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四十一章忽悠赵所长买车
    赵所长的话自然只是客套话,余庆阳一坚持,赵所长就顺势答应下来。

    给赵所长打完电话,余庆阳又给老妈打了个电话,把乔书记的银行账号报给老妈,让老妈给他打款。

    说到这个,不得不说一下,余庆阳的财务大权被老妈给没收了,理由很简单,不能由着他败家。

    刚刚赚了一点钱,就大手大脚的买了三辆车。

    余庆阳虽然一再争辩,买车是为了拉关系,为了以后接工程铺路,自己没有乱花钱,可是抗议无效,有意见保留。

    余庆阳老爸嘿嘿笑着,“阳子,这事你不用看我,我的账也是你妈管着,我花钱都要像你妈申请!”

    于是,余庆阳的财务大权被老妈给征收了,老妈担任他的免费会计。

    余庆阳这边需要付款的,可以告诉老妈,老妈直接给他们打款。

    余庆阳只能无奈接受,当然经过力争,老妈也给他留了三十万块钱。

    一是支付挖掘机司机的工资,二是支付赵所长的材料款,再有就是作为这一个月的花销。

    赵所长虽然说不着急,可是来的确实非常快,余庆阳打完电话,他不到半小时就赶到了工地。

    “哈哈!余老弟,这大热天的,怎么也没休息?”赵所长从车上下来,大声笑着。

    “这不是刚回来,想着给赵所长付款,没心思睡觉!”余庆阳笑着说道。

    “余老弟你真是,我都说了不着急!你看看,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连午觉都不睡了!真是让哥哥这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这样,今天晚上,晚上我安排,咱们去牡丹市潇洒潇洒!”赵所长大声笑着。

    “赵所长,潇洒就算了,您要是有时间,我买只羊,咱们晚上就在这大坝上来个篝火晚会!”余庆阳笑着建议道。

    赵所长盯着余庆阳看了一会才笑道:“呵呵!余老弟,我明白的,你小年轻,要求高,放心吧!晚上哥哥安排,保准让你满意!

    不要推辞,你要是再推辞,就是看不起哥哥了!”

    赵所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余庆阳也不好再直接拒绝,换了个借口,“赵所长,今天去牡丹市好像不太合适,明天市水利局的领导,还有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的同行要过来划分施工分界线,刚才高科长通知我,让我明天参加!

    所以,这牡丹市,只能以后再去了!”说完不等赵所长开口,又接着说道:“赵所长,咱们来日方长,也不急在这一时不是?”

    去牡丹市潇洒,潇洒的内容是什么,余庆阳太清楚了,无法就是吃饭、喝酒、唱歌、洗澡一条龙。

    也许吃饭喝酒没什么,可是唱歌、洗澡就不那么单纯了,里面有什么内容,男人都知道。

    这样的活动,余庆阳自然不会去参加,不是他多么纯洁,多么正派,只是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那些女人。

    而且,余庆阳在这方面有些洁癖,不是看不起她们,只是对于从事这种工作的女人实在提不起性趣。

    这种事,还是掺和一点感情,做起来才有乐趣。

    一番客套之后,才进入正题,“赵所长,把单子拿出来吧!咱们赶紧算完,我也完一个心思!”

    “你个小余啊!”赵所长一边笑着摇摇头,一边把单子拿出来。

    余庆阳也认真的检查了一下单子,把单子加了一下,黄沙和石子总共是六千八百多方。

    这只是七月份送的沙石料,要是算上八月份送的沙石料,那更多。

    余庆阳已经估算过自己的黄沙和石子的用量,和赵所长拿来的单子对比一下,差距不大。

    于是很爽快的点点头,“一共是六千八百方,一方二十八块钱,一共是十九万零四百块钱!赵所长你看对不对?”

    “对对!余老弟,你给十九万就行,那什么四百块钱,就不要再提了!”赵所长也很爽快的免除了四百块钱。

    余庆阳笑了笑,四百块钱,他还看不上,赵所长说不要,他也没谦让。

    直接拿过自己随身带着的黑色背包,打开从里面数出十九打粉红色的百元大钞。

    这是去年刚刚行的第五套人民币,粉红色的百元大钞,堆积在桌子上,冲击力还是很大的。

    “这··········”赵所长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百元大钞,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余老弟,你就这么把小二十万装在背包里?”

    “是啊!不然放那里?”

    “你就不怕被人抢了?”

