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三十五章甜沫唐的甜沫
    送走张华和蒋丹,余庆阳回到家里。

    老爸老妈已经收拾好餐厅,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老妈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老爸在旁边陪着,还不时和老妈讨论几句电视剧的剧情。

    这让老妈脸上的笑容变的浓郁。

    这才是家,一家人一块吃饭,一块看电视,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情?

    可惜上一世自己体会不到这种幸福,等能够体会的时候……

    自己变的比老爸还忙,终日为了生计奔波,再也没有时间来享受这份温馨。

    “爸,妈!”余庆阳笑着过去,一屁股做到老爸老妈的中间。

    “这孩子!”老妈笑着打了余庆阳一下。

    “阳子,你真铁了心去干工程?”

    “爸,我可以完成赌约了!一年一百万,我一个月就完成了!”余庆阳把头靠在老妈肩膀上,看着老爸笑道。

    老妈很享受余庆阳的腻歪,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让余庆阳靠的更舒服。

    “你……你比我厉害!现在又有贵人扶持,我不是劝你,只是想提醒你,真的考虑好了?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

    你真的想好了?”

    “爸,我真的想好了!以后你和我妈就在家享清福就行!赚钱的事,交给我!”余庆阳伸手搂住老爸的肩膀,郑重的保证道。

    “你们俩个,还能不能好好看电视了?要讨论问题去书房,别打搅我看电视!

    我儿子这么聪明,干什么都是最厉害的!”老妈嫌父子俩影响到自己看电视,怼了老爸一句。

    在老妈心里,儿子永远是最棒的,有时候宠溺到没有原则。

    老妈发火,父子两个立马消停下来,闭上嘴,乖乖的听话陪着老妈看电视。

    ……

    第二天早上五点,余庆阳被生物钟叫醒。

    这一个月的工地生活,让余庆阳养成了早上五点起床的习惯。

    工地上每天都是五点起床,洗漱吃早饭,然后开班前会,六点半准时开工。

    看看老爸老妈还没有起床。

    余庆阳换上衣服,开门下楼。

    不要误会,余庆阳不是去跑步锻炼身体。

    包括后世,余庆阳从来都没有跑步的习惯。

    按他的说法,他每天巡视工地,一天下来都要一万多步,相当于十公里,不比跑步锻炼强?

    余庆阳下楼是要去买甜沫,昨天晚上聊天,老妈说好长时间没喝过‘甜沫唐’的甜沫,有些想了。

    甜沫是泉水市的地方名吃,配上‘油旋’,吃一口油旋,喝一口甜沫,那叫一个舒服。

    甜沫要用当年新小米,细细研磨加工成米糁,另外其他的配料、佐料有十几种,甜沫加工时还要炝锅,用胡椒、大料、花椒起锅时再淋上香油。

    “古今甜沫未称王,仁义礼智信誉长”,说的就是甜沫唐。

    泉水市最正宗,最出名的就是甜沫唐甜沫。

    甜沫唐在联四路,距离余庆阳家的燕子山西路有十几公里路,一个在泉水市西,一个在泉水市东。

    余庆阳开着车赶到联四路的甜沫唐。

    虽然还不到六点,可是夏季天亮的早,很多早起锻炼的人在甜沫唐门前排起了长队。

    余庆阳上前排队,不一会就轮到他,要了三碗甜沫,九个油旋。

    油旋用荷叶包着,甜沫用方便袋装着。

    回到家,老爸老妈已经起来,正在洗漱。

    看到余庆阳从外面进来,惊讶的看着他,“阳子,你去锻炼身体了?”

    “爸、妈,我去甜沫唐买了甜沫,还有油旋!”余庆阳笑着举着手里的甜沫和油旋。

    “阳子?你一大早去甜沫唐买的甜沫!”

    “妈,你不是说想喝甜沫唐的甜沫吗?我就去买了回来!”

    “好儿子!还是我儿子好,不像有些人,只会装聋作哑!”老妈先是冲厕所狠狠甩了个白眼,才又在余庆阳脸上亲了一口。

    “妈!”余庆阳把油旋放到桌子上,一边擦着脸上的牙膏沫,一边抗议的喊了一声。

    “咯咯……咯!我儿子是真长大了!妈亲你一下,还害羞了?”老妈笑弯了腰。

    “好了,赶紧去刷牙洗脸,你看看你一嘴牙膏沫……”老爸过来接过余庆阳手里的甜沫,催促老妈去洗脸。

    吃完余庆阳买回来的孝心早点,老妈去上班,老爸也去了工地。

    余庆阳自己也开着车离开家,来到省水总。

    之前电话联系过,牛书记今天在公司开会。

    他要赶着开会前,见牛书记一眼。

    八点多一点,来到牛书记的办公室。

    “牛书记!”

    “小余来了?你打电话找我有事?”

