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二十章
    “别啊!孙哥,来都来了!怎么也要吃完饭再走吧?

    吴姐叫你们来主要是吃泥鳅,然后顺便给我验一下基础!”余庆阳连忙拉住吴工的对象。

    “没事,等下次来给你验基础的时候,再来顺便吃泥鳅吧!”吴工的对象一边说着,一边转身作势要走。

    “不用下次,这次就行!”余庆阳哈哈笑着把吴工的对象拉进办公室。

    ……

    老丁和老崔的手艺得到大家的一直好评。

    干煸泥鳅的辣、鲜、香,让大家吃的满头大汗。

    泥鳅炖豆腐的鲜香爽滑,红烧泥鳅浓郁的香气。

    这个时候,就算是公安机关,五项禁令都还没出台。

    所以,中午喝酒根本不算是违规,也没有人管。

    鲜美可口的泥鳅大餐配上四君子酒,大家喝的不亦乐乎。

    酒喝的差不多了,大家的话题开始转荤。

    “我给你们出个谜语,猜错了喝一杯,猜对了我喝一杯!”监理刘工放下筷子,笑着说道。

    “这不合适,我们要是猜不出来,一人喝一杯,猜出来你才喝一杯!”高科长提出异议。

    “那你说怎么办?”

    “这样,我们要是猜不出来,我们一人喝一大口,要是猜出来,你喝一杯!”

    “好!你们听好了!

    朝天一个洞,里面热烘烘,进去硬邦邦,出来软绒绒。打一行为!”

    “流氓!”吴工红着脸啐了一口。

    “我怎么流氓了?”

    “你说呢!”

    “是你自己想歪了,再说了,你那个洞它也不是朝天的啊!”三十多岁的监理刘工嘿嘿笑道。

    “呸!老不修!”吴工红着脸,骂了一句,冥思苦想,准备想出答案,让刘工喝酒。

    “吴姐,我帮你灭了他!”余庆阳听完,就笑了起来。

    这种很容易让人误解的谜语,上一世网络上不知道有多少。

    “好!小余,你知道赶紧说出来,让他喝酒!”要不怎么说,女人是最容易记仇的动物。

    “烤红薯,对不对?”

    “小余,怎么会是烤红薯呢?”刘工都准备端酒杯了,吴工那边还没想明白。

    “吴姐,你没见过街上卖烤红薯的?那个大铁皮炉子,上面的口不是朝天吗?里面是不是热乎乎的?地瓜放进去是不是硬的?然后烤熟之后就是软软的?”

    “哦!老刘,你输了,抓紧时间喝酒!”

    “我喝,我这不是都端起来了吗?”监理刘工苦笑着说道。

    “抓紧时间,别磨蹭!”吴工依然不放过他,继续催促着他。

    谁让监理刘工调戏她来着。

    吴工的对象呵呵笑着,也不说话。

    等监理刘工喝完,余庆阳才开口,“我也说一个谜语,咱们定一个时间,以五分钟为限,五分钟猜不出来,就算输!”

    “行!”

    等大家都一致同意余庆阳的提议,余庆阳才开口说道:“两人对着站,脱了衣服干,为了一条缝,累出一身汗。也是打一行为活动!”

    “我靠!小余,你们大学生也这么流氓啊!”

    “李哥,你这话说的,可是一棍子打翻一船人,大学生是有流氓,但是,我可是纯洁到不能再纯洁的人!”

    “你纯洁,那就没有流氓的了!”吴工也攻击着余庆阳。

    “明明是你们思想龌龊,我出的谜语可是纯洁到不能再纯洁了!”余庆阳委屈的说道。

    等了五分钟,大家都没有猜出来。

    每人喝了一大口酒,余庆阳才公布答案。

    “是锯木头!”

    “锯木头?”

    “我靠!还真是!”

    “大学生的脑子就是不一样!”

    余庆阳公布了答案,大家琢磨了一会,才恍然大悟。

    “我再给大家猜一个!”余庆阳笑着说道:“舔也硬,不舔也硬。要想上床先搓搓它!打人身上的一个器官!”

    “呸!小余你想死啊?”吴工抢先红着脸骂道。

    几个男人也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

    “小余,舔也硬不舔也硬,这个说的是你自己吧?我们这些老家伙可是不行了!不舔是硬不起来了!”监理刘工嘿嘿笑道。

    “小年轻,火力就是壮!”

    “嘿嘿!事实证明,你们都是一群思想龌龊的老流氓!以后别再说我流氓了!猜不出来的话,赶紧把酒喝了,我公布答案!”

    “我喝!我看你能说出花来!”李工说着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喝了。

    其他人也都跟着把酒喝了。

    “是牙齿!”

    “怎么回是牙齿呢?牙齿上床睡觉也不用搓啊?”吴工的对象不解的问道。

    “孙哥,你不刷牙,吴姐让你上床睡觉?”

