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四十六章我也会说场面话
    “杜局长、卢主任、杨主任,湖区清淤扩容,进场大型工程机械,对我们的道路破坏太严重。

    就像清水湖护坡项目来说,我们好几条村级道路,都被他们拉材料的大车给压坏了,昨天还有人去乡政府去找我,说路上被压出了好多大坑,不下雨都没法走,一下雨就更没法进出了!

    诸位领导,能不能考虑一下,帮我们维修一下道路?”张乡长接着又抛出一个棘手的问题。

    村级道路被进出场的货车压坏这是实情,乡政府也一直在找清水湖护坡项目指挥部沟通此事。

    只是指挥部一直推脱,找紧了,就请客吃饭,找的不紧,就嘻嘻哈哈的糊弄过去,反正就是不肯接乡政府的话茬,不肯解决问题。

    现在,张乡长借着协调会的机会,把这件事摆到桌面上来谈,由不得指挥部再推脱。

    清水湖护坡项目指挥部也是受牡丹市水利局的领导,找杜局谈这个事,也找的着。

    张乡长在会议上提出这个问题,也由不得他们再推脱,如此合理合法的要求,如果再推脱的话,你怎么再要求人家乡政府配合你的工作?

    “高科长、谭经理,清水湖护坡项目你们两家都参加了,你们来说一说吧!

    对于张乡长的这个问题打算怎么处理?”杜局长看向高科长和谭经理。

    谭经理撇了一眼高科长,没有说话。

    省水总是省里的企业,表态拿主意,也应该是省里的企业先表态。

    高科长也看懂了谭经理眼神里的意思,是让他先表态。

    但是高科长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他就是一个技术性的干部,这种情况下,唱着高调去扯皮不是他的强项。

    所以他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在会议室里扫了一眼,突然他看到坐在会议室里列席会议的余庆阳,眼睛一亮,余庆阳这小子,处理这样的事情,可是非常老道的。

    看他与指挥部、监理部、村里,乡里和派出所打交道的过程,处理的都非常好。

    清水湖护坡项目能进行的这么顺利,凭良心说,这里面离不开余庆阳的功劳。

    “余经理,外联这一块是你负责的,张乡长提出的这个问题,你来向领导做一下汇报吧!”

    在台下当吃瓜群众的余庆阳没想到高科长会点他的名,愣了一下,心里忍不住有些腹诽。

    你高科长太不地道了,有你这么坑人的吗?

    我就是个编外人员,当着这么多大领导的面,你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我,你也放心?你的良心呢?不会痛吗?

    可是高科长已经点他的名了,那么余庆阳再有意见,也不得不开口说话,不然就等于把高科长凉到台上。

    作为下属,不就是在领导不方便开口说话的时候,冲到前面,给领导当挡箭牌,充当背黑锅的角色。

    余庆阳干咳了一声,组织了一下语言,“杜局长、卢主任、杨主任,诸位领导,刚才诸位领导讲的非常好,非常到位,高屋建瓴的对水利工程建设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做出阐述。

    各位领导,我们省省水总接受国家、省市领导的指派,接受清水湖护坡项目的施工任务,本着也是兴一方水利,造福一方百姓的原则,我们是来给老百姓谋福利的,而不是祸害老百姓的!

    所以,我个人认为张乡长提出来的要求,非常的合理合法,也合乎人情。”余庆阳滔滔不绝的一番长篇大论,才话风一转,开始涉及实际问题。

    “但是,对于张乡长提出的修复村级道路这一问题,存在着一些问题,我们是恢复原状还是说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优化加强?

    如果仅仅是恢复原状,我可以代表省水总做出承诺,其他几家公司我们管不了,对我们省水总涉及到的村级道路,可以在施工过程中,进行不定期的整平碾压,恢复道路原状。”

    “当然是在原基础上进行优化加强!”蔡乡长抢着开口说道,“你们都是大公司,也不差这一点钱!”

    “蔡乡长,我们公司接受国家、省市领导的委托,进行清水湖护坡项目和清淤扩容项目的建设,是属于半福利性的施工任务,不说不赚钱,也差不多是薄利或者无利在进行施工建设。

    省市领导为此还免除了我们的地方税务。

    所以,如果是优化加强,出了我们能够承担的上限!

