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二十五章儿行千里母担忧
    半路上,余庆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老妈的电话。

    “喂,妈……”

    “你还知道有个妈啊?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知道给我打电话?”刚接通电话,电话里就传来老妈的一通狂喷。

    震的余庆阳的耳朵嗡嗡作响。

    他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一点,等老妈泄的差不多了,才开口,“妈,我前段时间不刚给你打过电话吗?”

    “前段时间?那都多长时间了?这都半个月了!”

    “妈,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天天给您打电话,早请示晚汇报行了吧?”

    “少给我耍贫嘴!我听你田大爷说,你在工地找了个女朋友?”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

    “我可警告你,别给我乱来,到时候搞出人命,可别怪我不认帐!”

    “妈,我真没乱搞!”余庆阳苦笑着解释了半天,总算让老妈暂时释疑。

    “话说你也不小了,也该找女朋友了!

    对了,我们单位刚分来一个大学生,长的挺漂亮,那屁股蛋子又紧又翘,一看就是能生儿子的主!

    我都打听了,还没男朋友,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下……”

    “妈,我今年才二十二,还不想这么早结婚!

    再说了,我现在这样,人家好姑娘怎么会相中我?”

    “怎么相不中?我儿子哪里差了?要长相有长相,要个头有个头!还是大学生,凭什么相不中?

    不就是自己创业吗?

    那是我儿子有志气!”老妈的声音又拔高了几度。

    “妈,咱们等两年再说好不好?

    您还这么年轻,干嘛着急当奶奶啊?没的把你叫老了!

    我爸身体还好吗?”

    “你爸?还那样,干起活来不要命,一忙起来,经常三四天不着家!”

    “别让我爸干了,以后我挣钱养活你们!”

    “那感情好,我等着你挣钱养活我们呢!

    你这孩子,大老远的还麻烦你田大爷带这么多泥鳅回来!

    家里又不是没有卖的!”

    “妈,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这是儿子的一片孝心……”

    和老妈在电话里聊了足有半个多小时,直到手机都热,快没电了,才结束通话。

    老妈唠唠叨叨的说的都是家庭琐事,小的不能再小是琐事。

    可是烦吗?

    也许上一世,会烦,会感觉老妈唠叨。

    可是这一世,他心里只有淡淡的温馨。

    儿行千里母担忧!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他也曾经为人父,能够理解老妈心里那没有说出来的爱,没有表达出来的挂念。

    想想,自己上一世,真的有些混蛋。

    干水利经常出差不假,可是自己有孩子之前,出差在外,好像从来没有主动给老爸老妈打过一个电话。

    每次老妈打过来,说不了几句,就会嫌烦,然后嚷嚷着挂掉电话。

    想来,那时候,老妈的心是痛的吧?

    养儿防老,可是,上一世,老爸老妈好像没有花过自己一分钱。

    反而买房子,买车,生孩子,老爸老妈贴补了自己不少钱。

    揉揉有些涩的眼睛,余庆阳蹬起三轮车继续赶回驻地。

    昨天就和老崔老丁说好了,今天大火上还吃泥鳅炖豆腐。

    他们两个正等着自己把泥鳅送回去。

    回到驻地,余庆阳一下子愣住了。

    院子里有个娇小的身影正在洗衣服。

    很熟悉,是铃铃。

    余庆阳恍然,怪不得铃铃没去工地,原来是跑到驻地来给自己洗衣服。

    洗衣服?!

    余庆阳大惊失色!

    老天爷,千万别现自己藏到枕头下的内裤。

    余庆阳怀着侥幸心理往晾条上看去。

    顿时知觉天地一片昏暗。

    晾条上面,自己的那条内裤,正在迎风招展。

    “余哥回来了?”铃铃现了余庆阳,红着脸和他打招呼。

    “嗯!”

    余庆阳眼睛盯着内裤。

    我的清白,我的名声全都完了!

    这要是传出去,还怎么做人?

    说跑马,他们会相信吗?

    想来那群流氓,就算是信,也会歪曲事实,嘲笑自己。

    单这件事,就能嘲笑自己好几年!

    铃铃也现余庆阳的视线盯着内裤,她的脸更红了。

    她已经是十六七的大姑娘,女孩子早熟,有些事也隐约知道一点。

    铃铃的脸红的像火烧一样热。

    她是好心,知道余庆阳帮自己,她也帮不上别的,只想到帮余庆阳洗洗衣服当做报答。

    可是谁会想到,枕头底下的内裤行,上面会有那东西。

    铃铃用颤抖的手把内裤洗干净晾上,才长出一口气。

    没想到,会被余庆阳撞个正着。

    “余哥,衣服都洗完了,我先走了!”说我三轮车也不要了,低着头就往外跑。

    “等一下!”余庆阳伸手去拉从身边跑过的铃铃。

    铃铃正低着头往外跑,没防备余庆阳伸手拉她,一下子失去平衡,趴在在余庆阳的身上。

    铃铃的身体软软的,好像没有骨头一样!

