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五十三章这个女人不简单
    余庆阳一句玩笑话,让房间里的都哈哈大笑,原本还有些生疏的众人,一下子变得熟络起来。

    “哎呦!还是余经理会说话,我哪敢和牡丹花比啊!充其量就是个喇叭花!”听了余庆阳略带调戏的话,田主任不但没有一丝恼羞,反而娇笑着说道。

    “田姐太谦虚了!田姐这一笑,牡丹花都要失去几分颜色!”余庆阳笑着吹捧了一句。

    女人都喜欢别人夸她漂亮,田主任被余庆阳一夸,更是笑的花枝乱颤。

    一番谦让后,谭经理做主陪,田主任做副主陪,王工做了主宾的位置。

    余庆阳坚决不肯去做副主宾的位置,而是挨着田主任坐下,“我挨着田姐做,这里风光无限好!”

    落座之后,余庆阳又笑着对马科长、许科长、朱科长客气说道:“一直想着向三位领导汇报一下工作,又怕影响领导的工作!

    没想到今天谭经理把三位领导给邀请来了!”

    “哈哈……哈!余经理,一会多陪三位领导喝几杯,就什么都有了!”谭经理笑着接话道。

    “那是肯定的!谭经理下命令了,我一定陪三位领导喝好!”

    “好你个老谭,这里余经理和王工才是客人,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了?”马科长笑骂道。

    谭经理他们应该是老顾客了,菜上的很快,他们还没说几句话的功夫,菜就堆满了桌子。

    “这第一杯酒是团圆酒,咱们大家一块给设计院的王工和来自省城的余经理接风洗尘!

    我定个规矩,这杯酒咱们七口喝干!”谭经理举杯说话。

    这个七口喝干有个讲究,叫做七上八下,东山省官场上第一杯酒基本上都是喝七口。

    在做的除了余庆阳,都是领导干部,不过喝起酒来,却都非常的豪爽。

    谭经理这不愧是当一把手的,酒桌上的话题、节奏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且非常好的照顾酒桌上的每一个人,不会让人感觉受了冷落。

    这一点余庆阳自愧不如,哪怕是重生,谭经理这种掌控力,他也是不具备的。

    而他们公司的田主任,也不是一般人物,上袖善舞,和谭经理配合的非常默契,酒桌上的气氛烘托的非常好。

    每个人的话题她都能很好的接住,不至于出现冷场。

    余庆阳一边喝着酒,和大家闲聊着,一边暗暗学习着谭经理对酒桌上的驾驭能力。

    一杯酒在不知不觉间,就喝了下去。

    再次倒满酒,开始到了互敬的阶段。

    谭经理作为主陪,从主宾开始敬酒。

    田主任则端着酒杯找上了余庆阳,“余经理,咱们虽然是初次见面,可是我和余经理一见如故,我敬你!

    我是女士,酒量有限,我随意,你稍微深一点?”

    余庆阳端着杯子笑道:“呵呵,田姐,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随便!”

    田主任脸色红了红,暗骂道,你个毛头小子,毛长齐了吗?敢调戏老娘,你给我等着!

    “余经理批评的对!女人不能说随便,我干了!”田主任说着一仰脸,满满一杯酒倒进嘴里。

    然后媚眼微挑,笑盈盈的看着余庆阳,“余经理,我干了,男人不能能说不行噢!”

    余庆阳和田主任的对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看到田主任一口喝干一杯酒,纷纷叫好。

    “呵呵,没想到田姐还是女中豪杰!

    我怎么有点自己给自己挖坑的感觉?”

    “小余,干了!别给咱海河丢脸!”王工刚刚被谭经理敬了半杯酒,此时见余庆阳和田主任斗上了,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喊道。

    “好!田姐说的对,男人不能怂,一个字‘干’!”余庆阳笑着一口把酒喝干。

    挨着余庆阳的许科长鼓掌笑道:“对,小余说的好!男人不能怂,一个字‘干’!”

    田主任接着又给自己和余庆阳满上酒,端起酒杯,娇媚的笑道:“余经理,好事成双,我再敬你一杯!”

    说完不待余庆阳说话,扬起光洁迷人的脖子,一杯酒又是一饮而尽。

    喝完还冲余庆阳亮了一下杯子,“余经理,男人不能怂噢,咱们接着‘干’!”

    “好!田主任,果然是巾帼女英豪!”许科长拍手叫好道。

    余庆阳苦笑,这许科长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好事成双!田姐想‘干’,小弟自然奉陪到底!”喝酒谁怕谁?余庆阳笑着端起酒杯,一口闷下去,冲田主任亮了亮杯子。

    “余经理真厉害!姐姐就喜欢像余经理这样的真男人!”

    田主任娇笑连连,又一次把两个人的酒杯倒满。

    “余经理,初次见面,咱们可是一见如故,感觉余经理就好像是我的亲弟弟一样亲切!

    咱们姐俩必须要加深一个!”说完第三杯酒又下肚了。

    余庆阳暗暗咋舌,这个女人这不简单,三杯酒差不多有一斤了,就这么喝下去,只是脸色微微红。

    女人真是小心眼的动物,怪不得有人说千万不能得罪女人。

    余庆阳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调笑惹恼了她,这是报复自己,灌自己酒呢。

    “好,我也感觉田姐很亲切!这一杯我喝了!”余庆阳又一次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田主任一愣,她没想到余庆阳的酒量这么大,喝的这么爽快。

    本来是打算小小的教训一下他,只要余庆阳稍微一认怂,她自然就会放过他。

    结果,现在田主任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

    就此罢手,有些不甘心,此时她争强好胜之心,被余庆阳激了起来。

    伸手又要去那瓶子倒酒。

    余庆阳赶忙按住田主任的手,“田姐,你饶了我吧!再喝我真的要出丑了!”

    “哈哈……哈!小余,怕什么?男人怎么能认怂?”那边朱科长刚喝完一杯,看到余庆阳认怂,大笑着起哄道。

    “朱科长,您没听说过,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地?

    男人倒是不想认怂,可是奈何持久力不如女人!”余庆阳苦笑着,冲田主任拱手认输。

    倒不是他真的怕了田主任,再这么喝下去,就成了意气之争,弄不好就会破坏酒场上的气氛。

    “哈哈……哈!余经理,没想到,你年纪轻轻,感悟还挺深!

    只要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哈哈……哈!

    这话说的太精辟了!

    来……来!咱们就往余经理这句话走一个!”谭经理站出来把话题岔开。

    他非常了解自己这位女下属,说好听的是不服输,说不好听的就是争强好胜。

    刚才他已经现情况有些不对,就算余庆阳不叫停,他也会出言打断他们的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