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四十章渣土车的问题
    清月潭面积26平方公里,月牙潭1o平方公里。

    月牙潭的清淤量大约五百万立方,清月潭的清淤量大约在七百五十万立方。

    五百万立方的清淤量,按照一台卡特挖掘机一个小时装二十车,一车可以拉七方泥沙。

    (解放自卸车和东风自卸车,一车只能装七方。)

    也就是说挖掘机一个小时能装一百四十方。

    一天二十四小时施工的话,一台挖掘机一天能够清运336o立方泥沙。

    当然这还是理论上,实际上一天能够完成三千立方的运输就算是很不错的情况了!

    清水湖清淤扩容工程的工期是一年。

    刨除阴雨天,各种不可预测的情况,最少也要七八台挖掘机才能保证完成清淤扩容施工任务。

    光有挖掘机还不行,这可不像是红卫河,单纯的挖甩。

    清水湖的形状是狭长状,长11.5公里,宽2.5公里。

    需要说明一下,湖堤护坡只是湖西堤,清淤扩容产生的泥沙要用来填筑加固湖东堤以及南北湖堤。

    也就是说,平均运距在一公里以上。

    也就是说必须要有渣土车。

    铲运机、推土机只适合二三百米的近距离渣土清运。

    渣土车才是余庆阳犯愁的地方。

    “余老弟,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一个声音打断了余庆阳的沉思。

    余庆阳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是许久不见的吕村长,余庆阳笑道:“吕村长,真稀奇啊!你这大领导今天怎么有空来工地视察了?”

    “稀奇什么?还不是你小子惹得祸,我这段时间忙的晕头转向的!”吕村长笑道。

    “什么意思?我给你惹得祸?吕村长,咱们说话可要凭良心!”

    “是不是你建议我弄四不象?”吕村长看着余庆阳问道。

    “是啊!我那可是好意,怎么我听你的意思,好像还埋怨上了?”余庆阳好气的看了吕村长一眼。

    “唉!当初听你说的那么简单,可是,真要是弄起来,可就没那么简单点!

    为这事,我可是在外面跑了半个多月!

    去了好几个地方,不去砍不知道,原来四不象也有这么多种类,价格差距也挺大!”吕村长唏嘘道。

    “嗯,四不象有载货一两方的小型翻斗车,也有四五方的中型翻斗车,还有那种能拉十几方的大型翻斗车!”余庆阳点点头。

    四不象,是一个时代的特色,算是一个过度的产物。

    四不象说起来都是私营汽修厂改装的违规车辆,这种违规车辆不能上路,只能在工地上使用。

    这也就是在这个年代,到了后世,国家对工地的管控越来越严格,越来越规范化之后,这种四不象也就退出历史的舞台。

    不过,有个四五年的时间,也足够吕村长他们赚个盆满钵满。

    “谁说不是呢!我眼睛都看花了!南河省那边好几个地方都有这种四不象,苏江省也有改装四不象的……”吕村长絮絮叨叨的诉说着。

    余庆阳听着吕村长絮叨着买车如何不容易,买车的过程中如何不容易,也不插话,由着他说下去。

    一直等他说了一段,才笑着开口问道:“吕村长,你今天来找我不会就是告诉我这些东西的吧?”

    “那个,余老弟,你看我这按照你的意思把车买回来了,这工程的事,你是不是帮忙给说说?”

    “你直接找高科长不就行了?”

    “余老弟,我这不是和你熟吗?我是看出来了,你余老弟是有大本事的人,跟着高科长干,不如跟着你干……

    这个工地在我们村还好说,可是,下个工地呢?

    余老弟,反正这条路子是你给指点的,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吕村长有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

    余庆阳也听明白了吕村长的意思。

    吕村长看的还挺长远,现在项目部在他们村里,这个项目还好说,高科长怎么都会给他面子。

    可是以后呢?

    下个工地不在他们村里了,人家还会给他面子?

    吕村长想的很清楚,靠着高科长,不如靠着余庆阳。

    抱住余庆阳这条大腿,以后肯定不缺活干。

    “你们买了多少辆四不象?”余庆阳没有承诺什么,而是反问道。

    “一共买了八辆四不象,都是那种能拉四五方的车!”吕村长颇有些自豪的说道。

    “呵呵!才八辆车,看把你牛的!”余庆阳不屑的摇摇头,“吕村长,你这眼光还是太狭窄了!

    没有二十辆车,别提想跟着我干的话!”

