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四十八章走个过场
    王工骂了余庆阳一句,接着又问道:“怎么?小余也会用全站仪?”

    王工也是海河大学的,自然知道,学校里虽然也有全站仪,可是能上手学习的机会很少,更多的是学一些理论知识。

    而单位上,有全站仪的单位,全站仪都被少数人把持着,一般人都不能上手。

    甚至连说明书都被某些老人藏起来,一般人根本看不到。

    就算是他们这种有测绘业务的勘察设计院,全站仪都不是谁都能上手的。

    年轻人,为了能够上手学全站仪,都要给老人上烟,请客,才有机会学习。

    “还行!用过几回!莱卡tc12oo全站仪可是业界最好的一款全站仪。

    有棱镜测距精度:1mm + 1.5 x 1o-6d;无棱镜测距精度:2mm + 2 x 1o-6d;无棱镜测距大于1ooo米。”

    余庆阳简单的说了一下莱卡tc12oo的技术参数。

    “行啊!要不今天你来?”王工笑道。

    “我就不用了!要是方便,让我这几个小兄弟跟着学学就行!”余庆阳摇摇头,然后笑着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行,我和小刘说一下,让他们跟着学吧,能学多少,就看他们了!”王工爽快的点点头。

    全站仪的使用其实并不复杂,一些单位之所以出现不让新人上手,是因为全站仪属于新鲜事物,一些老人为了自己的地位,或者一些不太好的想法,才会霸占着全站仪,不让新人上手。

    小沈他们和王工他们不是一个单位,不存在竞争压力,所以王工才会这么爽快。

    “小沈,你们几个跟着好好学,争取学会!”

    “知道了,余哥!”

    “估计省水总也快买全站仪了,你们要现在学会了··········”余庆阳稍微点了一句,至于他们能不能领会,就看他们自己的领悟能力。

    小刘和小曹在那支仪器,小沈几个人得了指示,围上去,又是递烟,又是递水,讨好着两个测绘员。

    小刘和小曹得到了王工的指示,又都是年轻人,有点虚荣心,被六个比他们更年轻一点的人围着,又是吹捧,又是讨好,心里很是高兴,对几个人提出来的问题,也都很认真的回答,一步步的给他们讲解如何使用全站仪。

    他们几个人在一边忙活着,余庆阳和王工走到一旁,“王哥,能不能让小刘他们帮忙给测一下原始地貌?费用什么的我出!”

    复测原始地貌是土方施工之前必须要做的一项工作,要会同监理一块进行原始地貌复测,以确定设计给出的原始地貌数据准确性。

    如果对设计给出的原始地貌没有异议,签字确认后,以后就按照设计给出的原始地貌数据计算工程量。

    如果复测结果不一样,就需要打报告,得到监理部、指挥部的确认后就按照复测的数据计算工程量。

    当然,如果复测结果和设计给出的原始地貌差距太大,那就需要会同监理部、指挥部、设计一块进行第二次复测。

    “小余,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没必要进行复测,我当初估算的土方量还是比较宽松的!”

    “我倒是相信王哥,就怕监理部和指挥部不同意!”余庆阳笑道。

    “别告诉我你搞不定监理部和指挥部?”王工笑着看了余庆阳一眼。

    放分界线,其实就是走个过场而已,两家公司的土方活都分包给了余庆阳,所以也就无所谓分界线不分界线了。

    只不过省水总这边的条件不像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那么好,省水总提二十个点给余庆阳。

    这也不错了,余庆阳也有的赚。

    放分界线是勘察设计院的工作,你不能不让人家做,哪怕是来走个过场,拍一些照片的,也必须要来。

    就算如此,十点钟,太阳已经生的老高,余庆阳和王工站在旁边不干活都热出一身汗,更何况是小刘他们这些实际干活的。

    其中小计他们几个在前面开路,砸桩的更是汗流浃背,身上的衣服都溻湿了,脸上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因为穿梭芦苇荡,弄得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身上裸露在外面的皮肤被芦苇叶和划的一道一道的。

    余庆阳拿着照相机,咔咔,拍了几十张照片之后,果断叫停。

    几十张照片,两家公司加上设计院需要的影像资料齐活。

    收拾东西,余庆阳一行人坐车返回吕家村。

    因为余庆阳这边的路比较好走,所以王工的车子直接开到了余庆阳的驻地。

    高科长还真是已经炖上羊肉等着大家。

    不过大家回来的比较早,羊肉还在锅里炖着。

    当然指使的是余庆阳队伍上的老丁和老崔。

    一回到驻地,小沈小姜他们跑回项目部去洗澡换衣服。

    小计他们四个也拿着换洗的衣服和毛巾钻进洗澡间。

    余庆阳找出几块新毛巾,又拿出自己的香皂和洗水,招呼王工“王哥、小刘,你们去洗一下吧!洗洗咱们再吃饭!”

