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三十九章水工技术员的标准
    “余经理,回来了!这是计文军、苏光耀、王继刚、孙波,是小沈介绍来的技术员!”宋哥领着四个面带青涩,有些拘谨的年轻人走过来向余庆阳介绍。

    “哦,我知道!怎么样?都还习惯吗?”

    “还行!”

    “习惯!”

    年轻技术员,拘束的回答道。

    “嗯,那就好,你们还没打饭吧?先去打饭,咱们一会边吃边聊!”余庆阳看四个人手里拿着快餐杯,笑着冲他们点点头说道。

    余庆阳先回自己的房间拿了件换洗衣服,才端着洗脸盆来到洗澡间。

    刚才衣服都被汗水溻湿了,现在穿在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余庆阳才一身舒爽的来到院子里。

    在梧桐树下,有一张用木胶板钉的四方桌,这是他的专用饭桌。

    也算是作为老板的一个特权吧。

    老丁已经把菜给他打好,放到桌子上。

    余庆阳直接走过去,宋哥、四个技术员赶忙站起来迎接。

    余庆阳随手拿了个凳子坐下,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

    这凳子也是工人用木胶板和方木的下脚料做的。

    余庆阳坐下笑着问道:“宋哥,今天怎么这么客气?”

    “余经理,我听说杨建平被你开了?”宋哥有些忐忑的问道。

    余庆阳一听就明白了宋哥的想法,这是兔死狐悲,或者说是唇亡齿寒,来打听余庆阳的想法。

    “呵呵,笑话,你听谁说的?杨哥是家里有事,我也不能强留不是?”余庆阳笑着解释了一句,“好了,咱们不讨论这事,吃饭!”

    说完看着四个技术员,“小计、小苏、小王、小孙你们平时要多向宋哥学习!

    别看宋哥没上过学,可是他在工地上干了十多年,工地上这些事,他都很精通。”

    “知道余经理!”

    “明白!”

    四个技术员连忙点头。

    余庆阳又和小计他们说了几句话,便开始吃饭。

    余庆阳说话、吃饭的时候一直都在观察这四个新来的技术员。

    暂时来说,他对这四个技术员还是满意的,先四个技术员身上的穿着,一看就是从农村出来的农民子弟。

    穿着都比较朴素,虽然因为紧张显得有些木纳。

    不过搞技术,尤其是水利技术,不需要太机灵。

    那种眼珠子滴溜乱转的人,再聪明也干不好水利技术员这个工作。

    干工程,尤其是水利工程,必须要耐得住寂寞。

    他干的不是那种国家级大型工程,而是水利基础建设,没有太大的技术难度,不需要技术员多么聪明。

    只要看的懂图纸,会用水准仪,知道怎么放线就可以。

    还有那种衣衫光鲜,太注重打扮的人,也不适合水利工程。

    水利工程人,从来都是不修边幅的,太注重外貌的,受不了工地上的尘土飞扬。

    这是余庆阳上一世二十年工程生涯总结出来的经验。

    眼前这四个年轻技术员,就非常符合余庆阳的标准。

    打扮朴素,农村出身,意味着能够吃苦耐劳,也意味着他们进不了国营企业,只能跟着像他这样的私人老板干。

    吃完饭,其他人休息,八月份的天气依然炎热,为了避免工人中暑,把作息时间调整成早六点半到十二点,下午三点到七点半。

    余庆阳没有休息,而是开着车来到项目部。

    “哟,小余来了?这是给我们项目部配的车?

    桑塔纳2ooo,不错,真不错!”看到余庆阳,李工拍着桑塔纳的前盖笑道。

    国营企业和政府部门一样,没有秘密。

    余庆阳给牛书记一辆车,早就在公司里传遍了。

    当然,大家也都知道,这是借给牛书记用的。

    都不认为这是行贿受贿,大家都称赞余庆阳会办事,甚至很多人都在想,为什么余庆阳不是在自己工地上干活?

    那样,自己工地上不也有车用了?

    余庆阳虽然名义上是借给牛书记用,可是整个工地都跟着受益,大家都会享受到有车的方便。

    清水湖项目自然也都收到了这个消息,他们相信,余庆阳绝对不会厚此薄彼,都在等着余庆阳开着车回来。

    果然,余庆阳没有让大家失望,开车崭新的桑塔纳2ooo回来了。

    “给,李哥!看你的样子是打算去溜一圈?”余庆阳笑着把车钥匙扔给李工。

    “还是小余懂我,我这手都痒痒了!”李工接过车钥匙,笑道。

    李工开着车,出去兜风了。

    余庆阳走进项目部。

    在高科长这里,余庆阳不用说虚话套话,“高科,我买了辆车,给您平时代步用,也省的来回租车那么麻烦!”