    上一世,余庆阳并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从外面看上去,很瘦,好像皮包骨头,可是摸上去,软软的都是肉,这才是极品女人的体质,多人女人梦寐以求的体质。

    想的有点多。

    余庆阳回过神来,“你三轮车不要了?”

    余庆阳双手扶着铃铃的胳膊,让她站好,然后转身把车上的两个铁皮桶拎下来。

    这时,老崔和老丁不知道从那冒出来,上前抢过余庆阳手里的铁皮桶,“余经理,给我吧!”

    余庆阳也不瞎矫情,把铁皮桶交给两个人,回头再看铃铃,红着脸低着头,活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让余庆阳忍不住心动。

    “谢谢你帮我洗衣服!”

    “余哥,你帮了我那么多,还高价买我的泥鳅,我笨,别的也不会干,就想着帮你洗洗衣服!”铃铃低着头,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余庆阳要是不留意去听,都听不清铃铃说的是什么。

    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更让人心动。

    余庆阳心里不断的做着斗争,是继续当禽兽,把铃铃收了,还是禽兽不如。

    “铃铃……”

    “余哥……”

    “你先说吧!”

    “余哥,以后泥鳅你要是还要,就按集上的价格,要不我不能再卖给你了!

    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昨天回到家,我一夜都没睡好,拿着那些钱,我觉得烫手!”铃铃小声说道,说到最后,担心余庆阳误会,声音忍不住打了一些。

    “行,就按你说的!那这次我就不给你钱了!

    咱们算是两清,你在给我送泥鳅,我就按照十块钱三斤给你结帐!”

    “嗯!谢谢余哥!”铃铃好像完了个大心思,高兴的笑了起来。

    骑到三轮车上,才又开口说道:“余哥,以后你的衣服放到那里就行,我帮你洗!”

    说完这句话,蹬着三轮车飞快的跑了。

    余庆阳摇摇头,仰天长叹一声。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女人对第一个男人会记一辈子,不管是爱或者是恨,总之是不会忘记。

    男人也同样,对自己的第一个女人,记忆深刻,总是不经意间跑出来。

    稍微装了一会深沉,余庆阳回归现实。

    “丁大爷,崔叔,鲶鱼红烧,黄鳝做蒜爆鳝鱼段吧!其他的你看着弄!”余庆阳交代一句,就离开了驻地。

    其他一切都是假的,自己是干工程的,那就要先把工程干好。

    关系什么的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只有干好工程才是自己的本分。

    如果工程出来问题,再好的关系也不会替你扛雷,不踩你一脚就是好的!

    这是余庆阳上一世,二十年工地生涯总结出来的经验。

    回到工地现场,旁边施工队的老耿过来了,正坐在大堤上,和两个毕业生说话。

    “我给你们说,也就现在好多了,十年前,我们在泉水市南部山区里修泄洪沟。

    鸡蛋五分钱一个,一斤白面馒头就能换一个处……女……”老耿在向两个毕业生炫耀自己的光辉事迹。

    余庆阳没来由的一阵厌恶。

    这个段子,上一世余庆阳也曾经听过。

    无法就是在山里玩了多少女人之类的!

    上一世,余庆阳就像小沈小姜一样,听的津津有味。

    可是,现在只剩下厌恶。

    尤其是那句,一斤白面馒头就换一个处……女,更令余庆阳厌烦。

    “耿经理,你没事了?又说你的光辉历史?

    你别把两个小年轻给带坏了!

    回头要是出了事,就是你耿经理的责任!”

    “余经理,我这不是过来找你借漏槽,你没在,和沈工姜工吹两句牛!”老耿尴尬的笑着。

    项目部有明文规定,不允许招惹项目部驻地的女性。

    出了任何问题,都由自己承担。

    所以,老耿刚才的话,传到高科长耳朵里,少不了挨顿训。

    “漏槽在那边,不过我晚上也要用!”

    “没事,我先用用,到傍黑天,就给你送过来!”

    “那行吧!耿经理,说句不该说的话,这个天气这么热,真不适合白天打混凝土,容易出现干裂!”

    “谢谢余经理!我傍黑天一定给你送过来!”老耿笑着,没有接余庆阳的茬。

    呸!

    一个刚毕业的新兵蛋子,还指挥起我来了?

    老子干工程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老耿心里不忿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