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十九章泥鳅宴
    “是啊!我不缺钱,十块钱一斤很合适,在城里这样的泥鳅十块钱可买不到!”余庆阳顺着小美的话说道。

    “谢谢余哥!我这就去捉泥鳅!”铃铃很单纯,听了余庆阳的话,高兴的点点头。

    “你这是干什么?”

    “这些雪糕,我请大家吃,这些是叔叔大爷们要的!”铃铃一边把三轮车上的东西卸下来,一边欢快的说道。

    “那也不用卸下来吧?”

    “我回家拿桶去,还有,我弟弟捉泥鳅可厉害了!我回去叫我弟弟一块来捉泥鳅!”

    七月份,正是学校放假的时候。

    好吧!

    余庆阳很清楚,用上一世的网络用语,铃铃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扶弟魔!”

    她和余庆阳在一起的日子,说的最多的也是弟弟。

    每天挂到嘴边的就是,弟弟怎么样,弟弟如何。

    看着铃铃蹬着三轮车远去的背影,余庆阳想起一歌。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长的好看又善良,

    一双美丽的眼睛,

    辫子粗又长……

    这在八九十年代非常流行的歌曲。

    上学的时候,余庆阳也挺喜欢唱。

    可是后来才现,这歌,就是一个人渣的炫耀。

    面对铃铃,余庆阳感觉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渣。

    辜负,伤害了一个善良的姑娘!

    “小余,回魂了!是不是喜欢上小姑娘了?要不要姐姐给你保个媒?”吴工拍拍余庆阳的肩膀。

    “吴姐,你别看玩笑了!铃铃哪有吴姐长的漂亮?

    要看上,也是看上吴姐!

    你不知道吗?你这种御姐型美女,对我这样的处……男,那魅力简直就是无可抵挡!”

    “要死了!敢拿姐姐开玩笑!”吴工红着脸去撕余庆阳的耳朵。

    “哈哈……哈!原来小余喜欢御姐型的!

    老实交代,你晚上做坏事的时候,是不是脑子里想的都是你吴姐?”监理刘工大笑着调侃道。

    “刘工,我不干坏事的!你没听过那句话吗?

    小撸伤神,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

    我如此纯洁善良的人,怎么会干那种事呢!”余庆阳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哈哈……哈!”众人被逗的哈哈大笑。

    “咯咯……咯!小余……你……笑死我了!

    小撸伤神,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

    咯咯……咯!”吴工也笑的花枝乱颤。

    “喂,你干嘛呢?”余庆阳看到小美,从木头箱子里拿出十几根雪糕,好奇的问道。

    “拿几块雪糕,这么多雪糕,你们又吃不了,别那么小气!下次泥鳅给你便宜点!”

    “你能吃那么多?”

    “你别管,反正我不会扔了就是!”小美回了一句,抱着雪糕跑了。

    连铁皮桶都不要了。

    之前,余庆阳包圆铃铃的雪糕,工地上的人根本吃不了,余庆阳就经常分给小美一块。

    时间一长,小美也不客气了,看到余庆阳买雪糕,就会自觉的上来拿一块。

    “你别跑啊!我还要买你的羊呢!”余庆阳在后面喊道。

    也不知道小美听见没有,也没回话,抱着雪糕跑的那叫一个快!

    余庆阳看看铁皮桶里的泥鳅,笑着说道:“刘工,吴姐,我先把这些泥鳅拿回去,让厨房收拾出来,中午咱们吃干煸泥鳅,泥鳅炖豆腐,红烧泥鳅怎么样?”

    “行,你自己看着办,我们就等着吃!对了,别忘了弄一份炸金蝉!”

    “好勒!”余庆阳答应一声,拎着铁皮桶离开工地。

    回到驻地,余庆阳把泥鳅交给老崔,让他收拾出来,中午好做菜。

    清理泥鳅,有窍门,把泥鳅放到清水里,然后撒上几勺盐,等上半个小时。

    泥鳅就会把肚子里的泥土和脏物吐出来。

    然后再用清水漂洗几遍就可以了!

    余庆阳这边正和老崔商量这些泥鳅怎么做的时候。

    小美又拎着一个铁皮桶找了过来。

    桶里得有十四五斤泥鳅,都是二十来公分的大泥鳅。

    “这些给你算便宜点,你给一百块钱就行了!”说着把手伸到余庆阳眼前。

    意思是给钱吧!

    余庆阳哭笑不得,好家伙,刚才五斤多,现在又十四五斤,加起来有二十斤了。

    中午也别吃羊肉了,干脆改吃泥鳅宴吧!

    余庆阳掏出一百块钱给了小美。

    “对了,你刚才说买羊是吧?”

    “不要了,你弄这么多泥鳅来,还吃什么羊肉?下次再说吧!”

    “那行,下次买羊的时候找我!

