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四十二章干好活才是根本
    “小余,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光看到你吴姐了,我们在这站了半天,你连声招呼都不打?”监理刘工笑着打趣道。

    “哈哈,刘工,你一个大老爷们着什么急啊!

    没听过女士优先嘛?

    等我先和两位美女打完招呼!

    哟,李姐,又瘦了!你该不会是想我想的吧?”

    “呸,谁想你了?

    怪不得人家都说你们海河的流氓满街串!

    你就是个典型的小流氓!”李工红着脸啐了余庆阳一口。

    “咦?李姐,吴姐说你刚大学毕业,还不知道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猜猜?”李工挑逗的看了余庆阳一眼。

    “知道这个顺口溜,看来李姐也是金陵毕业的!

    毕业进水利局,专业对口,或者是接近,那么李姐是南林的?”

    “你怎么知道?”李工脱口而出。

    “呵呵!”余庆阳笑了起来,“南师的美女,东大的汉;海河的流氓满街串,南林的花儿,南农的草,工程的女生吓死狼!

    李姐要是海河的我没理由不认识,排出一个。

    南师,肯定不会分到水利局。

    剩下对口的就工程学院和南林了,李姐这么漂亮,自然是南林出来的花儿了!”余庆阳小小的奉承了李工一句。

    “呸,你才是花儿呢!就知道你们海河没好人!”李工又啐了余庆阳一口,不过脸上的神色却暴露了她的心情,她笑的更加灿烂了。

    “噗嗤!”

    吴工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余庆阳真是太能扯了,明明是自己告诉他,小李是南林毕业的。

    说笑间,工人们赶到工地。

    “小余,玩笑话先不要说了,你这两天不在,质量可是有些下滑,昨天晚上浇筑的混凝土土坡基础,平整度误差居然过五公分,最大的地方都过了十公分!”监理刘工提醒道。

    言下之意,就是我们看你不在,没有因为这事让你的工人返工,现在你来了,这个质量可要抓上去。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的!”余庆阳黑着脸点点头。

    他倒不是生监理刘工的气,主要监理刘工说的这个问题,可不光是外观质量的问题。

    这事,他是里子面子一块丢。

    表面看上去平整,但是用靠尺量,误差比较大,这就说明,土坡基础存在吸腰的现象。

    吸腰这个外观质量问题,不会影响结构安全,但是会浪费大量混凝土。

    土坡基础吸腰,就是土坡中间部位凹了下去,这凹下去的部分可就全都要用混凝土来填补。

    而这混凝土虽然是项目部供应,可搅拌站是余庆阳承包的。

    他和项目部结算是按照图纸工程量套消耗量定额。

    所以,余庆阳才会说,这是又丢里子又丢面子。

    “老李,宋哥,你们过来一下!”余庆阳走到现场喊道。

    老李,是余庆阳下面一个小工头,带着几个人负责处理土坡基础的找平和夯实的工作。

    土坡平整度出现问题,余庆阳自然要找他。

    至于宋哥,他是抗二梁的,那里出了问题,都跑不了他。

    “老李,土坡基础的平整度是什么情况?”余庆阳没有火,只是淡淡的问道。

    宋哥赶忙解释道:“余经理,这个事我知道,老李和我说了,挖掘机修的坡凹腰比较严重,咱们要是人工填筑上来,太费工了!反正混凝土的钱都是项目部出,所以我就让老李················”

    余庆阳都被气笑了。

    这个理由,猛一听很有道理。

    浪费的混凝土是项目部的,多花的人工却是自己的。

    任谁带工,都会选择宋哥的做法。

    可问题是,混凝土的结算并不是按照实际用量结算,损耗过消耗量定额,那他余庆阳就要自己承担这个损耗。

    余庆阳随意在已经浇筑好的混凝土压顶上坐下来。

    “宋哥,你这么想,我不能说不对,可是,怎么说呢!

    我的目标不是像老耿、老曹他们那样干一辈子包工头,所以考虑问题,咱们要望的远一点!

    你只考虑我的利益,不去考虑项目部的利益,这个不能说错,可是你想过吗?项目部不赚钱,我能赚钱?”余庆阳笑着轻声给宋哥还有老李解释着。

    “你看我和项目部的人关系,和监理的关系好,为什么?不单纯是因为我请他们吃饭,给他们送礼物。更重要的是,咱们干的活,让他们放心!

    因为咱们干活实在,干活漂亮,人家才会放心和我结交!

    要是,咱们干的叼毛不是,我送钱人家也不敢收!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咱们这混凝土是包死的,项目部就认那些量,咱们用的多了,那就要我自己买单。”

    “余经理,我··········”宋哥这才知道,自己好心办坏事,有些尴尬的摸摸头。

    “没事,我知道你们都是好意,都是替我着想!这次就这样,以后注意就行了!

