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十八章捉泥鳅
    挂了电话,余庆阳仰天长叹,让自己亲大爷帮自己要个工程,居然要像投标一样,先审查施工方案。

    可是,没办法,谁让自己摊上这么一个铁面无私的大爷呢?

    接着又给田大爷打了个电话。

    “田大爷,咱们公司接的清水湖清淤扩容工程中的截渗墙项目我想干!”余庆阳依然是直奔主题。

    “你想干截渗墙?22厘米的截渗墙,使用多大的钻头?”田大爷没有说同意不同意,而是提问起余庆阳。

    余庆阳一愣,想了一下才开口回答道:“应该使用直径不低于32厘米的钻头!”

    “为什么要使用大于截渗墙厚度的钻头?”

    “这是为了保证成品截渗墙的有效厚度!”

    “开挖导向沟技术标准是什么?”

    “导向沟宽一般为0.8m,深一般0.5m。”

    余庆阳有种在学校进行论文答辩的错觉。

    “水泥土搅拌桩防渗墙以水泥浆为固化剂,水泥的掺入量一般是多少?”

    “一般是12%到15%之间。”

    这样的提问一直进行了半个多小时,才结束。

    余庆阳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截渗墙自己真正干过几个,对这些基础的数据,技术参数记得好算是扎实。

    “行!阳子,公司会议上我会帮你说话!不过,还有一点,水泥搅拌桩的设备你怎么解决?”

    “我可以去南方租,南方水泥搅拌桩的钻机、高压浆泵比较多!另外我想办法说法我爸,自己购买两套搅拌桩设备!”关于这一点,早在高科长刚一提出来的时候,余庆阳就已经考虑好了。

    上一世,他和一个羊城的干截渗墙的老板很熟,据李总说,他早在1998年就开始干截渗墙施工了,还说自己的手机号用了二十多年没有换过。

    余庆阳正好记得李总的手机号。

    “那行!既然你考虑好,那就没有问题了,不过,这个我不能给你打包票!”

    “知道,田大爷能在会上帮我说话,就已经感激不尽了!”余庆阳赶忙道谢。

    省水总下边除了土方公司,还有一个基础分公司,就是专门干这个的。

    所以,话语权最终的除了陆总,就是负责基础分公司的文经理了。

    无论是高科长还是田大爷,都只有建议权,而没有决定权。

    挂了电话,余庆阳来到工地现场。

    现在考虑还为时过早,反正自己努力争取了,至于能不能行,就看运气了。

    也许没有人和自己挣,而基础公司又忙不过来,然后高科长的建议被公司顺利采纳。

    当前还是干好混凝土护坡,只有干好当下的工作,才有底气去竞争别的。

    余庆阳回到工地现场,昨天量完面积的换填部位,已经挖出来,就等着监理过来确认完深度,就可以继续换填。

    余庆阳发现刘工正在工地办公室里和监理聊天,“刘哥回来了?”

    “嗯!回来了!这几天辛苦你了!”刘工笑着冲余庆阳点点头,看余庆阳的眼神透着亲切。

    有道是患难见真情,自己挨打,余庆阳替自己出气,把人送进派出所,他是全程见证的,当时心里就暗暗决定,余庆阳这兄弟,自己交定了。

    “刘哥,这次回家,把嫂子滋润的不错啊!你看看这满脸倦容,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一下!这边我盯着就行!”

    “臭小子,反了你了!敢拿我开涮!”刘工笑骂道。

    “哈哈!我看也是,小余,昨天的羊肉还有没有?给你刘哥好好补补!”监理刘工也笑着打趣道。

    “有!那边那不是有几十只呢!大家要是没有意见的话,咱们中午继续吃羊!”

    “没意见,为了刘工我们有意见也暂时保留!”

    “那行,刘工,吴姐,我刚才看了一下,换填的地方都挖出来了,咱们先去量一下深度,然后再回来讨论吃的问题!”

    “走吧!先去量完深度再说!”吴工拿着本子站起来往外走。

    余庆阳很想对监理刘工说,你看看人家吴工,哪像你,整天就想着让我请客,正事一点都不积极!

    拿上米尺,余庆阳跟在吴工后面走出办公室。

    跳下挖出了的坑里,余庆阳拿米尺比划了几下,“一米二,一米一,一米三,一米二,平均深度就按照一米二吧!”

    “小余,你量准了吗?”刘工质疑道。

    “肯定没错,我这眼睛就是水准仪,不用米尺,打眼看过去,误差在十公分之内!”余庆阳一边爬上土坑,一边笑道。

    经过二十来天的相处,大家也都非常熟悉,两位监理也差不多被喂饱,虽然明知道余庆阳报的尺寸有误差,但最终还是按照余庆阳报的数,记录下来。

    他们心也有数,你不给人家好处,人家凭什么请你吃饭?给你塞红包?

    说起来,余庆阳炖的羊肉确实不错,味道鲜美,关键是大补啊!

