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三十七章人心,人性
    “这是我儿子给我买的!这臭小子,可把我给气死了!刚赚了一点钱,都拿来给我买车!

    这不,我正教训他呢!”老妈这会也顾不上生气了,脸上乐出一朵花。

    尤其是那句这是儿子赚钱给她买的,说的那叫一个响亮。

    “这是你家阳子给你买的?哎呦,秦姐你真是好福气啊!

    你就老余能赚钱,现在你家阳子才毕业一个月就赚钱的这么多钱!”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秦姐的儿子孝顺啊!

    我家臭小子,别说给我买车,长这么大,不问我要钱就好了!”

    老妈听着大家带有羡慕嫉妒恨的话,下颚呈四十五度角微微扬起,眼睛里带着浓郁的笑意。

    人生充满了各种炫耀,小时候炫耀父母,大了炫耀学习,谈恋爱了、结婚了炫耀对象,这人到了中年,炫耀的对象就变成了子女。

    上一世余庆阳因为背了处分,没有分配工作,环卫局的一干妇女,在老妈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把他当反面教材教育孩子。

    这一世,自己放弃分配,跑去自己创业,估计说三道四的人也不少。

    所以,余庆阳买了车直接送到老妈单位来,就是来装逼打脸的!

    让他们看看,我放弃分配,去干你们看不上眼的包工头,依然不是你们的孩子能够比拟的。

    一辆cRV给老妈赚足了面子。

    到了后面,就连环卫局的陶局长都惊动了,这年头环卫局还是个清水衙门。

    陶局长到没有因为大家上班时间,跑到院子里看热闹而生气。

    陶局长抹着车说了一句,“小秦生了个好儿子,教育的也出色!你们这些人,也别光羡慕小秦有个好儿子,还是多向小秦请教一下是怎么教育出这么一个好儿子!”

    “对,对!是该好好像秦姐请教一下!”

    “秦科长,你可不能藏私啊!”

    余庆阳站在旁边看着老妈接受大家的恭维。

    这一刻,余庆阳心里无比的满足,人这一生赚钱是为了什么?

    赚钱就是为了过更加幸福的生活。

    正想着,余庆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是小沈,沈明浩打来的电话。

    接通电话,“喂,小沈,有事?”

    “余哥,你让我帮你找的人到了……”

    “小沈,我现在在家里,你先帮我接待一下,我会尽快赶回去!

    对了,来了几个?”

    “你说的,要四个,所以我就叫了四个!”小沈在电话里有些紧张的说道。

    他可是把同学给叫来了,万一余庆阳用不了那么多人,他可就要做蜡了。

    “嗯!你和宋哥,你们商量着给他们安排好住的地方,就住我那屋吧!”余庆阳简单交代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余庆阳继续看着老妈给大家传授教育孩子的秘诀。

