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四十九章安全文明示范工地
    “哟,这么热闹,说什么呢?”高科长笑着走进来。

    “高科长!”王工站起来召唤高科长。

    “高科,我在和王学长说标准化工地的事!”

    “标准化工地?说说,你有什么想法?”高科长也很感兴趣,虫王工点点头,拉了个板凳坐下问道。

    余庆阳笑着说道:“高科,你说这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咱们搞一个安全文明示范工地怎么样?

    也去争一争鲁水杯!”

    “鲁水杯?”高科长一愣。

    ‘鲁水杯’是东山省全省水利行业优质工程的最高奖项,是以工程质量为主,兼顾工程设计、工程建设管理、工程效益和社会影响等因素的优秀工程。

    ‘鲁水杯’每两年评选一次,由省水利厅统一组织,成立评审委员会,负责评审工作。

    “很难啊!咱们这边投资倒是够资格,可是‘鲁水杯’可不是那么容易评上的!

    硬件软件缺一不可!

    最重要一点,咱这个属于基础工程,不具备申报条件!”高科长虽然很心动,想想还是有些底气不足的摇摇头。

    ‘鲁水杯’不是一个单位的事,涉及到

    “高科长,怎么不具备申报条件?虽然说是清淤扩容项目,可咱们这个项目不还包括湖堤加宽、加高、加固等内容吗?”

    “湖堤属于基础工程,截渗墙属于隐蔽工程,所以还真不具备申报资格!

    不过你说的安全文明示范工地,倒是可以申报!”王工的话打破砂锅余庆阳的幻想。

    他自然清楚隐蔽性工程、基础工程、纪念性工程不能申报‘鲁水杯’。

    不过上一世,一直没有拿到过一尊‘鲁水杯’,让他有些怨念。

    想着现在各方面卡的不是很严,能不能打打政策的擦边球。

    “对了,王哥,清水湖东堤、北堤还有南边的入湖口都没有了处理方案?

    就光在原来的基础上加宽、加高?”

    “那个是下一期工程的事了,估计要等明后年才能动工!”

    “哦!”余庆阳点点头。

    他也知道,水利工程就这样,要一步步来,中央下来的资金,不可能都给牡丹市。

    一个大水利项目,只能分割成若干次进行。

    曾经北湖市,微山湖,湖东堤、湖西堤,一个湖堤加固就分了十年才完成。

    从一期的三十年一遇的防洪要求,到最后达到百年一遇的防洪要求,用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才完成。

    有人笑称一次干完,他们就没活干了。

    其实还是因为资金的问题,每年省里拨付的水利专项资金就那些,只能分批次,分阶段完成。

    “高科,你觉得怎么样?搞一个安全文明示范工地,咱们在湖区里找一块场地,建一个标准化生活区!

    其实花费不了多少钱,大家住的也舒服!”余庆阳继续蛊惑着高科长。

    高科长明年要升总工,自然也需要成绩,这个时候,弄一个安全文明示范工地,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成绩。

    “可以考虑,这样,你先搞起来,等弄出来个样子,到时候我向领导汇报,申请安全文明示范工地!

    至于费用,我这边给你报销百分之五十!”高科长想了想说道。

    “嘿嘿!好,有高科这句话就行!交给我吧!保证弄好,给您长面子!”余庆阳大喜,他说这半天可不就是为了这句话。

    至于说报销一半,安全文明示范工地的花费伸缩空间太大了,别说百分之五十,就是百分之三十,余庆阳都能弄的像模像样。

    一个院子,弄上两个大门,就是省水总和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两家都可以使用的标准化生活区。

    看着余庆阳和高科长谈话,王工更加确定自己这个小学弟不是简单人物。

    自己刚毕业的时候,见了领导敢这么说话?

    好像都是躲着走吧?

    “行了,你小子,说了那么多,不就是想让我出钱?”高科长笑骂一句。

    “嘿嘿……”余庆阳嘿嘿笑着,没有说话。

    “下午没事了,咱们中午喝点?

    小余,你学长来了,不能光吃羊肉吧?让老丁再弄点其他的下酒菜!”说完不等王工回答,高科长就直接吩咐余庆阳道。

    “好的,放心吧高科,怎么可能光吃羊肉!

    还有水煮花生米,咸鸭蛋!”余庆阳笑道。

    “好你个小余,合着你就给我吃这些东西?你就拿水煮花生、咸鸭蛋招待你学长?”王工笑骂道。

    “呵呵,哪能呢!丁大爷的白斩鸡做的不错,还有貂蝉豆腐也是一绝,一会王哥尝尝!”

    “貂蝉豆腐?你小子,不就是一个泥鳅钻豆腐吗?你欺负我没读过书啊?

