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三十章到家
    事实证明,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余庆阳陪着笑,在红卫河项目部哭诉了半天,中午请大家去梁郡吃了一顿饭,最后牛书记大笔一挥,给余庆阳批了八十万。

    当然不是为了这顿饭才给余庆阳八十万的。

    如果不想给他那么多,项目部的人根本不会去吃这顿饭。

    指挥部拨款五百万,公司提走了二百万,剩下三百万交给项目部来分配。

    项目部也要留下一百来万用于应急,剩下二百万,就像余庆阳说的那样,其他施工队,机械商每家也就给个三五万而已。

    余庆阳提的要求,算是正好卡在了项目部承受的底线上。

    牛书记虽然有些为难,但是没有出他的承受能力。

    这才是牛书记答应的原因。

    清水湖项目,自然不用余庆阳去哀求,稍微一哭穷,高科长就给余庆阳批了五十万!

    余庆阳拿着两位项目经理开的单子,坐上开往省城泉水市的火车。

    其他的施工队、机械商的工程款都是由公司财务送到工地上。

    只有他,因为数额巨大,只能自己到公司财务去领钱。

    牡丹市到泉水市还没有高,走下路,一路颠簸,能把人累散架,所以余庆阳还是选择了火车。

    赶到泉水市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余庆阳打了个车回到家里。

    拿出钥匙打开门。

    “咦?你不是请公路局的赵局长吃饭吗?怎么回来这么早?”老妈听到开门的声音,在屋里问道。

    “妈,是我!”余庆阳一边回答着,一边开门进屋。

    老妈惊喜的从沙上站起来,“阳子?你这孩子,回来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吃饭了吗?

    哎呦!怎么晒得这么黑啊?

    你说说你,放着好好的班不上,非要去包什么工程!”

    老妈又是埋怨,又是心疼道。

    不用看,就知道老妈正在看电视。

    听刚才老妈的话,老爸又出去应酬了!

    干工程就这样,总是没完没了的应酬。

    接工程要请客,施工的过程中要请客,验收要请客,结算也要请客。

    老爸这些年是赚了一些钱,可是一年到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外应酬。

    另外三分之二的时间,又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工地上待着。

    这些年,老爸不容易,老妈也不容易!原来余庆阳没去上大学还好,自从余庆阳去上大学之后,老妈就只能每晚电视相伴!

    “我在火车上吃了点!”余庆阳笑着说道。

    “火车上的东西怎么能吃,你等着,我给你下碗面条!”余庆阳回家,老妈心里高兴,脸上乐出一朵花。

    忙不迭的要去厨房给余庆阳做饭。

    “妈,不用麻烦了……”

    “麻烦什么?我给你下,你最喜欢的葱花面,再荷包两个鸡蛋!

    你这孩子,这么远怎么还带着两个铁皮桶回来?”说完,才看到余庆阳带回来的东西。

    “妈,你上次不是说我让田大爷带回来的泥鳅好吃吗?

    我这次又带回来一些!

    不光有泥鳅,还有黄鳝,都是野生的!”余庆阳笑着展示给老妈看。

    “你这孩子,这么远,带这些回来,不累啊?”老妈欣慰的埋怨道。

    “不累!”余庆阳笑着擦擦汗。

    这个天气,都夜里八九点钟了,还是一样炎热。

    “还不累,看看都瘦了!原来多白静帅气的小伙子,你看看现在,变的又黑又瘦!”

    “妈,我哪里瘦了?你看看,我比以前壮了很多!”说着余庆阳亮出胳膊,冲老妈比划了一下胳膊上的肌肉。

    余庆阳胳膊上的肌肉,一条条,一块块非常明显。

    这也托了铃铃卖给他的那些泥鳅的福。

    天天的泥鳅、黄鳝、甲鱼,金蝉、山鸡、野兔、青山羊肉,这些可都是大补的东西。

    余庆阳现在的身体正是年轻气血旺盛的时候,不吃这些大补的野味,也是夜夜一柱擎天。

    现在,天天吃,那是真个受不了。

    别说他,就是五六十岁的老丁,都请假往镇上跑了两回。

    余庆阳晚上,从原来一百个俯卧撑,变成现在要做二百个俯卧撑,二百个蹲起,才会精疲力尽睡去。

    现在余庆阳不光是胳膊上都是肌肉,肚子上八块腹肌也是非常明显。

    原本余庆阳长的有些清秀,有人说余庆阳是男人长了一副女人相。

    其实这是好听的,说白了,就是说余庆阳是个娘炮!

    现在的余庆阳,皮肤晒黑了,原本圆润的脸,变的棱角分明,人却是充满了阳光气息。

    老妈关心心切,只看到了儿子变黑了,脸不像以前那么圆润,这不是又黑又瘦吗?

