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十四章捅破天了
    余庆阳刚刚做为俯卧撑,准备去冲个澡,然后睡觉。

    外面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划破夜空,并且越来越近。

    听着外面的警笛声,余庆阳笑了起来,这才正常。

    以上一世听说的,女孩家人就算是一时赶不到,也会调动牡丹市这边的警察过来先行把女孩保护起来。

    这才符合他认知中的女孩的身份。

    余庆阳干脆走到门口等着警察。

    很快警车就在院子门口停下,带队的是余庆阳的老熟人赵所长。

    “余经理,蒋小姐在哪里?”

    “我在这里!”女孩也听到警车的声音了,走出来回答道。

    赵所长啪给女孩敬了个礼,“蒋小姐,是我们失职,让您受惊了!”

    接着又握住余庆阳的手,略带激动的说道:“余经理,感谢的话不多说了,回头我请客!”

    赵所长一路上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好几遍,心里那叫一个后怕。

    市局局长亲自给他打电话,让他到吕家村保护一个被拐卖的女孩。

    一路上,市政法高官的电话,市长的电话,市高官的电话,来一遍电话,赵所长都会被吓出一身汗。

    他不知道女孩的身份,光从接到的电话,赵所长就知道,事情捅破天了,女孩要是出点问题,估计整个牡丹市都会生地震。

    更不用说他了,事情生在他的辖区,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认识,赵所长对挽救了他政治生命的余庆阳格外感激。

    “好!等赵所长忙完,咱们一块喝酒!”余庆阳干脆的答应下来。

    自己确实帮了赵所长大忙,总要给人家一个表达感谢的机会。

    做好事不求回报,有时候并不是好事,反而会让对方感觉别扭。

    “谢谢,大哥!”女孩在一个女警察的陪同下过来,冲余庆阳鞠躬感谢。

    “不用客气,以后一定要主要安全,不要太轻易相信别人!”余庆阳虚扶了一下。

    警车载着女孩离开,同时带走的还有二傻子和他爹二蛋子。

    警车走了没多长时间,吕村长就找了过来,“老弟,你这事办的不地道啊!你怎么能报警呢?”

    “吕哥,不是我报的警!是女孩家里直接通过上面调动的警察!”余庆阳苦笑着解释道:“吕哥,知道为什么我非要制止这件事吗?”

    “不是老弟看上了那女孩?”

    “那女孩确实漂亮,可惜,不是我能配的上的!

    你们啊!都被猪油蒙了心,你们没有看出那女孩的气质,那种贵气,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培养出来的!”

    “真的?”

    “那还有假?你看着吧,明天就知道真相了!”

    送走吕村长,余庆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躺在床上,闻着房间里隐现的幽香,余庆阳一时有些心慌意乱。

    余庆阳有自知之明,他配不上对方,更不会幻想着英雄救美,以身相许之类的童话故事。

    也许给他个一二十年,他能够拥有和对方平等对话的资格。

    但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配不上,但是并不妨碍余庆阳情丝浮动。

    …………

    “十二米五!”余庆阳拉着钢尺,扫了一眼报了个数。

    余庆阳建议的换填方案被批准,换填三七灰土。

    现在他正和监理刘工和吴工一块丈量换填面积。

    “二十四米六!”

    吴工扫了一眼钢尺,美目扫了一眼余庆阳,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在本子上记录下来。

    余庆阳冲他嘿嘿一笑。

    ……

    “十六米八!”

    “小子,差不多就行了!别过分!”吴工终于忍不住警告道。

    不怪吴工忍不住警告他,余庆阳报的数越来过分了,一开始续保一米,现在直接虚报了三米。

    真把大家当成傻子?

    “嘿嘿,看错了,十五米八!”余庆阳笑着减少了一米。

    吴工瞪了余庆阳一眼,按照他报的数记录下来。

    不多报是不可能的,不然大家出去潇洒的钱哪里来?

    吴工本来很纯洁的一个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

    之所以配合余庆阳,不是为了回报余庆阳的请客什么的,纯粹是因为对余庆阳的好感,不想揭穿他,让他难堪。

    不要误会,不是吴工对余庆阳有什么想法,吴工对余庆阳完全是当成弟弟来看待。

    当然这是余庆阳心里猜测的,至于吴工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他就不知道了。

    不过余庆阳宁愿相信吴工把他当弟弟看,也不会去猜想吴工对自己有别的想法。

    女人对自己有意思是男人的四大错觉之一,余庆阳可不会陷入这个错觉。

    “二十一米七!”

    吴工对余庆阳的厚脸皮有了更深一个层次的认识。

    如果余庆阳知道吴工的想法,肯定会告诉她,这次那到哪?

