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四十三章领导齐至
    “这羊肉,这样吃才对味!市里那些烧烤店里,只能吃到一股子孜然味,羊肉的鲜美都给遮住了!”吴工的对象孙科也边吃边感慨道。

    “我绝对这个田螺炒的不错,够味,就是这个季节的田螺有些老!”吴工咂着一个爆炒田螺笑道。

    所谓田螺老,是指这个季节,田螺里的子,已经变成硬壳,只能吃头上那一点东西,肚子里的子没法吃了。

    篝火晚会到了一半的时候,赵所长悄悄找上了高科长,“高科长,听说你们又接了一个大活,我有几个亲戚,想着弄几辆四不象跟着咱们项目部干点活,你看成不成?”

    “赵所长,这事简单,你不用找我,找余经理就行!让他给你安排!”高科长把杯子里的酒喝完,打了个嗝,才开口说话,一张嘴直接把皮球踢到余庆阳脚下。

    “哦,我想着你是领导,你说句话更好使……”

    赵所长想的是,如果能够从项目部接活,是不是赚的更多。

    可惜,高科长不接他的话,就是一个劲往余庆阳那里推。

    这也是之前定好的策略,余庆阳现在也算是半个项目部的成员,拿着一份工资,专门负责外联这块,这样的事自然是往他那里推。

    “呵呵,赵所长,我虽然是项目部的,可是具体干活的是余经理,以余经理和你的关系,他能不照顾你?

    如果他敢不照顾你,你再来找我,我教训他!”

    篝火晚会,一直持续到很晚,才结束。

    直到第二天早上还能看到昨天篝火晚会留下的痕迹。

    酒瓶、肉骨头、花生壳等等垃圾还残留在工地办公室前面的大坝上。

    余庆阳指挥着几个工人,把大坝上清理干净。

    今天牡丹市水利局的领导和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的同行过来划分分界线。

    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是牡丹市水利局下属的国营企业。

    而省水总则是隶属于省水利厅下属的国营企业。

    东山省,2ooo年,公开招投标还没开始实行。

    基本上水利工程都是属于委托式。

    或者说白了,就是自家干自家的活。

    牡丹市的水利工程一般都是由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来干。

    这是建国以来的惯例。

    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当初组建,也就是为牡丹市的水利建设服务的。

    而省水总,则仗着自己是省水利厅的直属单位,全省所有的水利工程,只要过千万的水利项目都会参与上一把。

    甚至只要是省水利厅拨款的项目,他都要分一部分活干。

    余庆阳当初选择省水总,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起步阶段,靠着省水总,余庆阳不用担心没活干。

    赚多赚少,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上午九点,高科长开着车来到了余庆阳的现场办公室。

    余庆阳的这间在后世无比简陋的板房,此时成了省水总的门面。

    平时什么总监、总指挥、副总指挥来工地视察,也都要到工地办公室的做一做。

    听取汇报,也都是在这个工地办公室。

    九点半清水湖护坡项目指挥部监理部的一干大小领导都赶到了现场。

    他们是来迎接牡丹市水利局的领导的。

    高科长带着项目部的人迎上去和领导们一一握手寒暄。

    余庆阳则带着小沈、小姜干起了服务员的工作,给到来的领导一一送上矿泉水。

    “高科长,我看你们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完成全部的施工任务!

    真不愧是省里的大公司!这战斗力杠杠的!比预计工期提前了一个月!”说话的这位是指挥部总指挥,湖西县水利局一把手吴局长,说话带着一股浓郁的东北大苞米茬子味。

    清水湖护坡项目是由湖西县水利局负责的,指挥部、监理部都是由湖西县水利局的领导组成。

    而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则是由牡丹市水利局直接领导,指挥部、监理部的成员也都是直接从市局抽调的。

    “吴局,省水总不管是干的最快,而且是质量最好的!根据我们监理部的统计,省水总的工程已经达到了优良标准!”监理部的总监郑总监上前汇报道。

    “唉!要不是施工公司不争气,咱们这个工程都够申请‘鲁水杯’的资格了!”副总指挥赵家全符合着叹息了一句。

    和上一世一样,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承接的标段出现了重大问题,因为地基处理不好,已经浇筑好的混凝土板,因为不均匀沉降,出现大面积断裂。

    这个可不是之前老耿老曹他们生的那种表面干裂缝。

    而是贯通的断裂缝,属于严重的质量问题。

    “是啊!还是省水总这样的大公司干活让人放心!

