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五十六章男人都会有的想法
    田甜的这个态度让余庆阳心里又是一松。

    这事不管怎么说,第一次总是自己精虫上脑,有些强迫的味道在里面。

    田甜真要是闹起来,还真麻烦。

    现在田甜的意思很清楚,大家就当打了个友谊炮,一会穿上衣服各走各的,互不相干,这是最好的结局。

    心情一放松,余庆阳的弟弟又有些蠢蠢欲动。

    余庆阳这具身体还只是二十多岁,正青春,火力旺盛的时候,如何受的了身体上的摩擦。

    翻身再次把田甜压倒身下。

    “啊!你怎么又来?你是牲口啊?”田甜惊呼道。

    ……

    洗完澡,收拾利索,看了一下表,现才五点多了钟。

    余庆阳喝醉酒会睡觉,可是一般也就是两三个小时就会醒过来。

    此时的余庆阳精神焕,神采奕奕。

    昨天晚上田甜也喝了不少酒,只是第二场的时候,没有怎么喝。

    这一夜,先是照顾自己,后来又被自己折腾了好几回,已经是极度疲倦,已经沉沉的睡去。

    以自己上一世二十年的经验,田甜别看平时言谈举止上好像很放的开,可绝对是一个良家妇女。

    各方面都表现的有些生疏。

    女人都是表里不一的,有些人看上去很文静,实际上很……

    有些人说话很露骨,表现的好像是老司机实际是骨子里很保守。

    田甜就是这样一个人。

    看看外面的人天已经亮了,余庆阳起身开门走出去。

    昨天晚上光喝酒了,一大桌子好菜,现在问余庆阳都有什么菜,一个都说不出来。

    出了酒店,走了几步,找了一个买早点的路边摊。

    要了一碗胡辣汤,两个鸡蛋,又要了十根油条。

    余庆阳一扫而光,不够,又要了一碗胡辣汤两根油条。

    “小伙子,饭量可以啊!”卖早点的老人笑着赞了一句。

    “呵呵,主要是你的胡辣汤烧的够味!这油条炸的也好!外焦里嫩,又松又软!”余庆阳笑着夸奖道。

    夸奖的话不要钱,却能让大家早上都能有个好心情,何乐而不为。

    买早点的老头笑的是满脸菊花绽放,“小伙子真会吃话!我们老两口在这街上卖早点卖了十多年了!

    这豆油都是我们自己买花生榨的,您尽管放心吃,咱这买卖虽小,可他也是个良心买卖!”

    “呵呵,我吃出来了!您老这油条是这个!”余庆阳笑着冲老人竖了竖大拇指。

    早上五点多,吃早点的人还不多,老人不忙也愿意和余庆阳聊两句。

    余庆阳这会也没啥事,于是就坐在马扎上陪着老人聊了起来。

    聊到最后,老人死活不肯收余庆阳的钱,最后余庆阳又要了一碗胡辣汤,五根油条,两个茶鸡蛋,扔下十块钱走人。

    拎着东西回到酒店,田甜还在沉睡。

    余庆阳买的胡辣汤是用方便袋装的,不过这难不住他。

    把酒店里的盒面撕开,把里面的面扔了,把胡辣汤倒进去。

    把油条放到桌子上。

    回头再看田甜,睡的正香,玉体横陈,睡觉的姿势无比诱人,看的余庆阳口干舌燥,差点想把田甜拉起了大战三百回合。

    不过时间点有些不对,只能赶紧开门出去,离开这个充满诱惑的房间。

    在大厅里做了一会,王工一行人走了下来。

    “王工,起来了?”

    “哎呀!昨天喝的太猛了,我的头现在还懵懵的!”王工揉着头说道。

    “没事,中午投一投就好了!”

    “拉倒吧!一会我们去修车厂,看看,修好车就走人!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们了!”一提喝酒,王工连连摇头。

    这几天连着喝,王工有些怯场了。

    陪着王工一行人吃过早点,把他们送到汽修厂,余庆阳才返回酒店。

    路上看到一家周大福店开业大酬宾,余庆阳想了一下,停下车走进去,花了一万多块钱买了一条心形镶钻吊坠的项链。

    回到酒店,田甜已经起来了,正在洗漱。

    看到余庆阳进来,红着脸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继续洗漱。

    余庆阳忍不住想笑,昨天那么疯狂,今天居然还脸红起来了。

    洗漱完,田甜走过来,做到床上看着余庆阳,“我以为你走了呢!”

    “嗯,我一会就走!临走过来看你一眼!”

    田甜红着脸白了余庆阳一眼,“看我干嘛?昨天还没看够?”

    “嘿嘿,光忙活了,没来得及看!”余庆阳摸摸鼻子笑道。

    “滚!”

    “给……”余庆阳把装着项链的饰盒递过去。

    “什么?”田甜好奇的接过来,打开一看,把项链一扔,扑倒余庆阳身上,照着肩膀就是一口,“余庆阳,你把老娘当成什么了?你睡了老娘,然后买一条项链打我!

    老娘陪你睡觉,就为你的项链啊!”

    “哎呦!”

    这一口咬的有点狠,疼得余庆阳呲牙咧嘴。

    余庆阳揉着肩膀,“我就是送你件礼物,你不要,也不用咬我啊!”

    “要,凭什么不要!老娘不能让你白睡!”

    “那个……,你打也打了,咬也咬了,礼物也收了!

    咱商量个事呗!”余庆阳摸摸鼻子,还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什么事?”

    “说起来,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第一个女人?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有经验?”

    “嘿嘿!那个,我这个·······属于自学成才!”余庆阳摸着鼻子尴尬的笑了笑。

    “流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这话说出来,有些无耻,还有些不要脸············我的意思是,既然你现在没主,那咱俩凑合凑合!什么时候,你要是找到想结婚的对象了,我就放你离开!”余庆阳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那我要是一辈子都不想找呢?”

    “那你就跟我一辈子呗!”余庆阳想都不想的说道。

    “你想包养我?让我当你的二奶?”田甜眨着大眼睛,笑嘻嘻的看着余庆阳问道。

    “那个,我现在就你一个女人,所以严格说起来不能算是二奶,而且咱们之间也不能说的那么庸俗,用红颜知己会比较好一点!”

    “那我要是爱上你,想嫁给你怎么办?”

    “爱上我可以,至于说结婚,你没听说过,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这刚刚从坟墓里出来,听话,咱们好好活着·············”

    “余庆阳你个王八蛋!你把老娘当成什么人了!你给我滚!”田甜拿着枕头在余庆阳身上死命的砸着。

    “好好!我走!我走!”余庆阳狼狈的逃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