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五十一章寻找机械设备
    所谓的汇报工作,只是一个说辞。

    在民间这是一种礼节,在官场这叫表忠心。

    人家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把工程交给你了,你不登门表示一下感谢,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也许因为张华的原因,人家不能怎么着他,可是心里也会给余庆阳打上一个傲慢无礼的标签。

    当然最应该感谢的是林书记,可是双方身份地位相差太大,如果余庆阳真要去找林书记汇报工作,那才是真正的不懂事。

    找杜局长汇报一下工作,一切都代表了。

    在杜局长办公室里,余庆阳有模有样的向杜局长汇报了一下思想工作,然后又把安全文明示范工地拿出来汇报了一遍。

    杜局长对余庆阳的汇报,大加称赞,并给予充分的肯定和鼓励。

    余庆阳并没有在杜局长办公室多待,大约也就二十多分钟,等杜局长对他表了一通夸奖鼓励鼓励之后,就告辞离开。

    离开前悄悄把用黑色塑料袋包好的两条如中华放到沙上。

    然后起身离开。

    余庆阳的动作自然瞒不过杜局长,只是通过袋子的形状知道里面是烟,杜局长也没有说话。

    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两条烟还算不上行贿受贿。

    只是笑着把余庆阳送到办公室门口,再次叮嘱,有困难可以直接来找他。

    第一次接触杜局长,余庆阳并没有贸然邀请他吃饭。

    一切来日方长。

    出了水利局的办公楼,余庆阳刚要走,一辆省城牌照的丰田商务开了进来。

    是省勘察设计院王工到了,也是来向杜局长汇报工作的。

    余庆阳站住脚,看着丰田商务,忍不住摇摇头。

    这车,有些惨,看样子是路上生了意外,车灯碎了一个,车前脸也有碰撞的痕迹,凹下去一大块。

    丰田商务停在院子里,余庆阳迎上去,“王哥,我看车好像被撞了一下,人没事吧?”

    “唉!人没事!别提了,真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王工摇头叹息道。

    “怎么了?生车祸了?严重吗?”余庆阳关心道。

    “不严重,撞的不是人,是牛!我们在路上走的好好的,突然一头牛疯似的撞了过来!

    胡师傅躲闪不及,给撞上了!”

    “呵呵!人没事就好!那最后怎么处理的?”余庆阳一听,是撞的牛,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能怎么处理?赔钱呗!特码的,真黑,张嘴就要一万,好说歹说,给了五千,牛还不给我们!”王工气的直骂娘。

    “破财消灾,人没事就好!”余庆阳安慰了一句。

    “人道是没事,就是想想憋火!”初次遇到这种情况的王工还是有些愤愤不平。

    “呵呵,王哥,别生气了!说起来人家也不算是讹你。

    我给你说个真事,你听了就不生气了!

    跟我爸干活的一个人,他之前是开大车的,有一次去南河省驻马店那边去拉货,结果压死一只鸡,你猜人家让他赔多少钱?”

    “一只鸡能有多少钱?撑死一百块?”

    “呵呵,人家张嘴就要一万块钱!”

    “我靠!”王工骂了一声。

    “呵呵,你还别不信,人家说的好啊!我这只是母鸡,鸡生蛋蛋生鸡,你给我压死了,那我的损失可不是一只鸡的事,那是无数只鸡的损失!”

    “我靠!小余,你小子黑我们南河!我们南河人有那么黑吗?”王工捶了余庆阳一拳笑骂道。

    余庆阳笑道:“王哥,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这是就事说事,可没有地域黑的意思!你可别冤枉人!”

    有余庆阳这一打岔,王工的心情好了许多。

    “王哥,看样子你们今天走不了了?”

    “肯定走不了了!等我向杜局长汇报完,就去修车,最快也得明天才能走!”

    “那行,晚上我约了施工公司的谭经理,王哥一块来吧!

    一会我给你在我住的地方开好房间你汇报完直接到曹州大酒店找我!”余庆阳热情的邀请道。

    “中!那回头联系!”

    目送王工走进办公楼,余庆阳笑着给小刘、小曹还有胡师傅让了颗烟,又和他们说了几句话,才告辞离开。

    刚开出水利局大院,余庆阳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谭经理的。

    “喂?谭经理?”

    “哈哈!余经理和领导汇报完工作了?”

    “对,刚从局里出来!”

    “那个,晚上我安排好地方了!”

    “谭经理,说好晚上我请客……”

    “余经理,咱们谁请客不一样?你来牡丹市是客,哪有让客人请客的道理?

    想请客,等下次我去泉水市的时候,一定让余经理请客!

    就在人民路上,府前街往东有二百米,润泽园大酒店!”谭经理截住余庆阳的话,说了一大通,接着吧酒店的位置报给余庆阳。

    “那行,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对了,谭经理,晚上我可能要带个好过去,就是省设计院的王工!”

    “没问题,大家都是水利口上的,多个人热闹!”

    挂了电话,余庆阳开车返回自己住的曹州大酒店。

    在前台给王工他们开了两个标准间。

    然后回到房间,等着王工他们。

    躺在床上,余庆阳有些犯愁,两家公司加起来,可是一千二百五十万土方量,工期一年,这个可不是那么好完成的。

    最少要二十台挖掘机,一百台自卸车才行!

    另外还要五台推土机,三台压路机。

    没办法,还是要麻烦老三,希望津门那边能够找的到这么多挖掘机。

    津门那边,因为津门港的原因,民间和国营企业里有大量的工程机械。

    这些机械都是原装进口的二手工程机械。

    别说二十台挖掘机,就是一百台也能找的到,关键是不知道老三的父亲,有没有这么广的人脉。

    拿出手机,打给老三,“喂,老三……”

    “老二!嘛事?”

    “那个,让你爸再帮忙联系一些挖掘机和自卸车吧!”

    “还要啊?要几台?”

    “二十台挖掘机,一百辆自卸车……”

    “噗……嘭!”

    余庆阳刚说完,就听到对面传来一阵椅子倒地还有其他一些杂乱的声音。

    张宇是真的被吓到了,刚喝了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

    然后猛地站起来,把椅子都给碰倒了。

    这些他都不顾上,缓缓神才开口问道:“老二,你没开玩笑?二十台挖掘机?一百辆自卸车?你要干嘛?”

    “接了个大活,水库清淤扩容,一千多万方!”

    “我靠,老二你财了!”

    “先不说财不财,你如果不能帮我联系到二十台挖掘机,一百辆自卸车,我就不是财,而是丢人了!”余庆阳苦笑着说道。

    “这个……我还真不敢保证,我把我爸的电话给你,你直接和他说吧!”

    “也行!”又和老三扯了回别的,就挂了电话。

    不一会,老三就把他爸的电话了过来。

    余庆阳打过去。

    “喂,张叔,您好,我是阳子!余庆阳!”

    “呵呵,阳子啊!你好!你好!怎么找我有事?”

    “是这样的,张叔,我这边接了个大活,需要二十台挖掘机和一百台自卸车,您能帮忙联系一下吗?”

    “……”

    对面一阵沉默,好一会才传来老三父亲的声音。

    “阳子,你没开玩笑吧?二十台挖掘机?一百辆自卸车?”

    “没开玩笑,一千多万方泥沙运输,我合同都签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