    “抢?谁知道我包里有钱?再说了,在赵所长的辖区,我有什么好怕的?”余庆阳笑着恭维了赵所长一句。

    “还是要小心一点,防人之心不可无!”赵所长喃喃道,他还没从十九万巨款的冲击中返过神来。

    不是赵所长没有见过世面,这个年头赵所长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块,突然面对这么多钱,虽然不全都是他的,可是那冲击力依然足够大。

    “赵所长,你清点一下!”余庆阳提醒道。

    “清点什么?我还信不过余老弟吗?”赵所长一边笑着,一边找了一张监理拿过来的报纸把钱包起来。

    把钱放到警车里,又转回来凑到余庆阳跟前,“余老弟,吕光明那小子从外面弄回来七八辆丑了吧唧的汽车,说是什么四不象渣土车,是你的注意吧?”

    作为清水湖镇派出所的所长,自己辖区的大小动静自然瞒不过他。

    “对,赵所长有兴趣?”

    “这个……余老弟弄那个能赚钱?”

    “当然能赚钱,就这马上开工的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的泥沙运输,赵所长知道多少吗?

    一千二百万立方!

    你想想,光着一个项目就能赚的盆满钵满!”余庆阳用略显夸张的语气说道。

    赵所长虽然是派出所所长,可是这个年头公安的工资不高,又是高危行业。

    他们经常连办案经费都无法报销。

    他这个派出所所长也不得不四处想办法搞钱。

    这年头,一些单位的领导,能力如何,是不是好领导,看的不完全是业务能力,而是弄钱的本事。

    如果弄渣土车真的能赚钱,那么他可以在派出所组织一支车队,给大家搞一波福利。

    当然,名义上不会是他们搞,而是他们家里的亲戚搞。

    谁没有几个穷亲戚?

    “余老弟,这事你能做主?”

    “呵呵,赵所长,您要是弄了渣土车,还用担心我说话好不好使?

    高科长能不给你面子?就算是牡丹市水利施工公司也不会不给赵所长这个面子!”余庆阳呵呵笑着。

    “哈哈……哈!都是大家给面子!那好,我回去和大家聊一聊,看看大家有没有兴趣!”赵所长有些得意的大笑起来。

    “赵所长,如果你们要是有兴趣弄这个,最好是凑二十辆,这样正好可以配一台挖掘机干活。”余庆阳又提醒了一句。

    “行,我知道了!余老弟,你给我透个底,你们这个工程能用的多少那种四不象渣土车?”

    “呵呵!赵所长,这么说吧,二十辆不嫌少,一百辆不嫌多!

    四不象渣土车,还有个两三年的好时光,这两三年不用担心没活干,所以想要参与,宜早不宜迟!”

    “只有两三年吗?”余庆阳不说还好,一说赵所长反而心里有些打鼓。

    余庆阳赶忙解释道:“赵所长,这么说吧,一台四不象渣土车,最多半年的时间就能把本钱赚回来!

    剩下的两年多可就是白赚的,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赵所长摩挲着下巴,然后站起身来狠狠的说道:“也是!就这么定了!”

    走到门口,又转身对余庆阳说道:“余老弟,晚上就按你说的,咱们搞个篝火晚会,来个警民大联欢!”

    不等余庆阳回到,人已经走到警车旁边,看到大坝下面打着太阳伞放羊的小美,大声喊道:“吕小美,告诉你爹,让他给我杀两只羊!”

    “知道了!钱谁给啊?”吕小美在大坝下面仰着头,脆生生的问道。

    赵所长仿佛有些受到侮辱,大声的回道:“我给他!我老赵还能差他哪几个钱?

    羊杀好放到余经理这里就行!”

    “知道了!”

    “余老弟,我先走了,晚上我再过来!

    吕小美,告诉你爹,不许要余经理的钱,不然我收拾他!”

    喊我,赵所长上车打火,走人!

    作为基层派出所的所长,太文静了镇不住场子,赵所长说话办事就有些风风火火。

    看着赵所长远去的警车,得意的笑了起来。

    又成功忽悠一个人出钱帮自己赚钱。

    至于说派出所的民警能不能买的起,这个不用考虑。

    他们虽然工资很低,可是都有其他收入,只要不是那些非常正派的人,他们真实的收入并不少。

    就算是联防队员,只要干上个几年,也能买得起一辆四不象渣土车。

    “小余,又打什么坏主意?笑的这么阴险?”吴工在余庆阳身后拍了余庆阳一下。

    “哟,吴姐,好久不见,想死我了,来拥抱一个!”说着余庆阳冲吴工张开双臂。

    “滚!”吴工踹了余庆阳一脚“就回家三天,什么好久不见?”

    余庆阳夸张的捂着腿,惨叫道:“吴姐,你不知道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