    我们无法做主,最起码我们项目部无法做主!”余庆阳笑笑说道。

    余庆阳绕了一大圈,最后又把皮球踢回给杜局长。

    余庆阳一开口说话,杜局长、卢主任就迅在心里和领导说的人对上了号。

    这位就是领导点名要照顾的那个余庆阳。

    自然也知道余庆阳的身份,自然知道他并不是省水总的人,一个不是省水总的人,能够代表省水总讲话。

    还是省水总的工程科科长,项目经理点名让他代表省水总言。

    这代表什么?代表了余庆阳的能力得到了高科长,甚至省水总的认可。

    再听听余庆阳的言,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通,听上去好像承诺了许多,可是仔细一想,有什么都没有承诺。

    至于说的不定期整平碾压,这个不用说,他们也是这么做的。

    毕竟他们运送材料的车也要走,路况太差了,他们自己的车也无法行走。

    所以说,余庆阳漂亮话说了很多,绕了一大圈又把皮球踢给了他们。

    有了这番认识,对余庆阳的评价又高了许多。

    结合之前谭经理向他汇报的,余庆阳接受了市里的好意,不过却又主动让出十五个点的利润。

    这个年轻人了不得,说话漂亮,做事也漂亮!

    一时颇有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慨。

    余庆阳把皮球踢给他们,他们也只能接着,比较什么微利、无利施工,这个余庆阳随口说说,他们也就随便听听,绝对不能去反驳,也绝对不能摆到桌面上去算账。

    “咳咳!小余,刚才你提出恢复原状和优化加强,那么你对如何优化加强,应该是有方案的,不妨说出来听听!”杜局长咳嗽两声,笑着说道。

    余庆阳自然不会怯场,优化加强方案更是张嘴就来,“优化加强很简单,比较经济实惠的就是铺一条石灰碎石路,比较长久的就是铺混凝土路。

    前者花费不高,也能防止雨天的泥泞,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道路的承载力,这样的道路也能使用三五年。

    混凝土路就不用我多说了,大家都知道。”

    “王工,你是设计院的专家,你对小余的方案有什么意见?”杜局长又转头咨询省水利勘察设计院王设计师的意见。

    王工推了推眼镜,才开口说道:“刚才余经理说的已经非常明白,村级道路的优化加强无非就是这两个方案。

    石灰石子路,就是在原道路基础上增加一定比例的石子和石灰,形成灰土碎石!

    这个在一些高等级城市道路的路基上经常会用到!”

    王工的语很慢,不急不躁的诉说着自己观点,“这个方案可以说经济实惠,一平方的造价也不过是十块钱左右。

    至于说混凝土路、沥青路,造价就要高很多,以厚度二十厘米来算,一平方大约要七八十块钱!

    之所以这么高,为了保证混凝土路的质量和使用寿命,最好做一个三七灰土的路基。”

    王工说完,杜局长又看向张乡长和蔡乡长,“张乡长,有多少道路是因为水利工程建设损坏的?你有没有统计?”

    张乡长早有准备,听到杜局长提问,就开口说道:“杜局长,经过我们乡政府统计,共有四个村庄上清水湖大坝的道路被损坏,还有就是镇驻地通往村庄的道路被损坏!

    一共是十五公里左右!”

    “我们蔡岗乡也损坏了大约二十多公里!”蔡乡长紧跟着开口说道。

    台上三位领导被蔡乡长的话气笑了。

    杨主任开口训斥道:“胡闹!老蔡,你们乡在清水湖东岸,清水湖护坡项目修的是西岸,怎么会损坏你们乡的道路?”

    被杨主任训斥,蔡乡长也不在意,嘿嘿笑着,“我说的是以后,清水湖护坡项目没有损毁,不代表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就不会损坏!

    反正是早晚都会损坏,那么晚修不如早修,毕竟他们也要走不是?

    反正不管怎么说,你们当领导的,不能厚此薄彼!”

    蔡乡长这话就有些耍无赖的意味了。

    杜局长、卢主任、高科长等人看的口瞪目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乡之长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只有杨主任、余庆阳等少数几个不以为意,乡镇上的干部就是这样。

    为了乡镇的利益,他们敢h县长、县高官拍着桌子,也可以对着县长、县高官鞠躬作揖,像孙子一样,低眉下气。

    不如此,也镇不住比他们更加粗俗的乡村干部。

    “胡闹!”杨主任骂了一句,不再理会他。

    杜局长也没有搭理蔡乡长,而是笑着对张乡长说道:“张乡长,按照你说的十五公里来算,村级道路按照六米宽来考虑,修石灰碎石道路,也需要九十万了!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