    “嗯!”余庆阳把车钥匙放到牛书记的办公桌上。

    “什么意思?”牛书记一愣,看着余庆阳不明白他搞什么名堂。

    “牛书记,为了方便,我买了两辆车,其中一辆放在红卫河项目上,平时麻烦杨书记帮忙给磨合磨合,顺便保养一下!”余庆阳笑着说道。

    牛书记书记盯着余庆阳看了一会,才笑道:“你小子啊!给我车用,就直接说给我车用!还拐外抹角的说什么帮你磨合车!我不是高科长,不用和我搞那些文绉绉的东西!

    好了,车我收下了!还有别的事吗?”

    牛书记从小在东北长大,性格做事的风格,都受东北影响很大,说话办事比较直接。

    “没有了!”

    “没有,赶紧滚吧!贿赂纪高官,你小子也是头一份了!”牛书记笑骂一句。

    余庆阳嘿嘿笑着离开牛书记的办公室。

    离开牛书记办公室,余庆阳摇摇晃晃,“靠,我这送了一辆车,连杯水都不管!”

    出了省水总,余庆阳拿出手机,打个老三。

    “喂,老三……”

    “老二,我说你烦不烦?不是给你说了吗?钱你先拿着用,你刚开始创业,钱紧张,等你宽松了再分就行!”电话里传来老三不耐烦的声音。

    余庆阳感动中,又好笑。

    老三这人,书生气太重,好像谈钱就会沾污了他的清白一样。

    余庆阳笑道:“老三,你不要钱,可是人家公路局那边的租金得给人家吧?”

    “哦!租金啊?你那边要是紧张,我让我爸给他们说一下……”

    余庆阳打断老三的话,“给租金的钱,我还是能够拿的出来的!你把卡号发给我,我把钱给你打过去!”

    “那行!老二,别不好意思!你要是困难,就说话,我虽然没钱借给你,可是……”

    “行了,别啰嗦了!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啰嗦!我到银行了,你赶紧把卡号发给我!”余庆阳笑骂道。

    “行,行!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这就发给你!”老三也回骂了一句,才挂断电话。

    走进农行,里面人不太多,等了两分钟,老三就把银行卡号给发了过来。

    余庆阳拿着手机来到办理业务的窗口。

    “同志,我转帐,给这个帐号转二十四万!”余庆阳把银行卡、身份证和手机一块递了进去。

    “好的!余先生稍等!”窗口的银行营业员甜甜笑着对余庆阳点点头。

    2000年,百万是绝对的巨款,他们这个银行分理处,一个月也接不了几笔百万以上的资金。

    自然对昨天刚刚在他们分理处存了一百多万的人印象深刻。

    “好,麻烦你了!”

    按照营业员的指示签了几个字,二十四万从他的账户上划走。

    因为是跨省跨行转款,现在的银行,还无法实现即时到账。

    办完转款,余庆阳给老三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

    自然又招来一顿埋怨。

    离开银行,余庆阳打了个车,回到家。

    开上另外一辆车,来到城西的汽车城。

    这里不光卖汽车,也卖挖掘机、铲车、推土机等工程机械。

    这次他收到一百三十万的工程款,刨除各项开支,他手里还有八十多万。

    就算是买完两辆汽车,也还剩差不多五十万。

    这五十万,余庆阳自然不会放在银行里吃利息。

    他过来就是想先探听一下工程机械的价格和付款方式。

    在专门卖工程机械的区域转了一圈,这里毕竟是省会城市最大的汽车城,挖掘机品牌非常齐全,神钢挖掘机、斗山挖掘机、加藤挖掘机、沃尔沃挖掘机、现代挖掘机、大宇挖掘机、卡特挖掘机、日立挖掘机、小松挖掘机……余庆阳能想到的品牌这里都有。

    余庆阳最终选择的是小松挖掘机。

    虽然很不想买小RB的东西,可他干的主要是土方工程。

    可是选来选去,还是小松挖掘机更合适,力量较好,结实,耐用,油耗低,液压是其强项,整体协调性好,速度很快,最重要的是故障率低。

    小松是现在市场上综合性价比最高的挖掘机之一。

    可惜,现在小松在国内还没有合资工厂,纯进口的小松挖掘机价格有些虚高。

    余庆阳来到一个门口的牌匾上写着山推小松驻泉水市办事处的字样的门面店。

    余庆阳走进去。

    一个二十七八岁,身材丰满,样貌娇好的少妇迎上来,“先生是来买挖掘机?”

    “是,过来看一下!”

    “我姓曾,是这里的销售经理,很高兴为您服务!”曾经理盈盈笑着,把余庆阳让到一旁的沙发上。

    转身给余庆阳倒了一杯水,才又开口,“先生贵姓?”

    “免贵姓余!”

    “余先生想买哪一个型号的挖掘机?有没有目标?或者余先生买挖掘机主要干什么活,我给余先生推荐?”

    “我要220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