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四十七章得寸进尺
    听杜局长说修路要花九十万,而且听杜局长话里的意思,好像有同意的意思。

    蔡乡长忙举手说道:“杜局长,你可不能厚此薄彼,要修路,我们蔡岗乡也要修!

    不然,我可没法和乡亲们交代,动员工作也没法做!”

    蔡乡长直接把威胁的话都说出来了。

    他也不担心杜局长会记恨他,反正杜局长职务再高,也管不到他。

    相反现在是杜局长求着他办事。

    关于这方面的利弊,蔡乡长考虑很清楚。

    面对蔡乡长如此无赖行为,杜局长他们也没有好办法。

    “蔡乡长,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杜局长苦笑着说道。

    颇有一番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慨。

    “您说,您说!”蔡乡长谄笑着说道。

    杜局长没有搭理他,看向高科长和谭经理笑着问道:“高科长、谭经理,路本来是你们压坏的,按说应该有你们出资维修!

    不过,考虑的修路花费比较高,让你们自己承担,可能出了你们承受的范围。

    这样,我回头和清水湖护坡项目指挥部商量一下,你们双方各自承担一半的费用!

    原则上谁压坏的谁修,这个你们没有意见吧?”

    “没有问题!”高科长和谭经理点头答应道。

    他们也知道,不出血是不行了,好在指挥部还承担一半的费用。

    而且王工报的价格,也多少有些虚高,指挥部承担一半之后,他们也花不了几个钱。

    也许比他们一次次整平碾压花费的还要更低。

    所以他们才会痛快的答应下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接下来的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也是他们两家公司干的。

    至于那边蔡乡长的闹腾,和他们没有关系,反正前车后辙,有清水湖乡的例子在那放着,谁压坏的谁修就是了。

    果然,蔡乡长急了,站起来喊道:“杜局长,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你们蔡岗乡的问题,需要回去上会讨论了再给你们答复!你们乡的路还没压坏,你着什么急?”杜局长一句话把他怼了回去。

    “嘿嘿!反正早晚都要压坏,早修晚修一样都是修嘛!”蔡乡长嘿嘿笑着。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让杜局长做决定,有些强人所难,他和高科长、谭经理一眼,也不是很着急,反正有清水湖乡的例子放在那里,他也不担心市水利局不同意。

    虽然杜局长是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指挥部的总指挥,可是他上面有局长,这种花钱的事,他还真不好做主。

    这个不像清水湖护坡项目,清水湖项目部的指挥部是由湖西县水利局的局长担任总指挥,意味着清水湖护坡项目的资金由湖西县水利局掌控着,杜局长作为市局的副局长反而能够替他们做决定。

    这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

    接着张乡长又提了一下问题,都比较小,杜局长直接就拍板决定下来。

    “杜局长、卢主任,杨主任,这三十年才赶上修一次水库,我们乡总不能干看着吧!他们两家大公司吃肉,多少也让我们乡里的老百姓跟着喝点汤吧?”蔡乡长又提出一个问题。

    这个是很棘手的问题,这让台上的三位领导怎么回答?

    人的胃口都是喂不饱的。

    “这个我们不参与,只要不是去工地闹事、阻工,我们不做干预!不过,如果你们辖区生闹事、阻工事件,那就不要怪市里追究你们的领导责任!林书记对此作了指示,那个乡生闹事阻工事件,就对那个乡的一二把手问责!”卢主任瞪着眼睛,义正言辞的说道。

    他可是清楚,虽然说是省水总和市水利施工公司两家单位负责施工,可是市水利施工公司的活已经被领导当人情送给了那个年轻人。

    这要是生了闹事阻工,甚至群体事件,那这人情就等于白送了!

    “县委于书记h县政府田县长也就此像市里做出过保证,那个乡生闹事阻工事件,那个乡的一二把手就地免职!”杨主任也跟着对蔡乡长出警告。

    蔡乡长可能不在乎市高官的警告,可是却不能无视县高官h县长的警告。

    “卢主任、杨主任,怎么会呢!我们蔡岗乡的老百姓还是很朴实的!我就是心急。我们乡穷啊!这好不容易赶上水利工程,我就想着为老百姓们争取个赚钱的机会!

