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二十四章苦口婆心的吴工
    “余哥,你再教教我们呗?”小姜掏出烟,给余庆阳递烟。

    “工地上没有手把手教你们学东西的,只能你们自己多看,多想,不懂的多问!

    你在这让我给你讲,不如去实际操作一下!

    水准仪都会用吧?”

    “会用!”

    “会用!”

    小沈小姜两个人点点头。

    余庆阳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递给两个人,“那好,这是坡顶和坡脚装的高程!这是控制点的高程,你们去把我放的控制桩复测一遍!”

    把两个人打去复测高程,余庆阳继续坐在坝顶上盯着工人安装加固模板。

    九点多点,监理刘工、吴工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工地。

    “小余,你打算什么时候浇混凝土?

    我看另外两个队,今天也要浇混凝土,你这搅拌站能供上吗?”监理刘工走到余庆阳身边问道。

    “我晚上加班浇!别说一次供三个施工队,就是供四个施工队的混凝土也没有问题!”余庆阳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笑着回答道。

    “你这模板才支了这么一点,晚上能浇?”吴工质疑道。

    余庆阳肯定的点点头,“能,我今天晚上就浇一副混凝土护坡,来的及!”

    吴工问了一句,就不再纠结余庆阳能不能支完模板,而是拉着身边的一个年轻女孩给他介绍,“给你介绍个美女,这是我们局里新来的大学生!叶工!”

    这女孩,怎么说呢?

    一米六多点的身高,目测有一百二十斤,唯一吸引人的就是好凶!

    足有三十六d。

    长相一般以上的水准吧!比吴工差不少。

    不过这只是余庆阳的眼光。

    如果换成刘工,一定会惊呼美女。

    这主意是余庆阳来工地时间还短,如果待上三年,余庆阳也会惊呼美女。

    水工干三年,母猪赛貂蝉。

    余庆阳冲叶工点点头,笑着问了一句,“你喜欢龙吗?”

    “龙?我是属小龙的!”

    “哦!那你比我大一岁,叶姐你好!”余庆阳自来熟的喊起姐。

    “你刚才问的什么意思?为什么问我喜欢龙?”

    “叶公好龙啊!”余庆阳笑道。

    “噗嗤!”

    叶工被逗的笑了起来。

    “臭小子,一见面就调戏人家!

    小叶,以后可要防备着他点,这小子一肚子花花肠子!”

    “吴姐,不带你这么冤枉人的!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哪来的花花肠子?

    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啊!”余庆阳哭天抢地的大声喊冤。

    “小余,你要是比窦娥还冤,那这天上该下雪啊!不过,我看这大太阳,下雪估计是没指望了!”监理刘工在旁边补刀。

    “是啊!这就说明我没有冤枉你,你就是个花心大少,一肚子花花肠子!”吴工很配合的又给了余庆阳一刀。

    “叶姐,你看到了吧?我整天就这么被他们欺负!我的命苦啊!

    你可得替我做主,主持公道!”余庆阳对着叶工哭诉道。

    叶工比较是刚毕业的大学生,2ooo的女大学生,还是挺腼腆,挺朴实的,被余庆阳几句话逗的脸红扑扑的,笑的合不拢嘴。

    勉强忍着笑说道:“我听吴姐的!”

    “你……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螚和他们同流合污呢?”余庆阳苦着脸指责道。

    “我相信吴姐的,你嘴这么油滑,肯定很会哄女孩子……”

    “没法和你们玩了!”余庆阳把草帽扣到头上,一屁股做到地上,不再搭理他们。

    经过余庆阳一阵插浑打科,很快消除了叶工新来乍到的生疏感。

    监理刘工下到堤坡上,拿着尺子量了一下工人安装好的模板尺寸。

    “小余,你这个宽度都不够啊?”

    “不会啊?怎么可能!”

    “都差将近一公分!”

    “刘工,那个是预留的膨胀系数,浇上混凝土会往外膨胀,那一公分是预留出来的!”

    “老耿和老曹那边怎么没有膨胀系数?”

    “刘工,你量他们成品梁的尺寸了吗?绝对出设计宽度五毫米以上!”

    “能膨胀一公分?”

    “五毫米左右吧!”

    “那你留一公分是不是留多了?”

    “刘工,我们的工人师傅支的模板虽然已经很精确了,可是也做不到一毫米不差!

    多少有的误差也是正常的!

    我是按照五毫米预留的!你多量几个地方才准确!”

    刘工由量了几个地方,才爬上湖堤。

    对于刘工去量模板尺寸,余庆阳并没有在意。

    人家这并不是难为他,这是人家的工作,你不能不让人家工作。

    余庆阳陪着监理刘工、吴工、叶工来到工地办公室。

    给他们泡上茶,又闲聊了几句,才回到现场,继续盯着工人安装加固模板。

    十点多钟,铃铃的弟弟带着几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蹬着三轮车来到工地。

    “余哥,我来给你送泥鳅了!我姐说了这些雪糕是请你们吃的,还说黄鳝你也要,我捉到了三条!