    对了,不许和别人说我卖你泥鳅的事,不然我就和你的铃铃抢生意!”小美满意的把钱收起来,走到门口,又转回来,对着余庆阳威胁道。

    “哎!什么叫我的铃铃,你可别乱说话!”

    “哼!你当我是傻子?你对铃铃那么关照,还有2你看铃铃的眼神都不对!

    肯定是喜欢铃铃,才会那么照顾她!

    你们男人每一个好东西!”小美鄙视的看了余庆阳一眼,扭头跑了。

    余庆阳摸摸鼻子,自己做的有那么明显吗?

    这么多泥鳅,洗菜的大盆是放不下了。

    泥鳅平时不会蹦跳,只会往下钻,但是一旦撒上盐,就会往上跳!

    好在院子里还有房东的一个大水缸。

    原本是装水用的!

    后来余庆阳把压水井改造成了电动水泵,大水缸就被淘汰下来。

    余庆阳和老崔一块把水缸装上水,把泥鳅倒进去!

    “小老板,这么多泥鳅怎么吃?”

    “中午给大家做泥鳅炖豆腐!”

    “可是我肉和白菜都切好了!”

    “你把肉放冰箱里,然后做个泥鳅豆腐白菜汤!

    另外给我们做个干煸泥鳅、干炸泥鳅、红烧泥鳅、蒜香泥鳅、泥鳅炖豆腐,炸个金蝉,再弄个花生米!”

    “好嘞,交给我吧!保准给你做好!”老崔答应一声。

    老崔和老丁原来在村里就是做酒席的,后来红白喜事都去酒店了,他们两个也就失业了,跟着余庆阳的老爸打工,两个人炒菜很有一手。

    交代完,余庆阳又返回工地。

    到了工地,刘工、李工、监理刘工、吴工四个人又垒起了长城。

    李工现在没事也喜欢往余庆阳这边跑。

    工地办公室在余庆阳眼里可谓是简陋,可是在他们眼里那就是奢华。

    集装箱改装的办公室,顶上又棚了一层黑色遮阳网。

    办公室外面做了地面硬化,打了水泥地。

    虽然没有空调,可是有电风扇,这已经比其他施工队好的没边。

    所以大家都喜欢在余庆阳的办公室玩。

    至于说余庆阳吃亏吗?

    一点都不吃亏,成本不过六十块钱的混凝土,余庆阳卖给项目部一百三十五块钱。

    光一个小型搅拌站,余庆阳就赚的盆满瓢满。

    这也是另外几个施工队的耿队长、曹队长、王队长他们眼红的原因。

    都是干工程的,谁算不出来混凝土的成本?

    他们清楚,项目部也清楚,可是人家就愿意让余庆阳赚这个钱。

    谁让余庆阳大方,项目部有事的时候表现的积极,还愿意替项目部垫钱。

    “吴姐,中午把姐夫他们也叫上吧?

    下午正好给我验基础!明天我好支模板!”

    素混凝土护坡的工序分为,挖掘机修型,这个属于粗修。

    要留下大约二十公分的余量,然后进行人工精修。

    人工精修完,要进行夯实,达到设计压实度后,经监理验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工序,铺设土工布,支模板。

    支完模板,还要经过监理验收,才能进行混凝土浇筑。

    清水湖项目指挥部分工非常明确。

    像验收都归指挥部质检科。

    吴工的对象就是质检科的小头头。

    其他三个施工队,早就开始混凝土浇筑,只有余庆阳这边比人家晚一步。

    他进场比其他三个施工队晚,加上又干了许多零工的活,所以直到现在才开始验基础。

    也就是验堤坡的压实度。

    “行啊!你来替我打,把你的手机给我,我给我家老李打个电话!”吴工爽快的答应下来。

    也不知道小两口天天见面,哪来那么多话说,吴工的电话打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说好了,他们一会就过来!怎么样?赢了还是输了?”

    “吴姐,你这是不相信我的技术?还是不相信你这个位置的风水?

    当然是赢了,你看看刘工他们几个的脸色就知道!”

    “以后打麻将,都不能让小余参加了,我这一会就输了三十多块钱!”监理刘工黑着脸道。

    “没事,刘工,中午你多吃点!晚上回家好好滋润一下嫂子!去去霉气,明天赢回来!”余庆阳一边调侃着监理刘工,一边站起来让给吴工。

    “你说你个童蛋子,整天嘴里的混荤话说比我们还溜!”

    “我这也是跟你们学的,我都被你们带坏了!”

    “你滚蛋吧!你荤话说的我们都溜,有些话,我们都要琢磨半天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

    傍中午的时候,吴工的对象带着质检科的人赶到了。

    “孙哥来了!你和吴姐的感情真好,中午我们吃泥鳅,吴姐说什么都要把你叫过来,说给你补一补!”余庆阳笑着伸出双手和吴工的对象握手。

    “你这张嘴啊!你吴姐说的可是让我过来给你验基础!要是不验的话,那我们先回去?”吴工的对象笑着摇摇头,反将余庆阳一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