    监理刘工心里琢磨着,晚上是不是跟局里的车回一趟家。

    “余老板,我捉了好多泥鳅,你要不要?”小美拎着一个铁皮桶跑过来问余庆阳。

    今天的小美,和平时不太一样,没有浓妆艳抹,穿着一条七份牛仔裤,一件T恤,扎着马尾辫,身上占了不少的泥水。

    不过,余庆阳看今天的小美,顺眼多了,这样的打扮才符合十六七岁的孩的年龄。

    “泥鳅?好东西,我看看有多大!”监理刘工往桶里看去,“不错,这泥鳅真不小!在哪捉的?”

    “在湖里!余老板,你要不要?”小美知道谁是掏钱的,虽然回答刘工的问话,可是眼睛一直盯着余庆阳看。

    “要!多少钱?”还是监理刘工,抢先替余庆阳答应下来,“这泥鳅好东西啊!水中人参,正好给刘工补一补!”

    “这些你给三……五十块钱!”小美还真是她爹的亲闺女,直接狮子大张嘴的报了个天价。

    这小半桶泥鳅,最多也不过有五斤左右。

    小美居然要五十块钱,真不是一般的黑。

    当然在城市里,这种野生大泥鳅,十块钱一斤一点都不贵。

    可这是农村,清水湖干枯后,里面也就泥鳅最多。

    去集市上买这种野生大泥鳅,十块钱能买三斤。

    看在小美今天打扮的如此少女,如此阳光的份上,余庆阳懒得和她计较,甩手给了她五十块钱。

    “余哥,你还要泥鳅吗?我知道一个地方有很多泥鳅!这么一大桶,你给我五十就行!”一个清脆带着期盼的声音传来。

    余庆阳不用回头,就知道声音的主人。

    余庆阳回头笑道:“铃铃什么时候来的?今天来的可有些晚了!”

    “我去进货了!”

    余庆阳顺着铃铃的话看过去,只见三轮车上,除了放冰糕的箱子,还放着一个塑料鼓子,还有成袋的花生米,瓜子,火腿肠,香烟什么的,“哟,还真不少,你这快变成移动商店了!”

    “余哥,你还要泥鳅吗?我去给你捉泥鳅!”铃铃又问了一遍。

    “……”

    铃铃说的那个地方,他又如何不知道,只是不想提起来罢了。

    可是命运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

    上一世,也是小美拎着泥鳅,卖给他们工地上,然后铃铃看了眼红,也去捉泥鳅卖给工地上。

    不过铃铃比较实在,一般是捉来一桶泥鳅,把桶往工地上一放,你们自己看着给就行,多少都不计较。

    闲着没事的余庆阳,也跑去帮铃铃捉泥鳅。

    结果捉来捉去,捉出事来了。

    余庆阳长相清秀,身高一米七五,可以说样貌堂堂。

    铃铃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很爱笑,一笑露出四个牙齿,两个小酒窝,很迷人。

    时间长了,两个人互有好感。

    在芦苇荡里捉泥鳅,两个人自然免不了肢体上的触碰。

    于是,就在铃铃说的那个有很多大泥鳅的芦苇荡里,余庆阳完成了男孩到男人的脱变。

    铃铃也在那个芦苇荡变成了女人。

    那是一段美好,但是没有结果的爱情。

    重生以来,余庆阳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铃铃,面对那曾经的给铃铃带来的伤害。

    前女友是他唯一的爱情,而铃铃则是他唯一感到愧疚,感到对不起的女人。

    只能默默的帮助她。

    铃铃在工地上买雪糕,于是,到了中午,无论她剩下多少,余庆阳都会给她包圆。

    时间长了,铃铃干脆在别的工地转一圈,就跑到余庆阳的工地上来,也不再四处奔波卖雪糕了。

    顺便帮助工人捎点散白酒,花生米、香烟之类的东西。

    没想到,这次又是因为小美卖泥鳅,引的铃铃眼红。

    不是铃铃贪财,实在是她家太需要钱了。

    她家里只剩下她妈妈、她和一个上学的弟弟。

    她爸爸因病去世,只留下一堆饥荒。

    “余哥,你们不要泥鳅了吗?泥鳅用辣椒一炒,可好吃了!”铃铃见余庆阳没有回答她,有些失望的说道。

    “小余,想什么呢?人家铃铃问你话呢!”吴工推了余庆阳一把,又对铃铃说道:“铃铃,你去捉吧,他不要,我要!”

    余庆阳这才回过神来,“要!十块钱一斤,有多少要多少!”

    “不用,太贵了,集上才卖十块钱三斤!”

    “铃铃,你傻啊?余老板是大款,他又不差这点钱!”小美在旁边替铃铃着急道。

    要说这小美,虽然爱慕虚荣,可是心地还是很善良的,并没有因为铃铃抢自己生意而感到生气。

    也是,小美嫌捉泥鳅太累,这些泥鳅也是她从村里那些小孩子手里骗来的。

    也不能说是骗,是她用几根雪糕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