    我这不是向三位领导汇报请示这个事嘛!”蔡乡长缩缩脖子,喃喃的说道。

    本来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是两家公司不给面子,他就让老百姓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听了两位领导的警告,才稍微收敛了心思。

    当然,也只是稍微收敛一点。

    会议进行了一下午,算是比较圆满的结束。

    可是,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依然无法开展。

    两位乡长的态度很明确,局里必须要拿出青苗补偿的办法来,他们才好做老百姓的工作。

    而两家公司,也要等明天设计院划分好分界线,才会进场去做原始地貌。

    杜局长、卢主任、杨主任等领导谢绝了清水湖乡的挽留,连夜赶回了市里。

    明天向领导汇报此行的情况。

    临走,谭经理握着余庆阳的手,“余经理,你的要求我向领导作了汇报,领导称赞余经理是个办事讲究的人,说只要余经理能够保证施工质量,那么就按照余经理的来定!你看明天是余经理到公司来签订合同,还是我们派人带着合同到工地上来找余经理签合同。”

    “明天,设计院要放分界线,我可能走不开,要不这样吧!后天,后天我去市里找谭经理签合同!”余庆阳自然不会让谭经理派人来工地签合同,那样显得架子有些大。

    设计院的人并没有回市里,而是在湖西县住了下来,第二天,很早就赶到了工地。

    高科长和余庆阳等人也早早的就等着工地上。

    至于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的人,干脆就没有来,用谭经理的话说,既然工地已经分包给余庆阳,那么划分界线的工作,他们就不参与了。

    “王工,欢迎!欢迎!今天辛苦设计院同志们了!”高科长上前和王工握手寒暄。

    “王学长,今天可就辛苦你了!”余庆阳也在旁边笑着说道。

    昨天晚上,余庆阳和高科长单独招待了勘察设计院的同志们,酒桌上一序,原来王工也是海河毕业的,比余庆阳早三届。

    也就是余庆阳大一的时候,王工大四。

    有了这层关系,两个人的关系迅融洽起来。

    “你小子,昨天怎么没考虑学长辛苦,好家伙,你那灌酒的架势,知道的我是你的学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有夺妻之恨的!”王工笑骂道。

    “这不是,见到学长有些兴奋嘛!不过,王学长的酒量可不差,我昨天差点就没配下来,好悬没在酒桌上出丑!”余庆阳呵呵笑着。

    “我们抓紧时间吧!一会天热了,干活可就要受罪了!”王工笑着说道。

    “那好!用什么工具,让小沈、小姜他们帮忙拿着。

    王工,我今天还有事,就不能陪你们了,工地划分边界线的事情,就让小余陪着你去吧!”高科长歉意的对王工说道。

    本来像划分边界线的事,项目经理很少有参与的,一般都是技术负责人和施工员跟着。

    “行!没问题,高科长有事就去忙吧!有小余在就行!”王工笑着点点头。

    省水总和省勘察设计院都是省水利厅的下属单位,两家是兄弟单位,早就认识,也用不着客气。

    “那行,就辛苦王工和其他兄弟们了!中午我让他们炖上羊,犒劳大家!”高科长又和王工握了一下手,就告辞离开。

    余庆阳在旁边看着笑了起来,心里想着,不知道等过几年,王工现高科长成了他们的大boss,会做何感想。

    “小曹、小刘开始吧!”王工招呼自己的测量员。

    王工属于带队的领导,测量放线这事,自然不用他自己去干。

    勘察设计院本来就有测绘业务,有自己的测绘员。

    “计文军、苏光耀、王继刚、孙波,你们四个也跟着,扛上矿泉水,拿上木桩!”余庆阳也招呼自己的四个技术员跟上。

    王工他们并没有下湖堤,而是沿着大坝往南边走去。

    走了大约有三公里多,王工他们才站住脚。

    一个不知道是姓曹还是姓刘的年轻人,放下仪器箱子,先是问小沈要过三脚架,立在一个混凝土墩上。

    然后才打开仪器箱子。

    余庆阳一看,才明白,怪不得刚才那个不知道叫小刘还是小曹的,不让小沈和小姜帮忙背箱子。

    原来是全站仪,而且是进口的徕卡15oo全站仪,这个要好几十万一台。

    “余哥,这个是什么?我看着有点像经纬仪,又不太像!”小沈凑到余庆阳身边小声问道。

    小姜、小计他们也都好奇的看着余庆阳。

    “那就是前一段时间,我和你们说的全站仪!咱们公司都没有舍得买,也只有像勘察设计院这样的大单位才舍得买。”余庆阳笑着给小沈他们六个解释道。

    “小余,你小子,就在那里瞎白话吧!什么就我们这样的大单位才舍得买?你们省水总可是好几百人,我们才多少人?不到五十人!”王工听了余庆阳的话,笑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