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十三章年轻冲动
    女孩很快洗完澡,走出洗澡间。

    上一世,余庆阳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看了女孩,也不禁呆了一下。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2000年,还没有神奇的易容术,女孩又是一副出水芙蓉的样子。

    纯天然的美,让人看了一眼还想再看一眼,然后再看一眼。

    “砰!”

    余庆阳住的院子大门被人粗暴的推开。

    “你先回屋里,关上门!”余庆阳把手机递给女孩,又交代了一句,才回身看向来人。

    “干什么?”

    “干什么?你把二傻的媳妇拐跑,还问我们干什么?”

    “二傻买卖人口那是犯罪!我这是帮他!”

    “你别拿我们当傻子,买媳妇的多了,凭什么二傻买媳妇就是犯罪?

    我看你就是不怀好意,看二傻的媳妇漂亮,起了坏心!”

    “就是!你们城里人真当我们好欺负?你把大军弄进牢里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

    “揍他!”

    “把二傻的媳妇抢回来!”

    “把他赶走,我们村的活,凭什么他们干?”

    涌进来的一群人,说什么的都有。

    余庆阳站在那里,听着他们咋呼。

    吕家村的男劳力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留在家里的都是老人,剩下的年轻人,都是那些好吃懒做的二混子。

    这些人,真正想为二傻子家出气的没几个,想混水摸鱼的倒是不少。

    上一世,余庆阳遇到过场面比这个大多了,十来个二混子,还吓不住他。

    “你们想干什么?也想进去吃牢饭?

    好啊!来,往这打,打死拉**倒,打不死,我要不把他送进去吃牢饭,我跟他姓!”余庆阳拍着头对着涌进院子的老百姓喊道。

    “来!来!不敢打你们是孙子!”余庆阳一边喊着,一边把头伸过去。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露怯,你一旦露怯,就真可能要挨揍。

    “干什么?翻了你们了?想要造反啊?”这时院外边传来吕村长的呵斥声。

    一听到吕村长的声音,余庆阳露出笑容,事情稳了。

    还行,这个吕村长不妄自己给他指了条发财的路子。

    吕村长拎着一根棍子走进来,“你们这群浑蛋玩意,赶紧给我滚!谁他娘的敢胡咧咧,老子打断他的腿!”

    “小老板!”

    “小老板,你没事吧!”

    “别让他们跑了!”

    “把他们围起来,报警抓他们!”

    就在这时,在工地加班的工人赶回来了,嚷嚷着把老百姓给围了起来。

    余庆阳一回来,就交代老崔去工地叫人了。

    总算是赶回来了。

    余庆阳对工人大方,这些工人自然心向余庆阳,更何况,这样的事,余庆阳从来都是很大方,一次一百块钱的出场费,从不拖欠。

    余庆阳从来不会去蛮干,能嘴解决的,尽量别动手,一旦动手千万别留情,这是二十年总结的经验。

    来余庆阳院子里闹事的也就七八个年轻人,加上几个不放心的老年人。

    一看余庆阳这边这么多人,吕村长一呵斥,一个个就想借机离开。

    可是门被工人堵着,想走也走不了,只能求助村长。

    余庆阳冲门外摆摆手,“让他们走吧!”

    一群人灰溜溜的走了。

    余庆阳暗松一口气。

    能不打还是不打的好。

    他们来是赚钱的,不是打架的。

    更何况,余庆阳心里很清楚,这些工人,捧个人场,吆喝两句还行,真要让他们动手打架,估计没几个人会动手。

    “吕哥,给你添麻烦了!”

    “你啊!太冲动了!你倒是让我把话说完啊!

    哪有你这样的,拉着人就走!”

    “吕哥,你也看到了,要是不赶紧走,被他们围在二傻子家,那才是真麻烦呢!”余庆阳笑着解释了一句。

    “小余,发生什么事了?”

    余庆阳这边的动静惊动了项目部,高科长、李工等人过来查看情况。

    “高科,没事了,一点误会!都解释清楚了!”余庆阳没有多说,简单解释了一句。

    高科长询问了一下情况,知道余庆阳是为了拯救被拐卖妇女,和村民发生过矛盾。

    好笑的摇摇头。

    虽然余庆阳这么做有些瞎胡闹,可是他还真不能说余庆阳做的不对。

    只不过在他看来,这事应该交给警察来处理。

    而不是冒冒失失的把人抢到自己的驻地。

    不过,余庆阳这样的表现也符合年轻人的心性,热血冲动,看到漂亮姑娘落难,想要英雄救美,倒是可以理解。

    送走高科长和吕村长,面对工人的好奇,余庆阳没有解释,撵着工人继续去加班。

    “和你家人联系了吗?”

    “谢谢你,大哥!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你!”女孩没有回答余庆阳的问题,而是一下给他跪下磕头。

    没经历过,永远不会感受那种绝望的感觉。

    那一刻,她真的感觉整个天地都是昏暗的,世界崩塌般的绝望。

    而余庆阳就像是黑暗世界上突然出现的一缕阳光。

    对余庆阳,她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别这样,这种事谁遇到都会伸把手的!”余庆阳忙伸手扶起女孩,又问了一句,“你和家里联系上了吗?”

    “我给家里打电话了,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女孩这才开口回答。

    “那就好,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在旁边屋里!”余庆阳说了一句,逃跑似的离开房间。

    女孩的内衣被撕坏了,上身只有余庆阳的一件T恤,下身穿的也是余庆阳的牛仔裤。

    那种若隐若现的诱惑,太刺激人了,让余庆阳忍不住鼻子发痒,怕继续待下去会喷鼻血。

    看到余庆阳狼狈跑出去的样子,女孩暂时忘记悲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房间里因为女孩的笑声变的光彩夺目。

    “你把门插上!”余庆阳在外面交代了一句。

    这一天,过的真精彩。

    躺在一个请假的工人床上,余庆阳忍不住揉揉鼻子。

    这屋里的味道真是有些重。

    干脆起身,来到院子里,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

    这是他重生以来,睡觉的秘诀,把自己折腾累了,才能睡着。

    没办法,谁让余庆阳重生把生物钟也给带过来了呢?

    上一世,十二点睡觉都属于早睡,让他现在九点多十点睡觉,实在是有些为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