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二十三章尴尬训话
    “我靠!”

    余庆阳睁开眼睛,感觉下身湿乎乎的,拉开一看,忍不住骂了出来。

    跑马了!

    外面工人已经起来洗漱,准备吃早饭了。

    余庆阳赶紧起身,换上一条干净内裤。

    把脏的往枕头底下一塞,拿着脸盆出去洗漱。

    吃完饭,宋哥拿着本子开始点名,划考勤。

    “我来说两句!”等宋哥划完考勤,安排完工作,余庆阳开口说道。

    大家都停下来等着听余庆阳讲话。

    “先一点,大家能不能别整天小老板小老板的叫?我一点都不小,不信我脱下来给你们看!”

    “哈哈···········哈!”

    “哈哈············哈!”

    所有工人都被余庆阳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不叫小老板,那叫什么?”

    “叫我小余、阳子、余庆阳、余经理都可以!”余庆阳笑着说道。

    “那我们叫余经理吧!”

    这个称呼,也正是余庆阳想要的。

    当然,真要是叫他小余、阳子、余庆阳他也没意见。

    只要不叫小老板就行,比较心理年龄已经四十多岁了,听着小老板这个称呼很别扭。

    “好了,玩笑话说到这里,宋海丰,你昨天请假三个小时,还有杨孝山,你昨天下午也请假三个小时,你们去干吗了?”

    “我们··········”两个人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哈哈,宋老三和杨孝山去镇上找娘们去了!”

    “行了,都别笑了,你们以为我没点你们的名字,就没你们的份了?”余庆阳板着脸呵斥道。

    “我不是不让你们去!都是男人,我理解大家!我只是提醒你们,你们出来赚钱不容易,这么热的天,大太阳地下,一天赚二十来块钱,别都拿去添了那个无底洞!

    别忘了,你们的老婆孩子还在家等着你们拿钱回去呢!

    另外更重要的是,真受不了要去,也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别钱花了,再染上一身脏病,真要是那样,我都没脸去面对你们的家人!”

    这才是余庆阳想要说的事情。

    去街上泄,余庆阳管不着,可是万一染上病,那就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了。

    遇到讲理的家属还好说,遇到那不讲理的家属,人家跑到家里去骂你,你都没话说。

    人跟着你出去干活,最后染上病了,你能说一点责任没有?

    政府部门还讲究个领导责任,监管不力呢!

    “其实,你们可以轮流请假回家看看,赚钱也不能不要家庭是不是?以后每个人每个月可以请四天假!”

    “扣工资吗?”

    “废话!当然扣工资了!我又不是慈善家!”

    “那···········”

    “那什么?你去镇上,一次不得两天的工资?还要冒着各种风险?回家来回四天,虽然少赚四天的钱,可是安全啊!你媳妇也高兴不是?

    还有,这种事上瘾,一个月一次够了?去两次,你们回家的钱就出来了!这么简单的账不会算?”

    下面的工人,一个个低着头不说话,感觉余庆阳说的话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好了!我说的话,你们没事的时候好好想想,现在开工干活!”余庆阳大手一挥,当先离开驻地。

    今天他也很忙。

    支模板,他要时刻盯在工地上,混凝土工程,最重要的就是模板的安装加固。

    一旦加固不好,毁掉的可能是整个混凝土工程。

    这个模板还真不好加固,因为模板是悬空的,下面铺了土工布,又不能把加固的木桩砸到基础上。

    木工师傅,看着也都有些怵头。

    悬空加固一直都是一个难点,这也是余庆阳不敢离开的原因。

    虽然他很想回去洗内裤,可现在只能压制着这种冲动,盯在工地上。

    为了方便加固,项目部使用的全都是木模板。

    方木全都是5公分乘7公分的大木方。

    木工师傅早就按照余庆阳给的尺寸加工好模板,现在要做的就是安装加固。

    “余哥,这就是支模板?感觉好复杂啊!”小沈和小姜也到了工地,凑到余庆阳身边,看了一会,开口说道。

    “这个还不算复制,就是不太好加固!”

    “我看那下面留了那么大的缝,混凝土不都跑到下面去了?”

    “不会,可以通过控制混凝土塌落度,来避免这种情况生。

    浇筑的时候,也不能一次成型,可以先浇筑地梁地下部分和混凝土板的部分,等混凝土初凝之后,再浇筑上面的部分!”余庆阳随口给他们讲解着。

    “小余,一定要盯紧了!别像老耿那边一样,跑了模!”刘工过来提醒道。

    “放心吧!刘哥!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余庆阳笑着回应道。

    “我就是提醒你,别马虎大意了!还有,钻孔取样的地方做好标记!”

