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二十八章横生变故
    老耿、老曹、老杨三个人最终被罚款五千块钱。

    李工虽然会上没有批评他,也没有对他做出处罚,可是想来私下,高科长肯定是找他谈话了。

    从开完会第二天,李工再也没有出现在余庆阳的工地办公室。

    牌局也就此解散。

    这时说起来,都有责任,李工有责任,监理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

    虽然不打麻将了,可是监理刘工、吴工他们还是喜欢到余庆阳这里来。

    有风扇,有雪糕饮料,还没有尘土。

    不打牌,聊聊天也是好的!

    开完会的第二天,高科长就返回了公司。

    “小沈,你同学们还有没找到工作的吗?”

    “有啊!学校突然说不包分配了,我好多同学都没找到工作!”

    余庆阳摇摇头,心里说了一句,可怜的八零后。

    上一世,大家讨论,最惨的就是八零后这一批人。

    计划生育是从他们开始的,大学扩招,毕业不再包分配也是从他们开始的。

    结了婚,要照顾四个老人,去谁家过年都成了家庭纠纷的一种。

    什么照顾你爸妈多一点了,去我爸妈家里的此时少了,这些家庭矛盾把八零后们折腾的欲仙欲死。

    好不容易摆平家里的矛盾,好家伙,国家又放开二胎了。

    你说要还是不要?

    要,压力山大!

    不要,四个老人见天的唠叨。

    反正就是倒霉的一代,好事没赶上一点。

    当然,这里面好多事,自己这个七零后的尾巴也没有逃脱的了。

    “你同学们有那种家里是农村的,人比较踏实,又没找到工作的吗?”

    “有啊!余哥你要招人?”

    “是啊!小沈、小姜,你们两个帮忙问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我这边打算招几个人!”

    “余哥,你想找几个?”

    “三四个吧!”余庆阳想了想开口说道。

    “那行,余哥我回头帮你问问!你给开多少钱的工资?”

    “一年的实习期,包吃住一个月六百块钱!实习结束,根据情况,如果留下来,我给他们交保险,工资一千起步!”

    “哇!这么高?我都想跟着余哥去干了!”小姜惊叫道。

    小沈和小姜还在实习期,一个月工资也就三百多块钱,就算是结束实习期,也不过五六百块钱。

    “我这是私营公司,工资不开高一点,没人愿意来啊!”余庆阳笑道。

    “那倒是,不过余哥这么大方,跟着余哥干,肯定错不了!”

    “那是,跟着余哥干肯定错不了!余哥和老耿他们不一样,以后肯定是大老板!”

    “哈哈……哈!你们两个,最近进拍马屁的功夫步不小!”余庆阳大笑着拍拍两个人的肩膀。

    “都是余哥教的好!”小沈和小姜嘿嘿笑着回了一句。

    “我靠··········,你们两个臭小子,合着这几天就跟着我学拍马屁了是吧?·”余庆阳忍不住笑骂一句。

    “哪能啊!余哥教的技术也好,比我们老师教的都好,我们都能听的明白!”小沈笑着拍着余庆阳的马屁。

    三个人正嬉笑的时候,余庆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是大爷的电话。

    这也是余庆阳一直在等待的电话。

    冲小沈和小姜摆摆手,走到一边接通电话,“喂!大爷!”

    “阳子,你写的施工方案,我看过了,嗯!不错!”电话里传来大爷低沉的声音,“单凭这份施工方案,你做一名技术负责人还是合格的!”

    余庆阳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不过,阳子,我通过小高了解到,这个截渗墙工程造价有三千多万!

    你现在刚毕业,贸然接这么大的工程很危险,截渗墙可是事关整个大坝的安全问题,一点出点质量事关,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所以,我已经告诉小高,把截渗墙的工程给你推了!

    阳子,你现在还年轻,要脚踏实地,不要好高骛远!从小工程干起,等积累足够的经验以后,再去接大工程!”

    “知道了大爷!给您添麻烦了!您忙吧!不打搅您工作了!”余庆阳面无表情的挂掉电话。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挂掉长辈的电话。

    “我去你的!”

    两辈子积攒的戾气猛然爆,余庆阳大喝一声,手机扔出去二十多米!

    这就是他的亲大爷!

    上辈子哪怕说句话,他也不会在外面蹉跎二十多年。

    可以说,以他的身份地位,说句话,全省的水利施工企业他都能进去。

    哪怕没有干部的事业编制,工人身份总可以吧?

