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二十一章带毕业生
    “余哥,然后呢?”小沈开口问道。

    “然后?”余庆阳对一个工人招招手,“把它挖出来!慢点!”

    等工人把环刀挖出来之后,余庆阳轻轻取下环盖,“这个时候,用修土刀自边至中削去环刀两端余土,用直尺检测直至修平为止。

    然后把环刀里的土取出来,放到天枰称上称重!

    再然后用公式,4*(m1-m2)/πd2h就可以求出土样的湿密度!

    m1指的是带土的环刀重量,m2指的是空环刀的重量。

    这里咱们可以省略了,因为咱们现在称出来的直接就是土的重量。

    所以直接用4乘以咱们刚才用天枰称重的重量,然后除以πd2h就可以了!”余庆阳讲的很耐心,至于他们能不能听的进去,那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他们在学校里,老师都不会管他们学不学。

    到了单位,能像余庆阳这么耐心给他们讲解的,不能说没有,但是很少很少!

    “余哥,这样就完了吗?”小姜也开口问道。

    大家年龄差不多,都是年轻人,小沈和小姜见余庆阳好说话,也就没有那么多顾虑,想到什么问什么。

    “没有,这才第一步,接下来要测土里面的含水率,然后计算干密度!

    用酒精炉把刚才取的土样烧干,然后称重!

    原土重-烘干土重,然后除以烘干土重,再乘以1oo%就是含水率了!”

    “余哥,干密度怎么计算?”小沈问道。

    “计算干密度的公式是,湿密度除以1+含水率。

    压实度是干密度除以最大干密度乘以%。

    最大干密度是实验室得到的数据!”

    余庆阳嘴里讲解着,手里的动作没有听。

    像检测压实度这种工作,余庆阳上一世已经十多年没有干过了。

    好在还没有忘记,不知道是不是重生福利,现在做起来居然没有一丝的生疏感。

    “余哥,你好厉害啊!”

    “厉害什么?这些都是干技术最基本的知识!

    你们书里都有,只是你们没注意罢了!”

    余庆阳带过好多技术学院出来的实习生、毕业生,知道像他们这些初中的技术学院出来的。

    在学校真的学不了多少东西。

    好学生没几个会去技术学院的,都是那些成绩不好的才会去。

    技术学院的管理不比大学严格多少,你指望这样的学生能够学多少知识?

    大部分都是毕业后,在工地上学的。

    能够知道自己学习,并且能够适应工地的,才能在这一行干下去。

    自从今年中专、技术学院取消分配,大量毕业生直接改行,去别的行业厮混。

    “小余,弄完了吗?”

    “这一个快了!

    你们两个拿着环刀去那边再取一个土样!”余庆阳随口指使着两个人干活。

    教了半天了,也该干点活了。

    “小余,你可要弄好,别作假!”

    “孙哥,我在压实度上作假,那不是掩耳盗铃吗?

    放心,我不干那事!”余庆阳笑着回应道。

    有两个人帮着取土样,余庆阳做的很快,基本上就是用酒精炉烧土耗费时间。

    全部做完,余庆阳把检测记录整理了一下,爬上大堤交给孙工,“孙哥,你看,压实度全部合格!都在百分之九十六以上!你看我是不是可以铺土工布,支模板了吧?”

    “行,干吧!”孙工看了一眼,点点头,冲旁边努努嘴,“你小女朋友等你一会了!”

    余庆阳顺着孙工的话看过去,苦笑道:“孙哥,你怎么爷开这玩笑?

    这话可不能乱说,传出去,我无所谓,人家可是小姑娘,对人家名声不好!”

    铃铃旁边还有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小男孩,那是她弟弟。

    姐弟俩都很瘦,细高挑,身高有一米七不到。

    铃铃看到余庆阳看向她,不敢过来,只是站在那里虫余庆阳甜甜一笑。

    看到铃铃的笑,余庆阳的心忍不住抽了一下。

    这个时候是下午三点多,天上的太阳正毒的时候。

    这两个傻瓜,居然站在太阳底下等自己。

    再看田大爷正在高科长和监理刘工、吴工的陪同下视察工地。

    站在小型混凝土搅拌站前面,研究小型搅拌站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看他们研究的起劲,余庆阳也不想过去跟着掺和。

    于是走到铃铃和她弟弟旁边,“你们俩不热啊?怎么不到棚子底下躲躲太阳?”

    “没事,我们不怕热!余哥,这是我们捉的泥鳅!”铃铃的脸晒得通红,她弟弟也是差不多小脸通红,眼睛里流露着期盼。

    “这么多?”余庆阳惊讶的问了一句。

    在姐弟两个脚下有两只铁皮桶,里面都装了大半桶泥鳅。

    农村用的铁皮桶,装水能装五十斤水,余庆阳拎起桶掂了一下,一桶差不多有二三十斤泥鳅。

    “我弟弟捉泥鳅可厉害了!这些大部分都是他捉到的!”铃铃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余庆阳心里有股莫名的心疼,这俩傻瓜,估计为了捉泥鳅,中午饭都没吃。

    “还没吃饭呢吧?”