    让我们的施工公司多像省里大公司取取经,多学习一下人家的先进经验!”吴局长又使劲夸奖了几句。

    让谁干,不让谁干,他这个总指挥根本没有言权,吴局对高科长很客气,拉着高科长说了很多不要钱的漂亮话。

    没办法不客气,他这个总指挥当的委屈啊!

    要不是还有工程款这一块可以拿捏一下,不然他还真拿这些施工公司没办法。

    省水总是正处级单位,高科长和他的级别一样,都是事业编制的正科级,他这个正科级基本上已经到顶了,而高科长可是马上要提总工,那可就是副处级的干部。

    不要以为高科长是企业里的干部,就不值钱,人家随时都能往外调,以前也不是没有先例,从省水利工程总公司一把手外调去担R县长的例子都有。

    就像赵所长说的那样,一直到十点钟,牡丹市水利局的领导才赶到清水湖项目现场。

    一行四辆车子停在余庆阳的现场办公室前面。

    打头是一辆军绿色的三菱帕杰罗,后面是两辆桑塔纳2ooo和一辆省城牌照的丰田商务。

    吴局长赶忙带人迎上去,小跑着来到三菱帕杰罗的副驾驶位置,给领导打开车门。

    这个年代领导都还喜欢做副驾驶座。

    牡丹市水利局来的是一位副局长,也是清水湖清淤扩容指挥部的总指挥杜青山,杜局长。

    余庆阳认识这大佬,后世这位大佬可是官至省水利厅常务副厅长。

    和领导握手问好,致欢迎词这样的事和余庆阳没有关系,他默默的站在一旁,当着一个忠实的吃瓜群众,该鼓掌的时候鼓掌,该送水的时候送水。

    杜局长下车后,先h县水利局的一干大小领导,省水总的高科长等人握手,接着又表一番讲话。

    都是一些官面上的讲话,无法就是肯定县水利局在清水湖护坡项目上的成绩。

    还有就是对省水总的表现给予肯定。

    然后一行人上车,由县水利局吴局的车带头,顺着入湖的一条土路开进清水湖。

    余庆阳坐在一辆三轮车上,拉着六个工人,跟在车队后面。

    清水湖已经干枯很多年,只有在湖心的部位还有两汪水面。

    这仅剩的两汪水面,一个如满月,一个狭长如月牙,这也就是清月潭和月牙潭的由来。

    清水湖除了茂密的芦苇荡,还有就是老百姓自己开垦出来的农田。

    翠绿的玉米地,已经长的一人多高,长势茂盛的玉米地和浓密芦苇荡,远远看上去连成一片。

    这让余庆阳想到一个词,青纱帐,接着又想起那和青纱帐有关的歌。

    大姑娘美的那个大姑娘浪

    大姑娘走进了青纱帐

    这边的苞米它已结穗

    微风轻吹起热浪

    我东瞅瞅西望望

    咋就不见情哥我的郎

    郎呀郎你在哪疙瘩藏

    找得我是好心忙

    余庆阳坐在三轮车上,无聊的瞎想着。

    他们现在走的这条土路,是当地老百姓自己垦荒种地踩出来的。

    这土路走人还行,过车,那颠簸劲,余庆阳感觉自己早上吃的饭,在胃里翻腾,随时都有往外窜的架势。

    又走了一段路,车子停了下来,再往前已经没有路了,只能步行穿越芦苇荡过去。

    这时,余庆阳带来的工人派上了用场。

    余庆阳带着工人上前开路。

    用镰刀,铁锹人工开出一条可以通行的道路。

    大约行走了半个小时,终于赶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两个标段的分界线,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清水湖的两岸。

    是清水湖最狭窄的部位,就像人类的腰那个位置。

    余庆阳看了看两岸的地形,心里只想骂娘。

    靠,真不知道这些领导是怎么想的,直接开车绕道到那边的湖堤上,又好走,又近,还不用跑这么远的路。

    真想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在湖区里颠簸半天。

    上一世,余庆阳并没有参加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而是被抽调到了红卫河项目。

    所以他只知道有这个项目,具体情况并不知道。

    杜局长还好,看得出来,经常锻炼,虽然脸上汗水淋漓,可是气息还算是平缓。

    跟在杜局身后的几个大肚子官员,可就不行了。

    到了地方,他们已经顾不上官场礼仪,更顾不上地上的脏净,直接一屁股做到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余庆阳带着小沈和小姜给大家送上矿泉水。

    刚才在大坝上还一个个矜持的摆手说不要的领导,这会可就客气多了。

    一个个接过水,客气的说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