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十七章铁面无私的大爷
    可是,有了第一次决堤,项目部就开始重视,对所有沉淀池都进行了加固。

    马克思曾经在资本论中说过,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的危险。

    沉淀池决堤,给老百姓带来的可是过百分三百的利润。

    于是就有那些个不务正业,心眼不正的人开始琢磨怎么破坏沉淀池,好让泥浆把自己的地或者房子给淹了。

    淹一次就要赔偿好几万,那些用高压水枪清理淤泥的施工队,那承受的起?

    淹一次,等于一两个月白干。

    淹两次,等于这整个工地都白干了!

    所以很多施工队,一看沉淀池跑水,干脆工程费不要了,被窝褥子,锅碗瓢盆什么的也都不要了,只带上轻便的衣服,以及值钱的设备,连夜跑路。

    省水总红卫河项目部,光项目部工作人员就二十多个,每天二十四小时在河堤上值班巡逻。

    一是为了随时监控沉淀池的情况,防止有人破坏沉淀池,二是防止出现沉淀池决口,而施工队跑路的情况生。

    可是,人总有打盹的时候,现在堂屋开会讨论的就是因为工作人员疏忽,没有现沉淀池绝口,施工队现后直接跑路的问题。

    施工队一旦跑路,那么这笔赔偿金就要项目部自己来赔。

    余庆阳做在西边屋里,都能听到堂屋里,刘总拍桌子火的声音。

    他知道,之所以这样,完全是镇政府纵容,包庇,不作为,单靠一个公司的力量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项目部的人,这样一天在工地值班十二个小时,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很多人已经极度疲倦。

    上一世,余庆阳在省水总干临时工,九月份,也就是两个月之后,被抽调到红卫河项目上帮忙。

    他体会过那种滋味,累到极致,天上下着小雨,人裹着大衣,往地上一趟,就能睡着。

    吃着饭,都能睡着。

    直到最后,所有施工标段都受不了了,集体罢工撤场,牡丹市市政府先是派出武警到工地大坝上站岗,下达戒严令,附近村民一律不允许接近河堤施工范围,然后强压施工单位复工。

    但是前期损失太大,加上二次进场费,最后红卫河清淤项目梁郡段,所有参与施工的企业,最后都赔了钱。

    别的单位不知道,省水总的结算是余庆阳跟着做的,最后赔了二百多万。

    当时余庆阳还感慨,这也就是国营企业,这要是换成私人,这一下就能把人赔死。

    当然,最后这二百万也不是省水总自己掏钱,而是按照比例分摊给所有参与的施工队,机械队。

    余庆阳一边和牛大爷闲聊,宽慰他,一边回想着脑子里关于红卫河的记忆。

    “小余,吃饭了吗?”刘总过来亲切的询问道。

    余庆阳和牛大爷闲聊的时候,堂屋里已经开往会了。

    余庆阳忙站起来,笑着迎上去,“刘总,我吃过了,这不是到机械队看看,听说您来了,就过来向您汇报一下工作!”

    “你小子,找我汇报什么工作?要汇报工作,就去找牛经理!我来,公司给我的任务很明确,就是给大家做后勤保障的!”刘总大笑着说道。

    刘总是个很有意思的老头,喜欢别人恭维他,很爱打扮,很时尚,带着好几千的手表,但是又非常节俭,吸烟只吸一块二的蓝金鼎,每一次去酒店吃饭,都要把剩菜打包。

    “刘总,您是公司领导,自然要先向您汇报!”

    “我听说你在清水湖干的不错,小高表扬过你好几次!”

    “高科长抬爱,我做的还不够!

    对了,刘总,您还没吃饭吧?要不咱们出去吃点?”

    “你不是吃过了?”

    “没事,我年轻消化的快,这会功夫,已经消化了不少,还能再吃点!”

    “那行,小韩,你招呼一下晚上不值班的人,咱们一块去宰小余一顿!”刘总是真不和余庆阳客气,直接把项目部所有人都叫上了。

    刘总一喊,把那些晚上腰值班的人,羡慕的不行。

    要知道他们可是好长时间没打牙祭了,牛大爷做的饭,怎么说呢。

    退休前,牛大爷就没做过饭,他做的饭,味道如何可想而知了。

    上一世余庆阳来红卫河项目帮忙的时候,尝试过牛大爷做的饭。

    项目部的好多人,都会偷偷的出去打牙祭。

    “小余来了?”这时牛经理也走了过来。

    “牛书记,我找了几个学徒,送过来跟着师傅们学开挖掘机!”余庆阳一点都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

    之所以叫牛书记,是因为牛经理除了是土方公司的经理之外,还是总公司的纪高官。

    “怎么,打算自己买挖掘机?”