    可是,他老人家愣是没有说一句话。

    这一生,自己只求他在离休前打个电话,帮自己说句话,为此自己专门熬夜写施工方案。

    可是,他轻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推了!

    不光是不说话,你这是直接告诉人家,这个工程不要交给我!

    至于什么干不了,谁一下生就什么都会干?

    这完全都是借口,有项目部把控,能出什么问题?

    余庆阳脸色铁青,喘着粗气,还是感觉到一阵憋闷,喘不过气来。

    猛的把自己T恤撕开。

    “余哥!你没事吧?”小沈担心的问道。

    “没事!”余庆阳摆摆手。

    “余哥,你电话响了!”小姜跑过去把余庆阳扔出去的手机捡回来,递给他。

    诺基亚手机就是结实,扔了二十多米,居然没有摔坏。

    接过手机一看,是高科长的电话。

    “喂,小余,你大爷的意思是不让你接这个截渗墙的工程!”

    “我知道,高科,给你添麻烦了!”余庆阳深吸一口气,勉强保持平静,轻声说道。

    “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不干就不干呗!”余庆阳强笑着。

    “小余,你也不用着急,截渗墙不干,你还可以干土方清淤的活!那个简单,我就能做主给你!”

    “谢谢您高科!”一时间,余庆阳感动的有些想哭,心里有万句话,最后只化作五个字。

    这一世,他和高科长算是刚刚认识,可是人家处处都想着自己。

    再看看自己这亲大爷···········

    挂了电话,余庆阳有些无力的做到地上,用有些颤抖的手,掏出烟点上。

    深吸一口。

    大爷的话猛一听上去是有道理,可是无论是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还是社会上,人生哪有那么多的按部就班?

    如果什么都按部就班,我国就不会有原子弹的出现,什么都按部就班,甚至都不会有新中国的出现。

    今天干小活,明天还干小活,后天继续干小活。

    慢慢的人就会变得安逸,习惯干小活。

    习惯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一旦习惯了,那么可能永远都干不了大活!

    人都是逼出来的!

    只有重压之下才会不断的进步。

    也许我今天干一个三千万的工程磕磕绊绊的勉强干下来。

    可是下一次,我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就不会再磕磕绊绊。

    再下一次,干五千万的活,我还是磕磕绊绊,勉强干下来。

    但是,我收获的不光是金钱,还有干三千万工程永远不会得到的经验。

    冷静下来的余庆阳,不想再去怨恨什么,上一世你不帮我,我照样没有吃不上饭,照样活的很好。

    这一世,你不帮我,我有着二十年的先知,只会活的更好,更加精彩。

    只有弱着才会去怨天尤人!

    我是强者,自然不会被这点小事击倒!

    重生以来,余庆阳从来没有梳理过自己的人生目标,只是大体的想着,不能白活一回,要活的精彩。

    对自己今后的人生,并没有一个全面细致的规划。

    比如先定一个小目标,赚他一个亿?

    一年赚一个亿,暂时有点困难。

    分解一下子,比如,第一年先赚他个一千万?然后用两到三年实现小目标?

    这个还是可以实现的!

    余庆阳在心里做着自己的人生规划。

    “余哥,你没事吧?”小沈见余庆阳坐在地上,呆呆的不说话,有些担心的又问了一句。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我刚才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

    “余哥的目标是什么?”

    “比如先赚他一个亿!”余庆阳一本正经的说出自己的小目标。

    “噗嗤!”

    吴工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余,我听说你刚才把手机摔了,还以为生什么事了,现在看你一本正经吹牛的样子,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男子汉大丈夫,哪能被一点小事击倒?

    我是在思考人生!”

    “行,那你继续思考人生吧!

    不过,下次手机不想要了,别扔,可以给我,你姐到现在还没混上手机呢!”

    “吴姐想要手机还不简单,我明天立马送吴姐一部新手机!”

    “算了吧!你给我手机,我还心疼电话费呢!

    你孙哥那一部手机,一个月电话费二百多!

    我们才争多少?

    不能和你这样的大老板比!”吴工说着脸上露出心疼的神色。

    还真是,这个年代,手机双向收费,接打都花钱。

    市话一分钟四毛钱,加上来电显示,短信费,一个月二百多还真不算多。

    余庆阳一个月手机费要五六百块钱。

    见吴工是真的心疼电话费,余庆阳也不再说给她买手机的事。

    有些事,过犹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