    “没事,我们不饿,一会回家吃去!”

    “行,这一桶算三十斤,两桶六十斤,我给你六百块钱,另外这两个桶也给我吧!一共给你七百块钱行不行?”

    “太多了,余哥你给……四……五百块钱就行!”

    “行了,别挣了,你余哥不差这点钱!”

    “谢谢余哥!明天我还给你送泥鳅!对了,黄鳝要不要?”铃铃接过钱,高兴的说道。

    “要!都要!”

    余庆阳心里苦笑,嘴上答应着。

    看着蹦蹦跳跳离开的姐弟俩。

    说起来铃铃才十六七岁,也是个孩子,心地还很天真。

    只想着捉泥鳅能卖钱,就没想一下,自己这边就二三十个人,那吃的了这么多?

    泥鳅再好,也不能天天吃啊!

    算了,就当是为上辈子赎罪吧!

    越想越感觉自己上一辈子办的事挺人渣的!

    “阳子!”田大爷走了过来。

    “田大爷!”

    “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田大爷看着远去的铃铃的背影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余庆阳摸摸头。

    “你小子,别给我装糊涂!我可提醒你,别给我乱搞!”田大爷瞪着眼训斥道。

    田大爷在水利行业干了一辈子,这种情况见多了。

    公司里就有好几个人,媳妇是从工地上带回去的,就是在工地上乱搞,被人家家里人扣下,不结婚不让走。

    不是田大爷看不起农村人,他也是农村人。

    那些从工地上带媳妇回去的,日子过的明显不如其他人。

    而且,新鲜劲过去之后,生活习惯,文化上的差异,家庭矛盾不断。

    高科长把这事告诉田大爷,也是为了余庆阳好。

    担心他年轻,把控不住,最后闹的不好收场。

    余庆阳摸摸鼻子,陪着笑保证道:“知道,田大爷,我不会乱搞的!”

    “心里有数就好,你还有什么事吗?我一会就回去了!要我给你爸妈带话吗?”

    “田大爷,您这就走啊?吃完饭再走吧?”

    “不了,天不早了,再晚,天黑了不好走!”

    “哦,对了,田大爷,这两桶泥鳅您带回去!您一桶,再麻烦您给我妈送一桶回去!”

    “哟,这泥鳅还真不错!这么大的泥鳅在泉水市可不好买!”田大爷往铁皮桶里看了一眼,笑道。

    “您等一下!”

    余庆阳跑去找了两块塑料布,把铁皮桶的口包起来,用绳子绑起来,怕泥鳅被憋死,又在塑料布上捅了几个小孔。

    然后拎着给田大爷装到车上。

    田大爷走了,孙工他们也走了。

    余庆阳安排工人开始铺土工布。

    在混凝土护坡和土坡基础之间,要铺一层防水土工布。

    铺完土工布,才能支模板。

    下面的齿墙、中间纵横交错的地梁厚五十厘米,地下开槽埋深二十厘米,混凝土板厚二十厘米,所以最后成型的地梁比混凝土板高十厘米。

    这高出来的十厘米,需要使用模板进行定型。

    “余哥,那个白色的是什么?”小沈凑到余庆阳身边小声问道。

    “那是土工布,是防水用的!混凝土虽然有防水的作用,但是不能做到百分百的防水!

    所以要加一层防水土工布防水!”

    “防水土工布?还有不防水的土工布?”小姜也跟着问道。

    “有,土工布分为防水土工布和透水土工布两种。

    他们的作用不一样!

    防水土工布顾名思义,就是防水用的!

    透水土工布是用来防止土壤流失的!

    意思就是水可以通过土工布过去,把土拦下来。”余庆阳仔细解释道。

    “余哥,防水土工布和透水土工布有什么区别?怎么分辨?”

    “你们看,这个防水土工布后面有一层防水膜!透水的则没有这层防水膜!”

    “停一下!不能这么搭接!”余庆阳突然大声叫停。

    “怎么了,小老板?搭接二十公分没错啊?”工人疑惑的看着余庆阳。

    余庆阳也不着急,走下堤坡仔细给他们讲解,“这事怨我,没说清楚,搭接二十厘米没错,可是不能这么搭接,要用上面的土工布去压下面的土工布。”

    “余哥,这没什么区别啊?都是搭接二十公分,上压下,下压上,不都一样吗?”小沈也跟着余庆阳下到坡上,听了余庆阳的话,疑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