    我告诉你,你说别的我可能不知道,但是说到吃,你可比不上我!

    你王哥我没别的爱好,就喜欢研究吃的!”王工笑骂道。

    “呵呵,那行,为了招待王哥这个美食家,我让丁大爷拿出他拿手绝技,再来个‘秦桑低绿枝’‘燕草如碧丝’‘关公战秦琼’‘瑞雪兆丰年’‘比翼双飞’。”说完,余庆阳挑衅的1看着王工。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菜?连‘关公战秦琼’都出来了,小余,你这是欺负我没文化?”高科瞪着眼笑骂道。

    “呵呵,我哪敢欺负高科没文化,您可是省水总进的第一个本科生!”余庆阳笑着恭维了一句。

    “你听他说的好听,其实就是青椒炒牛肉、炒三丝、西红柿炒鸡蛋、凉拌的白糖西红柿、‘比翼双飞’我不知道,不过估计就是鸡翅做的菜!”王工不愧是吃货,很快就破解了余庆阳的菜名。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余庆阳冲王工拱手抱拳道。

    三个人在院子里的树下说说笑笑,时间过的很快,先是刘工和监理他们赶到驻地。

    接着工人也66续续的返回驻地。

    这么多人,都在余庆阳的驻地吃饭,自然有些不方便。

    余庆阳众人直接端着盘子,转战项目部驻地。

    连着监理一起,足足有十四个人,一桌做不开,分了两桌。

    人多聚到一块就是热闹,喝酒的气氛比平时又浓烈了许多。

    余庆阳作为这里的小字辈,又是最最底层的包工头,自然离不开挨个敬酒,一圈下来,敬到吴工这里,“吴姐,我敬你一杯?”

    “你吴姐不能喝酒了。”坐在旁边的吴工的对象拦住余庆阳说道。

    “怎么了孙哥?我又不是灌吴姐喝酒,意思一下嘛!”余庆阳不解的笑道。

    “你吴姐怀孕了?”孙工笑着爆料。

    “啊!怀孕了?”余庆阳怪叫道:“李姐、刘工你们可要替我作证,孙哥,这个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哎呦!”

    余庆阳话还没说完,腿上就挨了一脚。

    “臭小子,反了你了,连我都敢调戏!”吴工伸手扯住余庆阳的耳朵骂道。

    “活该!让你嘴欠!这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孙工气的,笑骂道。

    “我错了,我错了!孙哥、吴姐,饶命啊!”余庆阳举着手连连讨饶。

    余庆阳搞怪的话和动作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酒桌上的气氛变的更加热烈。

    “那不行,罚你讲个笑话,把大家逗乐了,就饶了你,不然,你就自罚三杯!”吴工扯着余庆阳的耳朵没有松手,而是恶狠狠的威胁道。

    “吴姐,你先放手,你现在马上就要当妈的人了,胎教可是非常重要的,你不希望你儿子将来像你一样暴力吧?”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吴工瞪着眼睛。

    “我说,恁的儿子将来一定长的像你,是个大帅哥,像孙哥温文尔雅!”余庆阳赶忙改口。

    “算你识相!”吴工这才放过余庆阳,“赶紧,你是讲个笑话,还是自罚三杯?”

    “好吧!那我就讲个笑话吧!

    前段时间我回家,我又没有女朋友,一天没事,跑到公园里和一位老大爷下象棋。

    老大爷让我先走。

    于是我走了一步,老大爷看着象棋半天才开口说道:小伙子,我在这里下棋三十多年了,第一次见到有人先走帅的。

    我喃喃的说道:不是应该领导先走吗?

    老大爷惊呼道:小伙子,你是搞工程的?”

    酒桌上,大家听完余庆阳的笑话,回味了片刻才哑然笑了起来。

    只有刚毕业的李工、小沈小姜三个人一脸茫然。

    “吴姐,学工程和领导先走有什么关系?”李工不解的冲吴工小声问道。

    “哈哈,有人没笑,赶紧罚酒三杯。”吴工看了一眼李工,笑着说道。

    “好吧!”余庆阳无奈的点点头。

    真是失策啊!忘了这里还有三个没有社会经验的小白丁。

    只好接受惩罚。

    中午的酒宴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

    酒席结束,又闲聊一会,王工他们就启程赶往湖西县,在哪住上一晚,明天还要赶到牡丹市和杜局长见个面,才能返回泉水市。

    余庆阳偷偷塞给王工一个信封,拜托把他们勘察设计院测量的清水湖数据给自己提供一份。

    送走王工一行人。

    余庆阳也开着借给高科长的车,赶往牡丹市。

    他明天要和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签合同。

    好在这个年代还没有查酒驾的,只要不出事,喝酒开车谁都不会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