    老李,后面还没浇筑的土坡基础,是不是也有这些问题?抓紧时间处理,不要想着给我省几个人工!”余庆阳最后伸手使劲拍了拍老李的肩膀。

    又顺手给宋哥和老李送上几颗甜枣,“你们也不要满足干个小工头,多拿几块钱,要多看多学多琢磨,说不定下个工地,我就要让你们自己带队去挑大梁了!”

    “是,余经理,我们一定好好干!”宋哥和老李大喜,忙保证道。

    “去吧!质量一定不要放松!只有干好活,才能说其他的!”

    送走两个人,余庆阳拍拍屁股返回办公室。

    “小余,处理好了?”

    “处理好了,就是带工的想着给我省钱,好心办坏事,我已经交代过了!咱们赚钱,要赚到明处,那种偷工减料的钱,咱不赚!”余庆阳大义凛然的说道。

    老吕的一群羊,都被余庆阳他们吃了快一半了。

    接到闺女的通知,老吕很快就把羊杀好,给余庆阳他们送过来。

    “余经理,羊我杀好了!您看·········”

    “多少钱?”余庆阳问道。

    虽然赵所长说买羊的钱他出,可是余庆阳怎么可能真让他出。

    “这个·········两只羊,连皮带骨一共三百斤零五斤,一斤七块,一共是两千一百三十五块钱!您给两千一就行!”老吕搓着手说道。

    说的挺大方,可是这斤两里估计有不少水分,余庆阳也懒得和他计较,直接掏出钱包,数给他两千一百块钱。

    “还是小余豪爽,这刚回来就要请客!”监理刘工嘿嘿笑道。

    “这不是,赵所长非要晚上搞个警民联欢的篝火晚会!晚上刘工、吴姐、李姐,都别走了,咱们一块在这大坝上,幕天席地,仰望星空,吃烤肉,喝啤酒,那感觉,想想多么惬意。”

    “听起来挺不错啊!”

    “是啊!在大坝上喝酒吃肉,感觉真的挺好!”

    女人都喜欢浪漫,此时已经陷入了余庆阳描绘的美景美食之中。

    “小计、小王你们几个把羊肉送回家,让老丁收拾一下,晚上让他好好挥一下!他不是和我吹嘘他会烤全羊吗?让他把烤全羊的手艺都拿出来,显示显示!”余庆阳冲门外的四个技术员喊道。

    “知道了!”四个人抬着羊肉返回驻地。

    晚上,清水湖大坝上,篝火熊熊燃烧着。

    在篝火堆上,架着两个木制的烧烤架,烧烤架上架着两只青山羊,被烤的金黄,滋滋滴着油脂。

    油脂滴在篝火堆上,暴起朵朵火花。

    篝火晚会,自然不能只吃烤全羊,还弄了好多的花生毛豆,炸的金黄的金蝉、金黄的泥鳅。

    赵所长他们派出所来了七八个人,加上项目部的七个人,指挥部监理部的十来个人,二十多口子人,在大坝上一边喝酒一边闲聊着。无比的放松。

    什么勾心斗角,什么利益纠葛,此时全都暂时抛到脑后。

    “来喽!热腾腾的羊肉来了!”余庆阳端着两盘片好的羊肉,客串着服务员的角色。

    烤全羊,自然不是一下子全都烤熟,外面烤熟了,片下来,然后继续烤里面。

    “小余,你这个服务员可不合格啊!我这两瓶啤酒都下肚了,你这羊肉才上来!”赵所长哈哈大笑着。

    “这个,也没办法,你们这么多人都是大老爷,光在这吃喝吹牛,也不说去帮忙!”余庆阳也笑着抱怨道。

    “呵呵!今天我们是客,你是主人,哪有让客人动手的道理?”

    “你们懒,还懒出道理来了?”

    “小余,你这羊肉不对啊?怎么没撒孜然啊?”高科长拿筷子夹起一块羊肉,笑着问道。

    “高科,这个可是我的秘诀!你尝尝,是不是很鲜?”

    “嗯!确实不错!这味道,是纯正的羊肉味!”高科长放到嘴里尝了一下,大声夸奖道。

    “我也尝尝,真有高科长说的那么好?”

    高科长和余庆阳的对话,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一个个拿着筷子,开始品尝余庆阳这不放孜然的烤羊肉。

    “小余,这羊肉烤的确实不错,没有孜然掩盖羊肉味,很纯正!”赵所长竖着大拇指大声夸奖道。

    “呵呵!其实说起来,还是吕小美家的羊肉好,她家的羊全都是散养的,肉质好,所以只需要撒点盐提提味就可以了!”余庆阳笑着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