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五十五章强夯施工工艺
    “强夯?”马科长众人茫然的互相看了一眼。

    水利工程上面,还真没使用过强夯这个施工工艺。

    一般建筑工地,楼房基础上使用的比较多一些。

    “你说的这个强夯施工工艺我没有接触过!”

    “2oo吨的强夯,有效夯实深度可达6米,可以极大的加快工程进度……”余庆阳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强夯的施工工艺。

    “小余,现在我真的没法答复你。

    这样,我回去之后,向其他同事咨询一下,然后再给你答复!”王工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这要是别人提出来,王工肯定不会理会,你能不能完成施工任务,管我什么事?

    心情好了当没听见,心情不好了,干脆就怼一句,没那金刚钻,别揽那瓷器活。

    但是余庆阳怎么也是他的小学弟,又比较懂事,所以才会表示回去咨询其他同事。

    “小余,你真的是今年刚毕业?”许科长好奇的看着余庆阳。

    “那还有假!”

    “我怎么感觉你对工地上的事情如此熟悉、老练?技术上比那些毕业好几年的技术员都扎实!”

    “呵呵!”余庆阳矜持的笑了笑。

    “人家小余是门里出身,不会也懂三分!

    更何况人家可是海河出来的高才生,懂得多有什么好奇怪的!

    小余,我猜你在学校肯定是学生会里的主席吧?最次也是部长级的!”田主任娇笑着插话说道。

    她对余庆阳也是充满了好奇,这是怎么样一个男人,说他老实吧?口花花,比那些老男人还色!

    说他好色吧?看自己的眼神又很正,视线很少往自己脖子以下看。

    “呵呵!田姐,这你可猜错了!我在学校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屌丝学生!”

    “屌丝学生?什么意思?”田主任好奇的追问道。

    “呃……”

    余庆阳这才想起来,这是2ooo年,屌丝男士还没有拍,网络又不达,大家自然不知道后世耳熟能详的屌丝二字和解。

    余庆阳只好开口解释道:“屌丝学生,就是指那些没钱没权没势的普通学生!”

    “咯咯……咯!”

    田主任笑的花枝乱颤,胸前硕大高耸的山丘,让满桌子的男士大饱眼福。

    ……

    余庆阳睁开眼睛,揉了揉好像炸裂的头,昨天晚上在酒店里喝了大约有三斤多四斤的样子。

    接着谭经理又叫着去什么钻石会所唱歌,然后啤酒、红酒、洋酒一块灌。

    最终余庆阳直接断片,怎么回的房间都不知道。

    余庆阳揉着头,努力回忆着昨天晚上的经历。

    “余经理醒了?”一个软甜的声音传来。

    “啊!你……”余庆阳瞪大眼睛,看着站在床前的田主任。

    田主任不可怕,可怕的是田主任居然没穿衣服,用一块浴巾裹着身体,就这么站在他面前。

    天啊!

    昨晚到底生了什么?

    这一世的清白不会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吧?

    余庆阳并不是嫌弃田主任老,只是他实在不希望这一世的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没有了。

    哪怕是被强……奸,最起码反抗不了的时候,还能闭眼享受一下,这倒好,啥感觉没有,一闭眼一睁眼,清白没了。

    “你叫喊什么?”田主任红着脸,瞪了余庆阳一眼,“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余庆阳欲哭无泪,我干啥了?

    “昨天你们几个大老爷们,逮着酒不要命的喝,一个个最后都喝倒了!

    谭经理他们几个都送回家了,王工也有同事照顾,只有你,我担心你,留下来照顾你……”

    余庆阳脱口来了一句,“那你也不能……”

    “我不能咋着?”田主任没明白余庆阳话里的意思,瞪着眼睛问道。

    余庆阳指指田主任身上的浴巾,又掀开被子看了一眼。

    田主任好歹是过来人,顿时明白了余庆阳的意思,满脸通红的嚎了一句,“我打死你个下流胚子!”拿起床上的枕头就冲余庆阳砸了过去。

    田主任心里那个窝火,自己好心好意照顾他一夜,吐了自己一身,居然还以为自己……这小子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唉!唉!别打,别打!有话好好说!”

    “说你个大头鬼!”

    “田姐,我是想说你走光了!”

    “啊!”田主任尖叫一声,以百米五秒的度冲进洗手间。

    “余庆阳,你给我等着,老娘和你没完!”田主任在厕所里狠狠的骂道。

    “田姐,我没说什么啊?你穿成那样,谁不奇怪!”余庆阳无力的辩解着。

    其实当他掀开被子,看到自己g还穿着内裤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你敢说脑子里刚才想的什么龌蹉事?”田主任在厕所里怒号道。

    “田姐,我想什么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昨天真的对我做了什么?”余庆阳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下床穿上衣服,笑着说道。

    “我做你个大头鬼!”这是田主任也换上自己的衣服,走出来,顺手拎起枕头,把余庆阳按在床上一顿乱打。

    余庆阳看到田主任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应该是刚洗过,怪不得田主任刚才那副打扮。

    只是此时两个人的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

    田主任骑在余庆阳身上,衣服是湿的。

    这简直就是湿身诱惑啊!

    田主任经过开的胸怀,绝对不是小女孩能够比拟的,这份湿身诱惑更是威力巨大。

    余庆阳终于忍不住翻身把田主任压在身下……

    “呜……你……”

    许久之后,余庆阳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

    “对不起……”

    “算了!这种事,说对不起有什么用?”田主任趴在余庆阳怀里。

    “我……”

    余庆阳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说自己一时冲动?

    可是自己刚才可是一连冲动了好几回!

    虽然没数,可怎么也有三四回吧!

    “你想说什么?对我负责?还是想拿钱封我的嘴?”田主任支起上身看着余庆阳问道。

    看的余庆阳又是一阵口干舌燥,“不是!我也不知道想说什么!

    对了,我只知道你姓田,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田甜!瓜田李下的田,甘甜的甜!”

    “田甜,好名字!”余庆阳很无力的赞美了一句。

    “田甜,你昨天没回家,你……你家里人会不会……”

    “我离婚了,一个人住!所以没什么人会担心我!”

    “哦……”余庆阳顿时感觉心里一松。

    “放心,我不会赖上你的!我知道你是大学生,又是背景深厚的大老板,我一半老徐娘配不上你!

    所以,一会穿上衣服,我还是田主任,你还是余经理!”田甜很干脆的说道。

    干脆的令余庆阳有些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