    接下来余庆阳又出了几个谜语,结果依然是没有一个人猜对。

    这下,酒场进行不下去了。

    猜谜语就是要有输有赢才有意思,光输谁还玩啊!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高科长干脆宣布酒场结束。

    这个时候结束也算正好,都是微醺,不影响下午的工作。

    路上,余庆阳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信封偷偷塞给指挥部质检科的人。

    孙工倒是没客气,接过来捏了一下,随手塞进口袋里。

    有个年轻人,就比较有意思了。

    余庆阳给他,一个劲摆着手不要。

    然后背着手往前走。

    余庆阳一愣,怎么出来一个另类?

    然后就看到哪位姓唐的年轻人的手在背后乱抓。

    余庆阳一笑,上前一步,塞到他手里。

    然后唐工快把信封塞进口袋里。

    ……

    “小余,你验三幅,一下子能干的过来吗?可要保证质量!”看着余庆阳撒好灰线的护坡基础,孙工笑着问道。

    “一幅幅干呗!”余庆阳笑着说道。

    一副工作面是二十米,按照施工图纸,每隔二十米一道沉降缝。

    所以,为了避免混凝土护坡出现过多的冷接缝,影响质量。

    在施工中,都将二十米当做一个分部。

    这二十米宽的护坡,一次性浇筑成型。

    项目部之所以爽快的同意余庆阳的提议,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如果使用滚筒搅拌机搅拌混凝土的话,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无法完成一个分部的混凝土浇筑。

    滚筒搅拌机一次能生产o.3方混凝土,五分钟能够生产一罐混凝土,理论上一天二十四小时才能生产八十多方混凝土。

    二一个分部需要一百多方混凝土。

    而小型混凝土搅拌站,一天二十四小时可以生产一千多方混凝土。

    所以虽然余庆阳卖的贵了一些,但是项目部还是同意了余庆阳的建议。

    大家拿着环刀正准备下去取土样。

    远远的路上黄龙起舞,有车过来了。

    又有领导过来了。

    车子在余庆阳的工地停下,是公司的车子。

    高科长快步上前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田大爷从车上下来。

    “小高,你不是喊着人手不够吗?我来给你们送增援了!”田大爷笑着冲高科长伸出手。

    高科长赶忙双手握住田大爷的手,“多谢田总!感谢田总给我们送来增援力量!”

    余庆阳看到从后排座上下来两个年轻人,一脸的稚嫩,一看就知道是刚毕业的学生。

    “这两个是今年刚毕业的学生,我都给送到你这里来了!这个是小姜,这个是小沈!就交给你了!”田大爷把自己带来的两个毕业生介绍给高科长。

    “多谢领导!”

    虽然只是毕业生,高科长感谢道,万一再来一个像余庆阳一样的变态呢?那自己不是赚了?

    当然,哪怕没有余庆阳那么变态,有他一半也不错了!

    很快,高科长就会明白,他想多了,这个世界只会有一个余庆阳,余庆阳是独一无二的,哪怕相近的都不存在。

    “小姜你跟着李工,小沈你跟着刘工!”高科长很快就把人安排下去。

    “小余,你带一下小沈!”刘工接着把人甩给余庆阳,他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陪着监理打麻将,难道让毕业生跟着他学打麻将?

    “小姜,你也跟着小余!”李工见样学样把人交给余庆阳,他现在的工作也差不多,经常过来凑手。

    见公司的两个干将都把人交给余庆阳,田大爷满意的冲余庆阳点点头。

    这说明什么?说明对余庆阳的认可。

    没有把他当做是毕业生来对待,其实余庆阳自己都经常忽略自己也是毕业生的身份。

    “小孙,你们也都在啊!”田大爷和孙工等人打招呼。

    “田总,我们过来验收护坡基础!”

    “知道了!你们两个跟我来!”余庆阳也不客气,直接吩咐道。

    孙工等人在大堤上和田大爷聊天,余庆阳直接带着两个毕业生,下到土坡上去取土样。

    “你们会做压实度检测吗?”

    “压实度检测?不会!”两个人摇摇头。

    “你们是那个学校毕业的?”

    “我们是东山省水利技术学院毕业的!”

    水利技术学院,余庆阳自然知道,是东山省三所水利院校之一,是初中的技术院校。

    “压实度检测分为环刀法和灌砂法、灌水法三种。我们经常用的是环刀法和灌沙法。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环刀法,又叫环刀取样!”余庆阳很自然的给两个人讲解着,上一世,余庆阳不止一次带实习生,毕业生。

    余庆阳一边演示,一边给他们讲解,“我手里的这个就是环刀,环刀虽然有不同的型号,但是他们的质量和容积都是已知的!我们用锤子把环刀砸到土里面去,记住,一定要保证环刀垂直于地面,不能出现歪斜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