    至于其他的,老妈都没有在意。

    因为,什么男生女相,什么娘炮,在老妈心里,这些都不是缺点,说这话的,那是妒忌儿子长的俊。

    “哎呦!你在工地上还干活啊?你怎么和你爸一个脾气?非得自己去干活?找那么多工人干嘛的?”老妈摸了一把余庆阳硬邦邦的胳膊,又心疼的惊叫起来。

    余庆阳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永远无法理解一个母亲关注的重点!

    老妈还是进厨房,给余庆阳下了一碗面条,荷包了两个鸡蛋。

    看着余庆阳全都吃完,才满意道:“快去洗个澡,看你一身汗味!”

    余庆阳洗完澡出来,老妈还在沙上看电视。

    老妈每天最大的消遣就是追剧!

    此时电视里播放的是《春光灿烂猪八戒》,老妈看的投入,不时出欢快的笑声。

    余庆阳也坐下,陪着老妈追剧。

    看儿子做到身边陪着自己看电视,心情更好。

    她一生没有多大的追求,在她心里,最大的幸福就是每天一家人能够一块吃饭,一块看电视。

    “妈,再给我点钱呗!”余庆阳陪着老妈看了一会电视,才开口说道。

    “怎么没有钱了?”

    “嗯!明天去省水总财务科领钱,空着手去不好看!”余庆阳尴尬的摸摸鼻子。

    是的,余庆阳此时口袋里已经空荡荡的,连买礼物的钱都没有了!

    “你要多少?”

    “给我拿两千块钱就行!”

    “两千够用?”

    “够用!就是给财务科的人买点礼物!”余庆阳笑道。

    “你要是不够,就和妈说,别管那个什么打赌,妈这里还有些钱,回头再给你五万!”老妈一听余庆阳要两千块钱,立马心疼起来。

    儿子手里连两千块钱都没有了!

    这出门在外的,手里没有钱怎么行?

    穷家富路,老妈此时那还管什么打赌。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又不是养不起!凭什么去吃苦?

    “够了,妈,你猜我这一个月赚了多少钱?”

    “多少?五万?十万?”老妈尽量往高了猜。

    余庆阳之前电话里并不没有说自己都在工地上干了什么,在电话里少部分时间说一些工地上的趣事,大部分时间都是听老妈说话。

    “妈,你再猜一猜!往高了猜!”

    “往高了猜?二十万?”见余庆阳摇头,老妈才不敢相信的问道:“难道是五十万?”

    见余庆阳还是摇头,老妈急了,瞪着眼睛威胁道:“臭小子,和我还卖关子,皮痒痒了吧?赶紧说,到底多少钱?”

    “一百三十万!”一见老妈要火,余庆阳赶忙如实交代。

    “多少?”

    “一百三十万!”

    “一百三十万?怎么这么多?”老妈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一个月一百三十万,那一年不是一千五百多万?

    自己的老公干了十几年的包工,她自然清楚这代表什么。

    要知道老公现在一年也干不了一千万的活。

    “就是一百三十万,现在工地上缺少挖掘机,我就从津门租了六辆挖掘机,放到工地上!”余庆阳给老妈解释着。

    “哦!你可以小心点,别被人家给坑了!”

    “不会的!没人能坑你儿子!”余庆阳笑道。

    “能的你!”老妈拿手指点了点余庆阳的额头。

    儿子有本事,当妈的心灵自然是高兴。

    娘俩正说着,门锁响了起来。

    老爸晃晃悠悠,满身酒气的走了进来。

    “爸,回来了?怎么又喝这么多?”余庆阳赶忙上前给老爸拿拖鞋。

    “今天陪公路局的赵局长吃饭!今年下半年有个国道改扩建的工程!五千万的工程!干完这个活,退休都行了!”老爸一边换下拖鞋,一边解释着。

    其实余庆阳心里清楚,什么陪赵局长吃饭,那是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去给赵局长当钱包和挡酒的去了。

    当包工头的不容易,请客送礼不说,还要随时当领导的小金库,帮领导买单,有时还要去挡酒。

    估计今天老爸是既当钱包又挡酒。

    五千万的工程,上一世就是这个工程!让老爸彻底退休。

    也让老爸的包工队彻底解散,家里的房子都卖了。

    五千万的工程不假,赵局长没有骗他。

    可问题是这个赵局长手太黑了,结果,工程干到一半,就被双规。

    连带着老爸干了一半的工程,东拼西凑垫资上千万,最后都打了水漂。

    当然也不是打了水漂,而是公路局封账,暂时一分钱都要不回来,老爸也不敢去追着要,真要追究起来,老爸也跑不了。

    弄不好钱要不回来,人都给要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