    自己曾经把五米深的土方开挖,给改成石方破碎。

    被揭穿了,都面不改色的说自己打错了,然后一个厚厚的信封赛过去,最后一个字也没改。

    其实余庆阳真的想告诉吴工,你耽误我的大事了。

    因为吴工记录,余庆阳不好弄的太离谱。

    换成刘工记录的话,量出来的面积绝对比现在大一倍。

    之前已经给刘工塞了一个信封,而吴工不肯要。

    不是说吴工多么无私,主要还是女人脸皮薄,不太适应这种赤裸裸的方式。

    余庆阳送给她的化妆品,包包可是都收下了。

    测量完面积,余庆阳笑着说道:“刘工、吴姐,深度的话,等挖出来再量吧?”

    “行,那就等挖出来再量深度,高科长,量的还满意吧?

    中午你不安排一下?”

    高科长一边在现场测量记录本上签字,一边笑着问道:“没问题,咱们是去镇上吃还是去县里?”

    余庆阳不是省水总的人,没有签字的权限,刘工回家的,只能由高科长过来参与测量并且签字。

    刘工刚想说话,吴工抢先说道:“不用那么麻烦,小余,你不是吹嘘你们队上的厨师手艺好吗?

    干脆,咱们中午就到你那里去吃!”

    余庆阳笑了,这个吴姐真不错,知道给自己省钱了!

    因为不管去哪里,最后掏钱的都是余庆阳。

    扭头看到湖里滩地上的羊群,余庆阳笑道:“那行,要不咱们中午吃羊吧!

    我知道一个炖羊的方法,炖出来样,味道非常鲜美,一点膻味都没有!”

    “这个天,吃羊肉有些热吧?”

    “怕啥?你们这边不是一年四季都喝羊汤?”

    最终大家都同意了余庆阳的决定。

    “小美,过来一下!”余庆阳冲放羊的女孩大声喊道。

    余庆阳对这个天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放羊女孩,很熟悉。

    上一世,这个女孩就天天在湖里放羊,很喜欢找余庆阳聊天。

    说起来这个女孩长的还行,大眼睛,长飘飘,只不过余庆阳对这个放羊都要化妆的女孩不怎么感冒。

    太爱慕虚荣了。

    “余经理,你叫我?”女孩很快步爬上堤顶,跑到余庆阳跟前,眨着大眼睛问道。

    “是啊!你的羊卖不卖?”

    “卖啊!你要买羊?”

    “对,我要一只羊,能让你爸给杀一下吗?”

    “行,你帮我看一下羊,我回去叫我爸!”放羊女孩高兴的跑走了。

    “我说怎么非要请我们吃羊,原来是为了照顾美女生意!”看着欢快跑走的小姑娘,吴工美目横了余庆阳一眼。

    “吴姐,你这可冤枉我了,我是真心想请你们吃羊,她家的羊是你们这边出名的青山羊,而且都是放养,吃着放心!

    知道吴姐喜欢吃金蝉,我可是准备了好多金蝉,回头吃完饭,吴姐带点回去!”

    余庆阳有着二十年工地磨砺出来的脸皮,送起礼来,有些肆无忌惮。

    但是,总能卡到点上,让对方接受起来不会感到为难。

    比如吴工不好意思收钱,余庆阳就送化妆品、送包包。

    知道吴工喜欢吃金蝉,于是就找村里的小孩,五分钱一个大量收购金蝉。

    “算你有心!”吴工满意的点点头。

    “小余,你也太偏心了吧?合着光美女有金蝉,我们这些老男人就没有了?”

    “呵呵,怎么能忘了刘工,放心早就给您准备好了!”

    正说着,就看到远处坝顶路上出现一条黄色土龙,迎风起舞。

    清水镇属于国家级贫困镇,吕家村又属于清水镇最偏远贫穷的村子,整个村子全都是土路,坝顶路更是土路。

    原来还好,最多下雨的时候难走,现在清水湖一施工,过往的重型车比较多。

    而清水湖附近的地质都是沙土地,于是,整个清水湖坝顶路路上的布土有十公分厚。

    一过车,就会尘土飞扬,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黄色巨龙在坝顶路上翻滚。

    巨龙一直漫延到余庆阳的施工区域,才愕然而止。

    后世养成的习惯,余庆阳看不得工地上尘土飞扬,为了治理扬尘,余庆阳自费在坝顶路上撒了一层石子,又让挖掘机来回压了好几趟,把石子压进泥土里,再加上洒水,有效的遏制了扬尘。

    其他施工队,大坝上运输混凝土的三轮车来往不断,又没有进行洒水治理扬尘,已经不能用尘土飞扬来形容了,而是尘土漫天飞舞。

    在那样的工地待一会,鼻子里嘴里满满的都是尘土。

    只有余庆阳的工地,不存在一点扬尘。

    所以监理、指挥部的人,还有项目部的人都喜欢在余庆阳的施工队呆着,就是因为他这里的环境最好。

    其实,说起来,真花不了几个钱,项目部高兴了手心里漏一点,就用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