    还有一个大家伙,余哥你要不要?”亮亮突突的说了一大通。

    “什么大家伙?你姐呢?”

    “鲶鱼,老大了!我们费了好大劲才捉上来的!

    我姐说有事,让我过来!”

    “哦!我看看有多大?”

    “哟,好家伙,还真不小!”余庆阳往桶里一看,这鲶鱼足有五六斤,两个小家伙死死按着铁皮桶,才没让它跑出来。

    “行,这鲶鱼我要了!”余庆阳爽快的点点头。

    这鲶鱼可是好东西,尤其是野生的。

    “余哥,钱你给我姐就行!我能拿几块雪糕吗?我答应请他们吃雪糕的!”

    “拿吧,随便拿!”

    “谢谢余哥!”亮亮高兴的掀开箱子,拿雪糕分给小伙伴。

    余庆阳又拿出雪糕,一人又给他们了两块。

    几个小家伙吃着雪糕就要走。

    “亮亮,三轮车不要了?”

    “余哥,先放你这里吧!我姐一会来骑!”

    到底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几个小伙伴吃着雪糕,打打闹闹,跑远了!

    余庆阳隐约听到亮亮对小伙伴们说,“明天再去帮他捉泥鳅,还请他们吃雪糕!”

    这小家伙,还挺机灵,知道用小恩小惠收买人心。

    “刘工,吴姐,叶姐,咱们中午继续吃泥鳅怎么样?”

    “怎么你小女朋友又给你送泥鳅来了?”

    “吴姐,我错了,能别这么黑我好吗?多少给我留点面子!”余庆阳冲吴工拱手求饶。

    “你还要面子啊?”

    “要啊!我又不是孙哥,他可以不要了,我还没找媳妇呢!”

    “你这话,有本事当着你孙哥的面说!”

    “我不敢!”

    余庆阳瞪着眼睛,很干脆的来了一句,把吴工、叶工逗的咯咯直笑。

    “小余,泥鳅虽然好吃,可也不能天天吃啊?”

    “刘工,今天不光有泥鳅,还有鳝鱼,我给你们做个干炸鳝鱼段。

    再做个红烧鲶鱼!保准你们吃的胃口大开!”

    “小余,差不多就得了,你这么买下去,你得往里撘多少钱?

    你要是真对铃铃有想法也还说的过去,可是……凭你的心气,你肯定不会娶一个农村姑娘,你说你图什么?”

    “我就是看着小姑娘不容易,力所能及的帮一把!”

    “不容易的人多了,你帮的过来吗?

    你姐我也不容易,怎么没见你帮我一把?”吴工瞪着眼睛教训余庆阳。

    吴工是真把余庆阳当弟弟看待,在她眼里,余庆阳就是一个聪明但是很调皮的弟弟。

    见他乱花钱,忍不住想要教训他。

    “行吧,吴姐,我回头就和她说,以后每个星期送一次泥鳅鳝鱼什么的,咱们改善伙食!

    平时就不要了!”余庆阳从善如流的点点头。

    其实他刚才也想明白了,这么做不是帮铃铃。

    可能是害她。

    人言可畏,农村的流言能杀死人。

    余庆阳和铃铃非亲非故,高价买她的泥鳅,别人会怎么看。

    余庆阳自己知道,自己上辈子对不起铃铃,这辈子想补偿她。

    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肯定会想,这那是卖泥鳅的钱,这是卖肉的钱。

    要不,集上的泥鳅十块钱三斤,买多了还能便宜,凭什么给你十块钱一斤?

    这让铃铃以后怎么做人?怎么嫁人?

    补偿的办法有很多,想现在这样高价买泥鳅,是最笨的一种办法。

    “这还差不多!”吴工满意的点点头。

    “刘哥,刘工、吴姐、叶姐,你们做着,我去把泥鳅送回驻地,让崔叔收拾出来!”

    余庆阳礼貌的打完招呼,把三轮车上的雪糕箱子搬下来,又跑进办公室,“刘哥、刘工、吴姐、叶姐吃雪糕了!”

    又找到宋哥,“宋哥召唤大家休息一会,吃块雪糕解解暑再干!”

    才骑着三轮车歪歪扭扭的往驻地走。

    别看三轮车不大,可是还真不好摆弄。

    余庆阳这算是第一次骑三轮车,这三轮车认生,不听话,不肯走直路。

    余庆阳和三轮车较了好一会劲,才把三轮车驯服。

    怪不得以前老人说,会骑自行车的,学不会骑三轮车。

    倒不是真学不会,只是一时真有些不习惯。

    因为三轮车和自行车不一样,骑三轮不别考虑平衡问题,只需将把手前后推动就能拐弯,而自行车你始终要考虑一个平衡的问题。

    蹬着三轮车飞快的往驻地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