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五十二章知进退懂取舍
    在得到余庆阳肯定的回答之后,张宇的父亲沉思了许久,才开口说道:“阳子,按说以你和小宇的关系,我该支持你!

    但是你要的设备太多,这个……

    我明说吧!我担心你掌控不了局面,最后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余庆阳能够理解张宇父亲的担心,毕竟自己只是一个二十二岁,大学刚毕业的小年轻。

    自己知道自己能够掌控的了那么多机械和人员,掌控的了这么大的工程。

    可是别人不相信。

    或者说自己和张宇的关系不足以让他父亲冒这么大的风险帮自己。

    “我明白,张叔……”

    “阳子,你听我说完,不是叔叔不帮你,实在是你还太年轻!

    这样吧!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再帮你找五台挖掘机,二十辆自卸车!

    第二,你把合同转给公司,由我这边出面组织施工,当然,叔叔也不会白要你的工程!

    你是什么价格接下来的?”张宇的父亲语缓慢的说道。

    就像余庆阳想的那样,这么大的工程量,已经出了余庆阳和张宇同学情谊可以承受的范围。

    之前六台挖掘机,那是小事,张宇的父亲不担心余庆阳不靠谱,搞砸了。

    说白了,就算搞砸了,他也能过承担的起,就当花二三十万让儿子认清一个人。

    可是现在余庆阳张开就要二十台挖掘机,一百辆自卸车。

    这么大的数量,他能找到,但是出了问题,他也承担不起这个风险。

    或者说没有那个必要去为了儿子的同学承担如此大的风险。

    “清淤是七块六,整平碾压是一块五。”余庆阳没有隐瞒,如实说道。

    这种价格,根本瞒不住,都是水利系统的,虽然张宇的父亲是津门水总的副总,但是东山省这边也不是没有关系。

    稍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来。

    “那这样,我给你留五个点的利润,你看可以吗?”

    余庆阳稍一思索,就点头答应下来,“张叔,交给公司也可以,但是你只能和我签合同!给我留五个点也行,但是虚量是我的!还有,就是地方税收这一块也由张叔负责!”

    “呵呵!你是个人签的合同,还是以公司签的合同?”张宇的父亲没有答应余庆阳的要求,而是笑着反问道。

    “用我爸公司的名义签的合同!”

    “那没有问题!你说的三个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张宇的父亲爽快的答应道。

    此时张宇的父亲,对余庆阳的评价又高了几分,年轻人敢闯敢干这个没有什么好称赞的,但是敢穿敢干却又知进退,懂取舍,这就不简单了。

    单单的敢闯敢干那只是莽夫,只有敢闯敢干有知进退懂取舍才是成功者的基本要素。

    无论是官场还是商场,讲究的都是心怀猛虎细嗅蔷薇,怀如履薄冰之心,行勇猛精进之事。

    “多谢张叔!”余庆阳展颜笑道。

    只提五个点,看上去他好像吃亏很多,可实际上,并不是如此。

    之前他和省水总、施工公司谈的是对方负责税金,如今余庆阳和张宇的父亲谈的是由张宇父亲的公司负责税金,那么多出来的这块税金,就是余庆阳的收入。

    这还不是最大的收入,最大的是虚量,这块可不小,操作好了,比正常干活赚的更多。

    有津门水总下属的机械公司过来组织施工,能剩下余庆阳很大的精力,等于余庆阳就在中间牵个线,赚的比其他三方都多。

    节省下来的精力可以琢磨一下其他的水利工程。

    这几年是一个黄金期,九八大水之后,国家花大价钱投资水利行业,尤其是堤岸加固方面每年都是数百亿,有数据统计,仅九九年道零二年,三年之间投资在水利基础建设上的资金达1786亿元,比过去几十年的投资总额还要高出两三倍。

    在电话里,余庆阳和张宇的父亲约好时间,对方先过来签订合同,然后再安排机械进场的事情。

    挂了电话,没多长时间,余庆阳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王工的电话,他们已经赶到曹州大酒店,就在大厅里。

    余庆阳拿上房卡下楼,与王工一行人回合。

    “王哥,你们是先上楼洗漱一下,还是咱们先去吃饭?”

    “先吃饭吧!忙了一上午,肚子都开始造反了!”王工也不和余庆阳客气。

    “那行!旁边有一家饭店看着不错,挺干净的,咱们就去那边吃点?”

    “行啊!随便吃点就行!”

    一行人来到旁边一家叫知味居的饭店,点了八个菜,四荤四素,因为下午王工还要去修车,所以没有喝白酒,五个人分了一箱啤酒。

    吃完饭,王工他们也没上楼休息,直接去了汽修厂。

    余庆阳又塞给王工五千块钱,当做修车的钱。

    昨天塞给他的五千块钱,被他拿来赔人家牛钱了,现在修车就有些紧张。

    谁知道花多少钱?

    至于以后怎么报销,那就是王工他自己的事情了,不用余庆阳操心。

    送走王工一行人,余庆阳回到楼上,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不知不觉睡着了。

    直到被电话吵醒。

    拿起手机看看,已经四点多了,电话是谭经理打来的,提醒余庆阳不要忘记晚上的酒宴。

    放下电话,余庆阳又给王工打了个电话,他们还在汽修厂,汽车要明天才能修好,让余庆阳去接他们。

    余庆阳起身,到卫生间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这才下楼去接王工。

    接了王工一行人,把胡师傅和小刘小曹送回酒店,然后再赶到润泽园大酒店,已经是五点多,快六点。

    今天晚上是谭经理情况,估计都是他们公司的领导,带着司机胡师傅和两个测绘员去不太合适,所以余庆阳给他们二百块钱,让他们自己找地方吃点。

    “哈哈!余经理,王工!”刚走到酒店门口,谭经理就大笑着迎了上来。

    “谭经理,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让领导就等了!一会我自罚一杯,向诸位领导赔罪!”余庆阳连忙握住谭经理的手,道歉道。

    “呵呵!不晚!不晚!只是我来的早了而已!”谭经理大笑道。

    接着又对着王工说道:“王工,咱们可是打了好几回交道了,在一起喝酒还是第一回!”

    “主要是领导太忙,我来了也都是直接去工地!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和领导一块喝酒,一会一定好好敬领导两杯!”王工笑着说道。

    一行人走进酒店,进了房间,房间里已经坐着四个人。

    余庆阳一愣,这四个人,三个他都认识,一位是副总指挥、一位是总监、一位是指挥部计量质检科科长,那天开会的时候他们都在场。

    还有一位艳丽的少妇,他不认识。

    余庆阳他们走进去的时候,四个人正聊的起劲,看到余庆阳他们进来,四个人停住话题,站起来迎接。

    “呵呵!余经理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咱们清水湖项目的副总指挥,也是咱们市局工程科的马科长!”

    “您好,马科长!”余庆阳上前握手问好。

    “这位是咱们市局水保科的许科长,也是咱们清水湖项目的总监理工程师。”

    “您好,许科长!”

    “这位是咱们市局农田水利科的朱科长,是咱们清水湖项目的计量质检科科长。”

    “您好,朱科长!”

    这可是清水湖项目上掌控实权的三大员,杜局长虽然担任总指挥,可是平时并不在工地上常驻,真正掌控实权的就是这三位,谭经理真是太贴心了,把这三位给请过来了。

    谭经理接着又解释那位少妇,“这位是我们公司办公室的田主任!田主任可是我们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的一朵花!”

    “哈哈!何止是一朵花,我看田姐就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