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十章给吕村长指点发财之路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现在项目部外联的事情,高科长都直接交给了余庆阳。

    为此项目部还给余庆阳发了一份工资。

    这也代表着项目部对他的认可。

    余庆阳体内藏着个四十多岁的灵魂,虽然长的清秀,但是和他交往一段时间,都会不自觉的忽略他的年龄。

    所以现在高科长把事情推给他,他也只能是在心里腹诽几句。

    另一个,吕村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余庆阳也不好再推脱,只能笑道:“既然吕哥都说话了,那我明天去派出所试试?

    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什么!”

    “有老弟这句话就行!”

    吕村长很高兴,这代表什么?

    代表村长的能力,你老吕给人下跪都不如我村长一句话好使。

    “谢谢余老板,谢谢余老板!”老人一个劲给余庆阳道谢。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们村长吧!

    今天要不是吕村长开口,我是肯定不会管这些事的!

    刘工是什么身份?那是有正式编制的国家干部!

    你儿子殴打国家干部,这要是早几年,赶上严打的时候,你儿子都够枪毙的了!”

    “是,是!您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放我家大军一马,我们全家都感激您!”老人一个劲冲余庆阳鞠躬道谢。

    余庆阳站起身,去拿酒,借机躲开老人的鞠躬。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上一世,吃喝嫖赌抽,也算是五毒俱全。

    当然抽指的是抽烟,不是传统说的抽大烟。

    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给自己鞠躬。

    余庆阳回到自己房间,拿来两瓶四君子酒。

    “吕大爷,你也一块喝点吧?”

    “不了,不了!你们喝着,我回去了!给余老板添麻烦了!”老人弯着腰一边推辞着,一边转身离去。

    送走老人,余庆阳笑着招呼吕村长,“吕哥,来尝尝你这的地方名酒,李白斗酒诗百篇,这可是李白、杜甫喝过的酒!

    这酒我喝着还不错,纯粮食酒!”

    “那是,别看我们这四君子酒不怎么出名,可是那是真正粮食酿造的,那什么金什么福酒,卖的就是个名,全都是酒精勾兑的!”

    人不管好坏,都会在潜意识里希望自己家乡好,都会为家乡某些事物感到自豪。

    有了共同话题,气氛立马变的不一样。

    推杯换盏,一瓶酒下肚。

    “余老弟,我知道你是文化人,是大学生,你也帮我们出出主意,让我们村也跟着赚点钱,老百姓穷啊!”

    余庆阳给吕村长倒上酒,笑着说道:“吕哥,你这可有些抬举我了,我就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哪敢给你们指点什么!”

    “余老弟,你这可谦虚了!我看你们这些人,包括项目部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比你差远了!”

    余庆阳伸手拉着吕村长的胳膊,大声喊道:“吕哥,赶紧拉着我点,让你夸的我都有些飘了!”

    “你啊!”吕村长无奈的摇摇头,人家不肯接招,他又能如何,只能换个话题,“余老弟,你看看你们工地上有什么我们能干的活小,也让我们老百姓跟着赚点零花钱!”

    “你们村的老爷们儿,不都出去打工了吗?”

    “你们那活,我看了,村里的老娘们一样能干!”

    “吕哥,咱兄弟俩有什么说什么,我那边都是一群老爷们儿,你派一群老娘们儿去干活,你不怕出事?”

    “能出什么事?”吕村长不解的问道。

    余庆阳拿起酒杯,和吕村长碰了一下,嘿嘿笑着,“这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有需要,那事长时间不做,也难受!

    我这边天天加班,为的是什么,就怕他们晚上出去瞎转,出点事,咱俩在中间为难!”

    “……,还真是!”吕村长沉默了一会,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老弟,有时候我就在想,你根本不想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倒像是在社会上厮混了很多年的老油条!”

    “哈哈……哈!喝酒!喝酒!”余庆阳大笑两声,端起酒开始劝酒。

    “老弟,这样,我们村的人只干白天,晚上不让她们加班,大白天的应该没什么事!”

    得!

    吕村长这是赖上自己了,不捞点好处不罢休。

    “吕哥,我还真想到一个赚钱的路子。”

    “什么?快说说,我就知道老弟肯定有办法!”

    “你知道四不像吗?”

    “四不像?什么东西?”

    “一种改装车,解放卡车的地盘,拖拉机的机头,发动机用的是五零柴油发动机,车厢也是改装的!是一种适合各种复杂的地形的渣土车。”

    “哦!我好像听说过!”

    “陶丘那边比较多,据我所知南河省的梁郡那边有专门改装的!”

    “老弟,你是说让我买四不像?”

    “对!远的不说,现在咱们牡丹市红卫河清淤,只要你有四不像就不愁找不到活,还有,我再给你透露个消息,咱们这清水湖马上就要清淤了,那可是几百万方淤积沙土,你想想这是多么大的工程?你们牡丹市的半月湖也列入备忘录,未来也要进行清淤扩容。”

    “真的?消息准确吗?”吕村长睁大了眼睛。

    “当然是真的,而且其中一半就是省水总接的,而且就算高科长负责!

    “谢谢老弟!你这个消息太重要了!”

    “吕哥,你打算怎么干?”

    “我明天就去商丘,去买一辆四不像!”

    “吕哥,一辆‘四不像’好干什么?”余庆阳摇摇头。

    “那老弟说怎么办?多了我也买不起啊!”

    “吕哥,你一个人买不起,可以让你们村里人一块买!

    最好是你们村委出面注册一个机械公司,把所有的车都挂靠到公司下面,然后由你们村委出面去揽活,村委可以从中间提取一部分费用,用于公司的经营费用!·”

    能当上村长的没有傻子,只不过是因为见识,或者说眼界受到限制,有些东西看不明白。

    余庆阳稍微一提示,吕村长就琢磨明白这里面的利益,不光是金钱上的利益,还有政治利益。

    “未来几年未来配合南水北调工程,东山省大型水利工程很多,所以你们根本不用担心找不到活干!别的不说,你只要和高科长处好关系,以后活就断不了!”

    说着,余庆阳把头探到吕村长的旁边,小声说道:“再给你透露个消息,高科长已经确定明年担任省水总的总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