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三十八章鲁莽
    “乔书记!”余庆阳看着眼前这位带着凶狠气息的村高官。

    “余经理来了,快,快做!

    那谁,二狗子,没看到余经理来了吗?赶紧给余经理倒茶!他娘的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多谢,我自己来就行!”

    “那怎么行,余经理可是贵人!二狗子,你他娘的快的,用我从城里带回来的好茶!

    就是上次庞乡长来喝的那个!”乔书记一边招呼余庆阳坐下,一边冲旁边一个年轻人大声喊道。

    余庆阳笑了笑没有多客套,顺势坐下。

    等那位二狗子给他泡上茶,余庆阳笑着道谢。

    喝了一口,才拿出一打单据,放到桌子上推给乔书记,“乔书记,我这次是过来结账的!你看看,这个数对不对!”

    “哎呀!余经理着什么急,我可是从来没有追着余经理要钱!”乔书记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单据翻了一下。

    “欠债还钱,我这也是按合同办事!”余庆阳笑道。

    “余经理,这个数额有些不对啊?”

    “哦?是吗?那加上这些呢?”说着余庆阳又拿出一小打单据和五千块钱放到乔书记的面前。

    “余经理,这是什么意思?”乔书记看到钱,脸色变了变,才开口沉声说道。

    “呵呵!乔书记心里应该清楚,有些事情说的太清楚,会伤感情!你说是不是乔书记?”余庆阳笑呵呵的说着。

    这事余庆阳心里很腻歪,要是在后世,他能直接把钱全都扣了。

    敢给我玩阴的,一分钱都别想拿。

    可是,现在是在人家一亩三分地上干活,有些事能不撕破脸皮,还是不撕破脸皮的好。

    所以余庆阳只是让杨哥把钱退回来,至于人,肯定是不能用了,爱上哪去上哪去。

    能给他留面子,没有公开已经够意思了。

    “余经理,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乔书记眼神闪烁几次,沉声说,“我只认单子,按照单子结账!”

    “呵呵!那好,乔书记,我余庆阳也只认单子!”说着余庆阳起身就要走,“谁签的单子,乔书记找谁去结账吧!”

    “余经理,这里是乔村,不是你们泉水市,你那六台挖掘机可是在乔村地界干活!”

    “哈哈……哈!我只知道这里是共产党的地盘,我干的也是共产党的活!

    我那些挖掘机也是国营企业租的!

    津门公路局下属的企业,好像是正厅级国营企业!

    乔书记有什么手段尽管对着他们用!”余庆阳回身大笑道。

    “对了,我还有件事通知一下乔书记,从今天开始,我那六台挖掘机的油,就不麻烦乔书记了,我已经和中石化那边谈好了,由他们送油上门!”走到门口余庆阳又补充道。

    “我艹你娘,给你脸了是吧!”二狗子指着余庆阳骂道。

    “你再敢骂一句,我打烂你的脸!”余庆阳一瞪眼睛。

    “我艹!”二狗子挥手一巴掌朝着余庆阳扇过去。

    余庆阳伸手抓住二狗子的胳膊,抬腿一脚把二狗子踢飞出去好几米。

    “草你娘的!真他娘的当我老乔是泥捏的?”乔书记拍桌子大骂道:“你他娘的再敢走一步试试?”

    余庆阳眼睛眯了一下。

    心里暗道,今天这事办的有些鲁莽了!

    他忘了,这不是后世,国法森严,那些个村霸村书记,虽然横,可是还讲几分规矩。

    这年头,这些土霸王可是有些无法无天。

    上一世,就是在红卫河,另外一个标段,就因为争抢工地,有人被打了一枪。

    是那种打铁砂子的猎枪,中枪的挖掘机司机身上最后挑出来上百粒铁砂子。

    对面的乔书记,手里拿的就是那种打铁砂子的猎枪。

    虽然心里后悔,可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服软的!

    今天能服软一次,亏个几万块钱是小事。

    可是膝盖这东西,只要软一次,以后就很难再硬起来。

    干工程,以后面对的类似的事,甚至比这更严重的事,绝对少不了。

    “呵呵!乔书记,你今天可以开枪打死我!

    也许等我死了,我那六台挖掘机乔书记就可以接手,比卖柴油更赚钱!

    但是我死不了,乔书记不要忘了,你的家可是在乔村!”余庆阳上前走了一步,把自己的额头送到乔书记的枪口下。

    双方僵持了好一会,就在余庆阳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乔书记突然把猎枪一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余经理,好胆气!

    我可是共产党的干部,什么打死打活的,我只是和余经理开个玩笑而已!”

