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五十七章女人心海底针
    余庆阳走后,田甜哭了一会,又笑了一会。

    田甜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年轻的时候,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一个外地男人。

    结果,就在她刚怀孕五个月的时候,老公出轨。

    要是一般女人,最多就是吵闹一番,毕竟肚子里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能离婚?

    但是田甜不一样。

    先是挺着肚子,拿着刀追了男人三条街,然后扔下刀,直接去医院把孩子给做了,接着就是离婚。

    不离婚?

    好啊!

    田甜直接放话,老娘早晚找机会阉了你!

    最终逼得男人乖乖的跟着她去明证局办了离婚手续,连房子都不敢要,直接净身出户,打包离开了牡丹市。

    其实田甜现在也不大,刚刚二十六岁,正是女人最好的年龄。

    家里朋友都劝她再找一个,也给她介绍了不少,也许是被第一个男人伤的太深了,田甜一直不肯。

    凭借着爹娘给一副好样貌,凭着自己的泼辣敢拼,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施工公司的办公室主任。

    这些年打她注意的人不少,包括谭金山那个老家伙,不只一次暗示,只要从了他,就让她进公司党委。

    哭完,笑完,田甜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找出余庆阳买的项链带上。

    对着镜子照了照,“这个王八蛋,眼光还挺好!”

    余庆阳算是走了个捷径,借着田甜对他的一丝好感,直接住进了田甜的心里。

    ……

    此时的余庆阳开着车离开酒店,一路前行,离开牡丹市。

    路上给谭经理、马科长、朱科长、许科长打了个电话道别。

    快到湖西县的时候,余庆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田甜的电话。

    “余庆阳你个王八蛋,你给老娘听着,限你一个星期到牡丹市来一趟!把老娘喂饱!

    不然你就等着戴绿帽子吧!”田甜在电话里喊完,不等余庆阳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哈哈……哈!”余庆阳把手机扔到副驾驶座上,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女人啊!

    总是这么口是心非。

    崎岖不平的道路,都无法破回余庆阳的好心情。

    不等余庆阳收起笑声,手机又响了起来。

    拿过手机,“喂,您好,张叔!”

    “阳子,我明天下午赶到泉水市!”

    “好的张叔,我明天在泉水市等你!”

    挂了电话,开车返回清水湖工地。

    先来到项目部,“小余回来了?合同签完了?”

    “签完了!”余庆阳点点头。

    “你小子心真大!我们两家加起来一千二百多万方清淤量,你还真敢接!”

    “有啥不敢接的?我和津门水总合作,他们派人派机械,负责现场管理,我负责整个项目的全体工作和各方面的协调工作!”余庆阳如实交代道。

    这些东西根本瞒不住,大家谁都不傻,瞒着只会让人生出间隙。

    这年头,多方合作,多次转包根本不稀罕。

    红卫河牡丹市段项目就和淮河工程局合作的,项目是淮河工程局拿下来的,由省水总负责组织施工。

    “你和他们熟不熟?可靠吗?别最后闹的不愉快,没办法收场!”

    “我同学的父亲,应该没问题!用我爸的公司和他们签合同,他们只负责管理机械设备的运行,其他的都不参与!”余庆阳笑着解释道。

    “你有数就行!对了,我下午回泉水市,你有什么需要我给你捎的?”高科长点点头,又问道。

    “呵呵!那正好,我下午跟你一块回去!明天津门水总的张总过来签合同,就是我同学的父亲!”余庆阳笑道。

    “那你抓紧时间去安排一下,护坡项目到收尾的时候了,别最后收尾出问题!昨天晚上浇的混凝土出现了涨模!”高科长交代道。

    胀模就是指在混凝土浇筑时,由于模板支设加固不牢固,混凝土泡剂、浇筑高度过高导致浇筑压力大等原因,轻了会生混凝土部件变形,重了甚至会生模板涨开,混凝土大量流出模板。

    “涨模?严重吗?”

    “不严重,就是有些变形,我已经让小宋安排人处理了!”

    “知道了,我去看一下!”余庆阳点点头转身离开项目部。

    心里对宋哥有些失望,自己这几天没顾上工地,就接连出问题。

    之前的平整度还可以用替余庆阳考虑来解释,这次涨模呢?

    这不是刚开始,都干了一个月了!

    木工师傅都是熟手,再出现问题,那就只能解释成管理疏忽了。

    如此简单一个混凝土护坡项目都能出现问题,以后还怎么交给他其他更重要的问题。

    清水湖湖西堤,余庆阳的工地办公室。

    把车子停在工地办公室前面,余庆阳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竹制的躺椅。

    拎着躺椅走进办公室,监理刘工、吴工、李工等人都在办公室里聊天。

    “吴姐,看看,我给你买了长躺椅!”

    “躺椅?”

    “是啊!你不是怀孕了吗?我听说怀孕的女人容易犯困,给你买个躺椅,你困了可以在工地上眯一会!”余庆阳笑着说道。

    “谢谢你,小余!”吴工感动道。

    “客气啥?你们聊着,我去工地上,处理一下昨天涨模的问题!”余庆阳说完,转身离开。

    来到施工现场,宋哥正在指挥着工人凿除因为涨模变形的部分。

    “怎么回事?”余庆阳淡淡笑着问道。

    了解余庆阳的人都知道,余庆阳露出这个笑容的时候,就代表着他有些生气。

    “余经理,那个……有一根木方出现了断裂!”

    “木方断裂?这套模板用了七八遍了吧?”

    “有一个小疤结,这次忘记加固了……”

    “呵呵……忘记加固了?宋哥,活快干完了,你告诉我,疤结的位置没有进行单独加固?

    所有模板都需要用钢管进行加固,这个是我一再要求的吧?”余庆阳说着,脸上的笑容已经收了起来。

    “要求过!”宋哥低着头小声回答道。

    “要求过,我还要求你盯紧模板加固吧?工人加固完,你必须要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问题了,才能浇筑混凝土吧?

    你检查了吗?

    你就是如此回应我对你的信任?”

    宋哥低着头,一句话都没说。

    “我告诉你,这是第一次!事不过三,你还有一次犯错的机会!”余庆阳最后指着宋哥提醒道。

    “知道了,余经理!”宋哥低着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