    “二十辆?余老弟,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就这八辆车,还是我磨破嘴皮子,做了大量的工作,才说通他们的!”吕村长叫苦道。

    “一辆车也不过是三四万块钱,你别告诉我你们村一共就凑出二十来万块钱?

    我看是你这个村长自己底气不足吧?

    这样,我给你透个底,只要你能凑够二十辆车,我保你三年之内不缺活干!”余庆阳忽悠一通之后,又给吕村长吃了一颗定心丸。

    余庆阳说二十辆车,也是有原因的,这种四五方的四不象翻斗车,其实也就是装三斗,也就是三方多一点。

    一公里到两公里的运距,二十辆车正好可以和一台挖掘机打配合。

    翻斗车少了,就会造成挖掘机的窝工。

    “二十辆?余经理,余老板,你说的轻巧!

    那可是八九十万了!我上哪弄这么多钱去?”

    “可以集资啊!我上次不是和你说过,你们可以成立一个村集体的机械公司,号召全村集资入股!”

    “哎!集资入股?说的好,可是……现在的老百姓,不说集资入股还好,一听集资入股,一个个躲的比兔子都快!”吕村长苦笑着。

    老百姓也是被地方政府给坑怕了,今天来个乡长,号召种罗汉参,说这是湖西县的特产,要大力展特种经济作物。

    结果罗汉参种了,可是销路呢?

    乡长也不知道销路在哪里。

    明天有搞大棚西红柿种植,说要学习寿光搞蔬菜大棚经济。

    可是,西红柿种出来了,也是因为没有销路,市场上的西红柿价格一下子变的比白菜还便宜。

    最后大量西红柿烂在地里,农民一气之下把刚刚盖好的大棚给烧了。

    如此伤农的事件多了,老百姓对乡政府、村委的话已经失去了信任。

    用村委的名义去搞集资入股,都不如用他吕光明的私人名义好使。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搞工程机械,尤其是四不象这种工程机械,必须要成规模,像你现在八辆车,我都不好给你安排活!

    八辆车配一台挖掘机,我要窝工!”余庆阳认真的看着吕村长说道。

    说到正事,不能再和他嬉笑玩闹。

    这万一最后弄出误会,那最后得罪的可不是吕村长一个人,而是很多吕家村道村民。

    他们以后在这边施工,别想在吕家村消停。

    想了想,余庆阳又正色说道:“吕村长,这么说吧,清水湖马上就要进场,明天指挥部的领导会来现场划分施工区域!

    远了咱们不说,单就这个清水湖项目,可就是上千万方的泥沙运输,这个活干下来,你们买的四不象,就能回本!

    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真的?一年能够回本?”

    “吕村长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强调一下,不是一年回本,是这一个工地就能回本!”余庆阳耸耸肩。

    吕村长的脸色阴晴不定,好半晌才咬着牙说道:“好!我信余老弟的!我这就去挨家挨户做工作!”

    “好!吕村长,有魄力!只要你相信我,我能保证,吕村长以后肯定不会后悔!

    跟着我干,用不了几年,吕村长就能成为千万富翁!”余庆阳笑着拍拍吕村长的肩膀。

    七八十万,余庆阳现在找老爸老妈哭诉哀求一番,也能要出来。

    不过,赚钱不一定非要自己去投资,用别人的钱赚钱,才是硬道理。

    “千万富翁我不敢想,能跟着余经理赚点钱,我就满足了!

    对了,上次的事还没感谢余经理,要不是你,不光二傻子要坐牢,我这个村长也不好过!”

    “我说过,是为你们好,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没有,没有!”吕村长咧着嘴笑着。

    他之所以相信余庆阳,也有这方面的关系。

    当成余庆阳踹门救人,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为你们好。

    果不其然,虽然二傻子因为买卖人口,强奸未遂被拘留,可是他也找人打听了,要不是余庆阳踹门,那就不是强奸未遂了。

    又和余庆阳闲聊了一会,吕村长才告辞离开。

    送走吕村长,余庆阳看看时间,已经两点多了,拿出手机,给赵所长打了个电话。

    “赵所长,我是余庆阳啊!”

    “余经理,你好!你好!听说你回家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呵呵,我今天刚到!赵所长,我给你打电话是为了砂石的事情!

    你看咱们什么把账算一下?”

    “不着急,不着急!余经理你那边要是紧张,可以缓一段时间的!”

    “呵呵,多谢赵所长的慷慨,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您看什么时间方便,咱们算一下?”对于赵所长的客套话余庆阳没有在意,而是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