    “呵呵!乔书记你这个玩笑可是一点都不好笑!

    让你吓的我腿都软了!”余庆阳嘿嘿笑着。

    乔书记热情的挽着余庆阳的手坐下,摸了一把横肉丛生的大脸,笑着说道:“余经理,我就佩服像余经理这样的人!

    之前是我手下的人不懂事得罪了余经理!

    就按照余经理的单据结算,以后余经理再用油,包括这一次,就按照两块八一升结算!”

    “那行,既然乔书记这么爽快,我要再推辞就是不懂事了!

    一共是二十四万三千九百六十块钱!乔书记给我也一个帐号,我让人给你打款!”余庆阳也亲切的揽着乔书记的肩膀。

    “余经理,你这是打我脸呢?我说按照两块八算,就按两块八!

    难得余经理看不起我老乔?”乔书记一板脸,假怒道。

    “好吧,那就却之不恭了!那就是二十三万九千六百八十块钱对不对?咱们凑个整,算二十四万!”余庆阳笑着点点头说道。

    “哈哈!爽快!”乔书记大笑起来。

    余庆阳在乔书记的办公室里喝了杯茶,陪着他天南海北的海聊一通。

    世界经济展,国内政策走向,国家领导人的更迭,一套一套的余庆阳信手拈来。

    把乔书记唬的一愣一愣的。

    余庆阳暗笑,自己可是在工地上干了二十年,这二十年,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干部。

    水利工程大部分都是在农村,穷乡僻壤之中。

    和这些村干部打交道他最在行。

    聊了一会之后,余庆阳提出告辞。

    “余经理,这马上都到饭点了,怎么能不吃饭就走?

    余经理这是看不起我们农村人?”

    “呵呵,我和乔书记是一见如故,也想和乔书记一醉方休,可是这心里有事,我实在是没心思喝酒!”余庆阳大笑着,凑近乔书记的耳边,“我那边工地的砂石料是清水湖镇赵所长给供的!

    我得赶紧把钱给他送过去,他们这些穿官衣的,可不想乔书记这么好说话!”

    “也是,我老乔虽然没什么文化,可是懂的一个义字!

    余经理,你那边要是紧张,我这里不着急,下个月再给也行!”乔书记大笑着拍拍余庆阳的肩膀。

    “不紧张,再紧张也不能少了乔书记的钱!

    乔书记懂一个义字,我余庆阳也懂一个信字!

    乔书记留步!”

    “余经理慢走,下次可一定要一醉方休!”余庆阳都启动车了,乔书记还在后面大声喊着。

    “叔,就这么便宜那姓余的?”二狗子凑过来不忿的问道。

    “不便宜他还能怎么样?开枪打他?

    是你活腻歪了?还是我活腻歪了?”

    “那也打他一顿,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打他?一个枪口顶着额头都不眨眼的人,你觉得打一顿有用人家说了,我家就在乔村,什么意思?这是告诉我,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操他娘的!没想到这个小年轻居然是个狠角色!”乔书记狠狠的骂了一句。

    余庆阳并不知道乔书记对他的评价。

    也不关心这个,他开着车离开乔村一段之后,把车停在路上。

    此时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溻湿,手脚软,根本开不了车。

    坐在车上,用颤抖的手点上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

    今天这事办的太莽撞了!

    重生以来,顺风顺水,让他有些忘乎所以。

    这不是后世,这个年代人都还比较野。

    别以为刚才乔书记是吓唬他,只是感觉得不偿失。

    如果真要是把他逼急了,乔书记真的敢开枪!

    吸了两根烟,余庆阳才缓过劲来,也没去项目部,直接开着车返回清水湖工地。

    挖掘机司机的工资昨天就已经完了,并且给他们规定,以后再加油,谁的车谁签字,他按照工作台班来匡算油耗。

    如果省了,按照节省的油耗给他们奖金。

    至于杨哥,昨天就连夜坐车离开了工地。

    当然余庆阳给他留了面子,没有说开除,直说杨哥家里有事,不能继续在工地上干了。

    红卫河工地到清水湖工地不算是很远,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路程。

    余庆阳赶到清水湖工地的时候,正好赶上吃饭。

    工人已经下班,准备吃饭。

    看到余庆阳回来,纷纷和他打招呼,“余经理回来了?吃饭了没?”

    “哎呀,余经理你买新车了?”

    “余经理,还没吃吧?我再给你炒个菜!”老丁也走出来招呼余庆阳。

    “中午吃什么?”余庆阳往工人缸子里撇了一眼。

    笑着点点工人的缸子笑道:“红烧茄子,不错,我就吃这个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