    “你小子,还真舍得!刚给你钱,就花四五十万买了两辆车!

    你说你,有钱也不是这么祸祸吧?

    李总也才开桑塔纳……”高科长也没有推辞,只是笑着摇摇头。

    李总是省水总分管业务的副总。

    “嘿嘿,我觉得吧,高科长怎么也是公司的中层领导,这马上就要进党委班子了,那就是公司的高层领导了,买太便宜的车,有些配不上高科的身份。

    再说了,现在我爸对我自己创业已经认可,所以,我现在不差钱!”余庆阳嘿嘿笑着。

    “你小子,你就是个败家子!”高科长说了一句,也就不再说了,反正都知道余庆阳老爸干了二十年的工程,有钱,余庆阳败家也不关他的事!

    接着又说起别的事,“有个活……”

    “什么活?”余庆阳赶忙笑着问道。

    “湖区清淤扩容项目要求我们进场施工,这第一步自然是排水!

    你那边护坡的活马上就完了,正好把排水的活交给你吧!”

    “好,排水是明沟排水还井点排水?”

    “你说呢?考考你,你说湖区清淤扩容项目适合那种排水方法?”

    “答对了有奖吗?”余庆阳舔着脸问道。

    “有奖,答对了就把排水交给你!”高科长笑着看了余庆阳一眼。

    “高科,这不等于没有吗?你刚才都已经把排水交给我了!”余庆阳苦着脸叫道。

    “那我改主意了,你要是答错了,我就把排水交给别人!”

    “唉!领导说话也不算话!

    不过,这可难不住我,湖区这么大面积,采用井点排水的话,费用太大,肯定要使用明沟排水的方法……”

    “既然知道,那还瞎问什么?”高科长瞪了余庆阳一眼。

    余庆阳一愣,原来高科长在这等着自己呢,好在余庆阳脸皮厚,也浑然不在意。

    明沟排水适合大面积土方施工、粗粒土层和渗水量小的黏性土,按照纵横交错布局,开挖出明沟,让土层中的水渗到沟里,导流到施工区域之外,或者导流到集水坑里,然后用水泵抽排到施工区域之外。

    “明天,指挥部和二标的人过来画分界线,挖界沟,你也跟着去!”高科长又交代了一句。

    各标段虽然从图纸上划分好了,可是具体到实地,还要两个标段和指挥部的人一块到现场去确定分界线。

    主要是这个年代,还没有gps,就算是全站仪都没有普及,只能靠人到现场去根据比较明显标记物来划分各自的施工区域。

    划分完各自施工区域后,接下来就是原始地貌测量。

    说起来,余庆阳还是很佩服这个年代的测量员。

    仅凭一台水准仪,一把钢尺,就把面积达36平方公里的湖面全部测量一遍,并且绘制出地形图。

    这个年代可没有cad制图,绘制地形图全靠手工绘图。

    想到这个年代测量原始地貌的不容易,余庆阳又有些自豪,要知道他也是这曾经的一员。

    曾经他,一个人背着经纬仪,手里拎着水准仪,一跑就是十多公里。

    “还有事吗?”

    “没事了!”

    “没事赶紧滚蛋,让你小子一搅和,今天的午觉都没了!”高科长开始撵人。

    余庆阳笑着往外走,刚走到门口,高科长又把他叫回来,“对了,红卫河那边的挖掘机暂时调不回来!

    这边你要是想干,就赶紧继续联系挖掘机和渣土车!”

    “知道了!”余庆阳点点头。

    余庆阳自然知道,红卫河项目哪有那么快完工。

    现在这个标段,按照历史的轨道,下个月就会撤场。

    然后全体调到北湖市去,进行红卫河北湖市段的施工。

    直到省厅下文申斥牡丹市水利局,才有了武警站岗,省水总等各家施工公司才又返回重新施工。

    整个红卫河项目整整进行了两年之久。

    他前天去汽车城看工程机械,就是想看看能不能买台挖掘机。

    结果自然是失望而归。

    不光是挖掘机没有看到满意的,就算是渣土车也都不满意。

    这个年代的解放卡车、东风卡车都还是长鼻子车,载重也很难让人满意。

    余庆阳心目中的卡车要到明年才会上市。

    泉水市重汽生产的斯太尔王。

    斯太尔王是非常经典的一款重型自卸车。

    余庆阳一路想着走到工地大坝上。

    驻地的工人、技术员都在休息,余庆阳这个时候回去会打搅他们休息。

    清水湖分为清月潭和月牙潭一大一小两个部分。

    省水总负责的就是月牙潭的清淤扩容和整个清水湖截渗墙的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