    “知道!”余庆阳点点头。

    等刘工去了办公室,小沈才开口问道:“余哥,刚才刘工说的做标记是什么意思?”

    余庆阳四下看了一眼,“混凝土护坡完成浇筑后,要进行钻孔取样。

    一是检测浇筑的厚度能不能达到设计要求,二是检测混凝土的强调达不达到设计要求!”

    “那要是达不到设计要求呢?”

    “那就麻烦了,先看是哪方面没有达到设计要求!

    如果事厚道,那就要进行评估,现在的厚道能不能满足设计要求的强度!

    如果不能,那就砸了翻工!并且追究公司的法律责任!

    如果是强调达不到设计要求,那更简单,翻工!追究法律责任!”

    “哦!我明白了,刘工说的做标记就是为了避免出现厚道不合格的情况,对不对?这不是作弊吗?”

    “这个怎么说呢!严格起来,是作弊!

    但这也是为了保证抽检的合格率!

    大家都这么做!

    你看咱们的土坡基础虽然看上去很平,可是你那标尺去测一下,还是有误差!

    土坡基础的误差就会造成混凝土的厚薄不一致!

    做记号就是为了避免出现那种比较倒霉,连续抽检到比较薄的位置!”

    余庆阳没有告诉两个人,做记号还有一个用意。

    那就是人为的控制混凝土的厚道,进行偷工减料。

    还是别用这些腌臜的事,去污染他们纯洁的心灵吧!

    让他们多保持一段时间的纯洁。

    “余哥,这根尼龙绳是干什么用的?”

    “那个是控制线,木工师傅安装模板,就靠它来确定高度和坡度!”

    “余哥,我听说你拒绝了进水利厅的分配,选择自己创业,你真是太厉害了!我爸为了我能进公司,花了好大力气呢!我要是感提自己创业,我爸能打死我!”小姜满脸的敬佩。

    余庆阳矜持的笑了笑,很有逼格的说道:“每个人有每个人道路,不用去羡慕别人!意大利文学家但丁曾经说过,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是因为上一世野惯了,不适应事业单位里的拘束。

    告诉他们,以后严打会越来越厉害,自己担心管不住自己的手,被当成苍蝇给打了?

    “余哥,这句话好像是鲁迅说的吧?”小沈弱弱的说一句。

    “不是,这句话出自意大利文学家但丁的代表作长诗《神曲》,鲁迅只是在《少年润土》中引用。”

    “哦!余哥,你懂的真多!”

    “余哥,不愧是海河大学出来的,就是牛逼!”

    “呵呵!”余庆阳笑了笑,“你们两个还得好好学学!”

    “余哥,我们一定跟着你好好学!”

    “我说的是拍马屁的功夫你们得好好学学!”

    这两个小伙子,拍马屁的功力还是不行,拍的余庆阳并不是很舒服。

    “拍马屁?”

    “不要以为拍马屁是龌龊,是下流,是不好的行为!人生离不开拍马屁!

    如果你会拍马屁,你父母会更宠你,你的老师也会更喜欢你,你的领导会更加欣赏你,你的晋升之路会更宽广!

    所以,人生总结起来,就是pmp和pmpmp!”

    “pmp和pmpmp?余哥什么意思?我英语不好,听不懂!”

    “翻译成汉语就是,拍马屁和拼命拍马屁!”余庆阳笑道。

    “··················”

    两个毕业生口瞪目呆的看着余庆阳,本来以为是多么深奥,多么富有哲理的话,没想到居然是··············

    “臭小子,让你教他们技术,你就教这个?”背后高科长笑骂道。

    “高科,这个可是非常高深的人生哲学!”余庆阳委屈道。

    “就你歪理多,你别给我带歪了!”高科长笑骂一句走了,余庆阳刚才的话,对他启也很深。

    这两个词,听上去,是听粗俗,可是细想,人生可不就是这样吗?

    小时候拍父母的马屁,可以得到新衣服。

    学校里拍老师的马屁,可以得到老师的喜爱。

    在单位拍领导的马屁,可以得到重用。

    在家里拍媳妇的马屁,可以家庭和睦。

    不对啊!打铁还需自身硬,我怎么也被这小子给带歪了?高科长一边走,一边苦笑着摇摇头。

    这是高科长的习惯,只要他在工地上,一早一晚都会到所有的施工部位转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