    “行!”王工也没有推辞,忙活一上午,一身汗,不洗洗也确实不舒服。

    好在余庆阳建的洗澡间是给工人用的,有八个淋浴头,他们几个一块洗也洗的开。

    “余哥,你也快去洗洗吧!衣服放那就行,一会我帮你洗了!”铃铃娇声说道。

    现在铃铃已经不卖雪糕了,每天就是批点雪糕送给余庆阳他们吃,然后就是给工人捎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过来。

    现在每天就是和她弟弟去芦苇荡里捉泥鳅,捉黄鳝,时不时的还能弄点别的鱼过来,其他时间就到余庆阳的驻地来帮忙洗菜,帮余庆阳洗洗衣服。

    小姑娘也知道余庆阳照顾她,所以就用这种力所能及的方式报答他。

    余庆阳劝了几次,劝不住,也就作罢,由着她去。

    “嗯!你这是给谁洗的衣服?”

    “我闲着没事,就帮大家洗洗衣服……”铃铃脆生生的说道。

    “丁大爷,回头给他们说,自己的衣服自己洗!我回头看谁在让铃铃给他们洗衣服,一件我扣他五块钱给铃铃当劳务费!”余庆阳大怒,冲在厨房里忙活的老丁喊道。

    这曾经是自己的女人,虽然还没想好这一世收还是不收,可也不能替其他野男人洗衣服。

    “知道了!我和他们说,这帮兔崽子,真是太懒了!

    余经理你放心,回头我收拾他们!”老丁从厨房里探出头,看了一眼,笑道。

    “余哥,我没事的,闲着也是闲着,我帮他们洗洗衣服,不累的!”铃铃红着脸小声说道。

    “那也不行,他们的衣服我还不知道?这么热的天,一穿三五天不带换洗的!一个个脏的和抹布一样,臭烘烘的,让他们自己洗!”余庆阳武断的说道。

    “好了,就这样,我去洗澡了!反正你只要给他们洗了,我就扣他们的钱!”说完余庆阳拿上自己的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钻进洗澡间。

    “咋了小余?我听你在外面咋呼啥?”见余庆阳进来,王工一边洗着头,一边问道。

    “一群大老爷们,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穿好几天的衣服,让人家一个小姑娘帮忙洗!太不要脸了!”余庆阳愤愤的说道。

    只是,他说着话的时候,忘记了这半个多月自己的衣服都是铃铃给洗的。

    “呵呵,小余那女孩什么情况?”

    “那什么情况?就是附近一个村子上的女孩,来工地卖点雪糕、烟酒之类的东西,她的东西基本上都被我工地上给包圆了,小姑娘感激,见天跑来厨房帮帮忙啥的!”余庆阳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句。

    洗完澡,余庆阳一身清爽的走出洗澡间。

    铃铃上来抢着去给余庆阳洗衣服,连同小计他们的衣服一块抱上。

    “让他们自己洗!”余庆阳喝了一声。

    小计四个人吐吐舌头,抢回衣服,拿着脸盆自己去一边洗衣服。

    至于王工他们,因为换洗的衣服在宾馆里,只能继续穿身上的衣服。

    “小余,你们这边的条件还不错,如果再弄一些高低床,我看不比指挥部那边差!”

    “呵呵,一般吧!一开始没打算干多长时间,寻思着三四个月就能完活,所以比较简陋!”

    “你这还简陋?洗澡间都有了,你还想怎么样?你还想学建筑工地,搞标准化?”

    “为什么不行?王哥,等你下次过来,就知道了,什么是水利工地标准化了!”

    “你还真打算搞?”

    “那当然,我一个海河出来的,总不能和他们那些包工头一样吧?

    眼前这个小工地,我想搞也没条件,既然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都给了我,有条件了,自然要正儿八经的搞起来!

    让市里、省里的领导看看,我余庆阳不是土八路!

    钱咱该赚的要赚,可咱也不能给海河丢人不是?”

    王工深深的看了余庆阳一眼,他能感受到眼前这位学弟身上的豪气,笑道:“你小子,我是看出来了,你的野心不小!

    等哪天你摊子拉起,说不定我这个学长还要跟着你沾光!

    等我在设计院混不下去了,就来投奔你!”

    “拉倒吧,王哥,咱不带这么埋汰人的!就凭你海河的牌子,等我正式拉摊子的时候,再见你就要叫一声王院长了!”余庆阳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