    “嗯,有这个想法!”余庆阳点点头。

    买挖掘机又不是什么秘密,没必要藏着掖着的。

    要不是现在老爸绝对不肯拿钱给他买挖掘机,余庆阳现在就想去买。

    时间不等人,等明后年,挖掘机会爆炸性的增加。

    挖掘机的价格也快掉到三百多一个小时,一直到2o18年二百块钱一个小时都有人干。

    余庆阳在红卫河待了一夜,第二天中午又请了项目部所有人的吃了一顿饭才返回清水湖工地。

    半路上余庆阳就接到高科长的电话。

    让他到了,去项目部一趟。

    ……

    “小余,知道截渗墙吗?”

    “知道啊!截渗墙是用于地质变化比较复杂的大坝坝基的一种截渗施工工艺!”

    “嗯,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包含二十八公里的截渗墙工程!”高科长点点头。

    余庆阳心中一喜,“高科长,你是说准备把截渗墙交给我?”

    截渗墙可是利润非常丰厚的工程,二十八公里的截渗墙,差不多要三千万。

    这个项目如果大包给他的话,最少能有一千万的利润。

    既然知道了,自然不能错过。

    “这样,你拿一份施工方案出来,回头公司会议上,我提一下!”高科长没有承诺,只是说会在公司会议上建议。

    这个建议很重要,毕竟高科长是公司副总工,工程科科长,话语权还是很重要的。

    “多谢高科长!有您的建议,这事差不多就成了!”余庆阳笑着恭维道。

    “别大意,你最好还是和田总打个招呼!”高科长交代道。

    “嗯,我知道!”余庆阳点点头。

    不光要给田大爷打电话,还要给自己亲大爷打电话。

    这个项目必须要拿下来。

    如果说现在的清水湖护坡工程是余庆阳进入省水总,结识未来大佬的一个切入点,那么截渗墙就是他正式进入水利行业的踏脚石。

    截渗墙属于水利工程里,技术难度比较大的一种施工工艺了。

    干工程,有关系只是一个方面,还要有真正的实力,能干活,人家才会放心把工程交给你。

    当然这种说法不包括那些二道贩子,有些人自己不干工程,只是靠关系接了活,然后转包给别人,中间赚差价。

    这样的人不少。

    未来,余庆阳也会接触很多这样的人。

    余庆阳给自己的定义是实干家。

    离开项目部后,余庆阳先给自己亲大爷打了个电话。

    自己这位亲大爷,是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

    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总指挥,是副厅级干部,可是家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占过他一点光。

    几个叔伯哥哥,一个在国营工厂上班,一个在公路局上班。

    记得小时候,余庆阳见班上的同学拿着印有单位名称的稿纸显摆,他很羡慕,找大爷要了好几次,最后大爷才给他拿了十张稿纸。

    说实话,让大爷给自己说话,余庆阳心里也没谱。

    谁知道他会不会给自己说话。

    要知道上一世,自己因为被处分,耽误分配,如果大爷说句话,谁都会给他面子,哪怕进不了事业单位,最起码省里所有的水利行业的国企都能进去。

    可惜,大爷最终都没有开口说话。

    为此,老妈好几年都不进大爷的门。

    为此,大爷离休之后,也被家人埋怨了很长时间。

    不光是不帮余庆阳说话,就是亲孙子,亲儿媳妇,他也同样没有说一句话。

    用实际行动,践行了一个共产党员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风格。

    电话打到大爷的办公室。

    “喂,大爷,我是阳子!”

    “哦!阳子啊?我听说你在牡丹市干的不错!很好!不要骄傲,既然选择了这一行,那就干出个样子来!”大爷低沉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波传递到余庆阳的耳朵里。

    “嗯!我知道!”

    “阳子,你给我打电话,有事?”

    “大爷,省水总接了一个项目,就是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我想把截渗墙项目接下来!”余庆阳也不和大爷绕弯子,直接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

    “阳子,不要好高骛远,你才刚开始干,截渗墙项目,你干不了,先从基础的干起吧!”果然,大爷不光没有说帮余庆阳说话,反而教训起他。

    “大爷,我能干的了,我专门研究过截渗墙,我有信心能够干好!要不我写一份施工方案给你!你看看,如果我写的对,你就帮我给省水总的6总说一下,如果不对,那当我什么都没说!”余庆阳自然不会就这么放弃,早在打电话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说辞。

    大爷沉思了一会,才开口说道:“那行,你写一套混凝土截渗墙的施工方案给我,我看一下!”

    “好!谢谢大爷!”余庆阳赶忙道谢,让大爷开一口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