    有认真倾听老妈说育儿经的,也有向老妈请教的。

    还有向老妈推销自己闺女的,推销自己亲戚家闺女的。

    当然,少不了环卫局那些未结婚女性火热的眼神。

    这让余庆阳有些别扭,浑身不舒服。

    可是,此时他是老妈的骄傲,是老妈炫耀的标本,只能站在那里继续充当老妈炫耀的模板。

    晚上,余庆阳把自己明天要回工地的事和老爸老妈说了一下。

    老妈很不高兴,好不容易儿子回来,可是这还没待两天就要走,多少有些不舍。

    可是,她也理解,干工程就这样,早就习惯了。

    习惯归习惯,可是儿子离家照样是不舍。

    第二天一早,余庆阳告别不舍的父母,开着车离开家。

    先到农行取了二十万现金。

    2ooo年,东山省的高路还很少,通往牡丹市只有国道。

    这年头的国道也不好走,坑坑洼洼的很不好走。

    后世走高到牡丹市也不过是三个小时。

    可是现在,愣是走了六七个小时才赶到牡丹市。

    虽然清水湖那边新找来的技术员在等着他,可是余庆阳还是先赶到红卫河项目部。

    他来这边是给挖掘机司机工资的,另外就是结算柴油费。

    柴油的供应是项目部驻地乔村村高官承包的。

    在和项目部签订合同的时候,也同时和乔书记签了一个柴油供应合同。

    合同除了约定价格,再就是付款方式,按月付款。

    ……

    赶到红卫河项目部,余庆阳直接来到自己给挖掘机司机租的院子。

    这是一个半新不旧的院子,农村比较常见的院子,四间北屋,两间东屋和两间南屋。

    来到驻地,院子里有人在洗衣,还有人聚在一块打牌。

    一辆挖掘机上配两个司机,六辆挖掘机还配了四个机修师傅。

    挖掘机配机修师傅,这个在2oo5年以后是很难想象的。

    但是在2ooo年以前,很多挖掘机都是这么配置的。

    尤其是这种国营企业的挖掘机,都配有专门的机修。

    这个也是无奈之举,2ooo年的时候还没有那么多机械修理厂。

    不像现在,挖掘机、卡车出了问题,一个电话自然有人上门维修。

    在这个年代,小毛病只能自己修,大毛病才会请机修师傅来修。

    2ooo年学开车的时候,都要还先学汽车故障简单维修。

    “好了!都别玩了,工资了!”余庆阳走进堂屋,对着大家喊道。

    拿出工资表,按照工资表上的名字叫人过来领工资。

    “刘大军,一千五!”

    “老板,这不对啊?”刘大军操着一口地道的津门话说道。

    “怎么不对?”余庆阳一愣笑着问道。

    “多了!”

    “哦,兄弟们都挺辛苦,差几天算我给大家的奖金了!”余庆阳笑着说道。

    “王钢,一千五!”

    ……

    “孙建军,一千二!”

    机修师傅的工资比挖掘机师傅的工资低,这个是他们的行情,余庆阳也不会去破坏。

    很快在家的十个人都领完工资。

    “杨哥,把加油的单子给我,我拢一下,回头把钱给乔书记送过去!”余庆阳又对杨哥吩咐道。

    “好,都在这里了!”杨哥赶忙从一个黑色的包里拿出一打单据。

    杨哥之前已经汇总过了,余庆阳也没说什么,拿过单据翻了翻,开始计算总算。

    计算完,余庆阳皱了皱眉头。

    21一天,烧了96ooo升柴油,让余庆阳有些呲牙。

    余庆阳从津门租回来的挖掘机都是卡特32o。

    卡特32o一个小时的标准油耗是25-28升。

    就算自己租回来的这些挖掘机都是五六年的老家伙,油耗高一些,一小时3o升,这也差了一万多升。

    然后拿着单据从头到尾的翻了一遍。

    接着又把所有单据铺开,按照时间在桌子上铺开。

    这一下问题很明显的凸显出来。

    前面一个星期还好,基本上符合余庆阳的推断,各个挖掘机的油耗基本上都在每小时3o升左右。

    可是一个星期以后,挖掘机的油耗明显增大,变成每小时34升左右!

    要说这里面没有问题,傻子都不会信。

    “杨哥,你来一下!”余庆阳把所有单据收起来,叫了一声杨哥走出房间。

    “哎!”杨哥答应一声跟在余庆阳身后。

    两个人出了院门,余庆阳没有说话,杨哥跟着后面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这么沉默着,一路来到红卫河河堤上。

    看着河床上正在干活的挖掘机,余庆阳笑着说,“杨哥,你跟着我爸干了也有四五年了吧?”

    “有四年半了!”杨哥不知道余庆阳要说什么,有些揣揣不安。

    “这些年我爸没有亏待过你吧?你跟着我,我也没亏待你吧?我爸给你开二十五块钱一天,我给你开三十,还让你带工,又让你负责一个工地!”

    “是,感谢余经理对我的信任!”

    “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信任的?”余庆阳冷声喝到。

    “余经理……”

    “一万多升柴油,你也真敢!你当我是傻子?”

    “余经理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杨哥强自镇定的问道。

    “不明白?我告诉你,挖掘机一个小时烧多少油是有数的!

    前面一个星期每个小时烧29升柴油,后面一个小时烧35升柴油,甚至36升柴油,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又不懂这些……没油了,我就去加油!”

    “是吗?我把你叫到外面来说这事,是给你留面子,如果你不肯承认,那我只能交给警察!

    这可是涉及好几万块钱的案件,够判刑的了!”余庆阳也懒得和他磨嘴,直接摊牌。

    你不认,那好,我报警,你去和警察解释去。

    警察对于老百姓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余庆阳提出报警,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杨哥一下跪倒,苦苦哀求道:“别,余经理,千万别报警,我承认,我承认,都是我贪心,可是我没拿那么多啊!乔书记一共就给了我五千块钱!

    我错了,余经理我错了,不该贪心,那些钱我都还回来,余庆阳千万别报警!

    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活……”

    “五千块钱,呵呵!你知道我因为你这五千块钱损失多少钱吗?

    2.85块钱一升,一万多升,差不多就是三万块钱!

    你求我放过你?”余庆阳冷冷的看着杨哥。

    杨哥跪在地上冲余庆阳磕头,“余经理,我……对不起你!余经理你大慈大悲放我一马!

    我真的不能坐牢,我还要养家,我有两个孩子,还有一个老娘要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