下车,换到驾驶座上。

    目送高科长离开,余庆阳叫了辆车回家。

    “你这孩子,回来不知道提前打个电话啊?没准备你的饭,看你吃什么!”正在吃饭的老爸老妈,看到余庆阳突然回来,老妈一边接过余庆阳的背包,一边埋怨道。

    “老妈,你该不会是嫌弃我突然回来,打搅了你们的二人世界吧?”余庆阳搂着老妈的肩膀笑道。

    “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老妈轻轻打了余庆阳一下,“赶紧去洗澡,一身汗味!”

    “得令!”

    余庆阳搞怪的冲老妈敬了个礼,跑进自己的房间,拿上换洗衣服去洗澡。

    今天加起来,差不多开了有七八个小时的车,身上黏糊糊的,他早就受不了了!

    洗完澡出来,老妈已经给余庆阳盛好了饭,而且又加了一个菜,猪头肉拌黄瓜。

    吃完饭,老妈收拾卫生,余庆阳和老爸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爸,明天我同学的父亲来泉水。就是张宇,来过咱家!”

    “来干嘛?你就为这事回来的?”

    “我接了个大工程,大约有一个亿吧!我一个人干不了,和我同学的父亲的公司合作!”

    “噗!”

    余庆阳的老爸余福根一口水喷的老远。

    扭头看着儿子,自己费劲巴拉接个几千万的工程,都高兴的睡不着觉。

    这小子不声不响的接了一个上亿的工程。

    最可气的是,你接上亿的工程不想着和我合作,跑去找你那什么同学的父亲合作?

    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知父莫若子,看老爸脸色不对,余庆阳就知道老爸心里想的啥。

    忙笑着解释道:“爸,我接的是土方活,一千多万方,咱们东山省实在找不到那么多工程机械!

    我也是逼得没办法才找他合作的!

    对了爸,回头你再给我点钱呗!”

    “又要钱干吗?你不是赚了不少钱吗?”

    “爸,我想着买几辆推土机!d85,这一个工地就能赚回本来!以后也用的着!”

    “要多少钱?”老爸皱皱眉头问道。

    “我打算买三台d85推土机,一台大约七十多万吧!”

    “噗!”

    “咳咳……咳……咳!”

    刚喝了一口水的余福根又一次喷了出来,并且被呛得距离咳嗽起来。

    他心里暗暗决定,下次儿子说话,再也不喝水了,差点呛死!

    “你小子,我是开银行的?张嘴就是买三辆推土机,照你说的,要二百多万,我上哪给你弄那么多钱去?”

    “不是吧?老爸,你干工程可是干了快二十年了!你会没钱?连二百万都拿不出来?

    爸,以前我上学,你怕我学坏,说你没钱,也就罢了,我现在都毕业了!

    也自己创业了,你还拿没钱骗我?”余庆阳一脸的不相信。

    余庆阳也知道老爸确实没有多少钱,可是他估摸着,二百多万老爸挤一挤,凑一凑还是能够拿的出来的!

    与其让他把钱扔到国道改扩建的坑里,还不如拿来给自己用呢!

    儿子怀疑的眼神,像刀子一样狠狠的扎在余福根的心上。

    什么叫干了二十年连二百万都拿不出来?

    “你小子,你懂什么?二百万,你以为是二百块钱啊?

    也就这几年,一年能干到一千万以上,可是一千万的活,我能赚个一两百万的毛利,刨除请客送礼,还剩几个钱?

    你小子,刚干了不到一个活,看把你能耐的!张嘴就是二百万,闭嘴就是买三辆推土机!你还知道你姓什么吗?”余福根拿出父亲的威严,大声训斥道。

    余庆阳的老妈赵淑敏从厨房里出来,冲余福根喊道:“吵吵什么?老余,你干嘛?阳子刚回来,你咋呼啥?有什么事不会好好说?”

    “你的宝贝儿子要买推土机,二百万!”余福根没好气的说道。

    赵淑敏也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阳子,你爸的钱都在我这,还真没那么多,要不咱先买一辆?”

    赵淑敏还是不忍心拒绝儿子,也知道开推土机是正经事情。

    这么多年,余福根干工程,账目都是她管着,也算是半个行里人,对工程这一块也算了解。

    在她看来,买辆推土机跟着人家干活,比自己包工程轻松的多,也稳当。

    就像余福根工地上用的机械,给的钱,怎么都要够加油的。

    一年下来,就算钱再难要,刨除油钱,司机工资,也有结余。

    不用像现在,最怕过年,一到过年,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去要账。

    要回来还好,要不回来,年都过不肃静!

    年年,大年三十家里一屋子人等着拿钱。

    拿到钱的还好说,拿不到钱的,大过年怼你几句不好听的,你也只能听着,还得陪着笑脸。

    这样的日子赵淑敏受够了,所以她从心里支持儿子买推土机。

    干那个省心!

    可是,余福根的钱都在她手里,别说二百万,连一百万她都拿不出来。

    “还是老妈英明!”余庆阳搂着老妈的肩膀,拍了一击马屁。

    心里有些失望,老爸这些年还真就赚了一堆纸面上的钱。

    怪不得,干公路局那个活,还要去借高利贷。

    算了,现在能抠出一点是一点。

    最好能扣的老爸那边转不动,然后主动结束他那个小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