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八章村民阻工闹事
    余庆阳设计的洗澡间,靠着南墙,长六米,宽三米,地面铺的是防滑瓷砖,墙面上贴的也是洁白的瓷砖。

    洗澡间的废水,直接顺着预埋的管道流进厕所,去冲刷厕所。

    看上去很好,其实真没花多少钱,连着厕所一共花了不到三千块钱。

    因为厕所靠在院墙,所以就修了三面墙,上面加几块楼板,抹个顶完活。

    洗澡间也是一样,都是借着院墙建起来的,这样就省了一面墙的砖。

    加上买抽水泵,跑水管,混水阀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超过五千块钱。

    “小余,我看你这弄的不错,这样,也别让他们来你这洗澡了,你干脆按照这个标准给项目部也修个厕所和洗澡间!

    费用,回头给你折算成零工!”高科长也来看热闹,看完对余庆阳吩咐道。

    高科长现在有些后悔租现在的房子,房租已经交了半年的,也不能退了。

    他已经接到通知,清水湖清淤扩容项目已经正式启动,要求他们在两个月之内进场。

    这就意味着他们这个项目部要在这里最少呆一年半以上的时间。

    既然确定要在这里待那么长时间,高科长也终于舍得投资,改善一下大家的生活条件。

    “行!我回头就去弄!”余庆阳干脆的点头答应下来。

    没有提任何条件。

    这种事关项目部生活的活,是绝对不能提条件的。

    其实只要弄好了,不用提条件,也不会亏待你。

    ···········

    这天,余庆阳正带着人在现场放坡角线。

    湖堤修坡要先确定坡顶线和坡脚线,自从余庆阳帮着刘工放了一次线之后,刘工就把放线的工作扔给了他。

    他自己则跑去陪监理聊天打牌。

    余庆阳很想告诉刘工,上一世这个工作是自己的,我也想陪漂亮的少妇姐姐聊天打牌。

    确定坡顶线和坡脚线之后,在坡顶线和坡脚线上砸上橛子,然后拉线,进行修整边坡。

    其实之前已经放过好几遍边坡线了,现在这一遍是最后的精修。

    就是拉上施工线,人工一点一点的找平,达到浇筑混凝土的标准。

    正忙活的时候,工人跑过来找余庆阳,说有人阻工,刘工去处理,被人打了。

    “宋哥,杨哥,告诉工人,一会都站到我身后,听我的吩咐,事后每人发一百块钱的奖金!”余庆阳匆忙间交代了一句,就跑上湖堤顶。

    上一世,也是有人来闹事,也有人被打,只不过被打的那个是他。

    这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被刘工指使去放线,结果被打的变成了刘工。

    余庆阳也不想管这事,可是发生在自己的工地上,如果自己不出面,最后刘工虽然不会说什么,可是心里总是不舒服。

    好歹也是上辈子的师傅,自然不能看着刘工吃亏。

    余庆阳先给派出所的赵所长打了个电话,然后等工人聚的差不多了,才冲上去,拦着还想继续打人的老百姓,“各位,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凭什么打人?你们别走,我已经报警了!”

    “打人?我打人怎么了?你算那根葱?再叫唤,连你也打!”

    “你打个试试?”余庆阳带着二十多口人顶上去。

    闹事的老百姓就七八个。

    面对二十多个人,心里也打怵。

    眼看老百姓被吓住了,余庆阳才继续说道:“各位,有话咱们去那边说,别动不动就停工,打人!”

    余庆阳虽然心里恼火,可是依然面带微笑,看着眼前阻工的老百姓。

    “说什么?你们拉石子的车把我们的路压坏了,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不然不能干活!谁敢干,我揍谁!”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挥舞着双手咋呼道。

    “路压坏了,我很抱歉,可是这个问题应该是村委来解决吧?

    我对你们吕营村的村委还算熟悉,你好像不是村委的人吧?”

    “村委的那些王八蛋早就让你们喂饱了,怎么会向着我们老百姓说话!

    反正今天不给个说法,你们别想干活!”

    “呵呵!咱们有事说事,别拿着路当幌子!

    如果你非要阻工,那我可要报警了!”

    “报啊!有本事把我们全村人都抓进去!”

    余庆阳板着脸道:“别人抓不抓不一定,不过你打伤了我们刘工,你肯定要进去蹲几天!”

    “哼!我告诉你们,这事没完,回头我再来找你们!”中年老百姓,有些担心,叫嚷几句,然后想走。

    “拦住他们,谁都不能走!打了人还想走?”余庆阳大喝一声。

    这些工人都是常年跟着余庆阳老爸干的,自然听余庆阳的,更何况有一百块钱的奖金,一听余庆阳喊,立刻上前把捣乱的老百姓给围了起来。

    “让开,不然我揍你了!”中年人推搡着威胁工人。

    “他敢动手,你们就给我揍,只要不打死,出了事我负责!”余庆阳继续喊道。

    对待这种闹事的老百姓,就不能软,你软了他就更嚣张。

    尤其是这种个别村民想要借机揩油的无赖村民,更不能软了,这是余庆阳二十年工地生涯总结出来的。

    眼看余庆阳如此强硬,闹事的村民有些发慌。

    想走,又走不了,动手,自己这方七八个人,人家二十多个,动手肯定吃亏。

    看到闹事的村民被工人围着,走不了,余庆阳不再理会他们。

    “刘哥,你没事吧?你再坚持一下,等派出所的人来了,咱们再去医院。”

    刘工的头被打破了,不是很厉害,只是有点往外渗血。

    “没事,不用去医院!”

    “那可不行,这是打到头上了,说不定打出脑震荡来,我听说脑震荡会头晕恶心!刘哥,你有没有这些感觉?”余庆阳一边说着,一边冲刘工眨眼睛。

    “没有,就是有点疼!”

    余庆阳一头黑线,怪不得上一世混了二十年,技术过硬,居然还是个普通施工员,这情商真让人着急。

    “刘哥,一会警察来了,你就喊头晕,恶心,耳鸣,然后看东西模糊!”余庆阳只好小声的把话挑明。

    “你想讹他们?”刘工恍然道。

    余庆阳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是讹他们,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讹的,我们是借这个事,震慑住其他人,这才是刚开始·········”余庆阳小声给刘工解释着。

    “小余,你真的刚毕业?我看你处理问题比我们还老练!”监理刘工和吴工吃惊的看着余庆阳。

    “我爸就是干工程的,我从小在工地上长大!”余庆阳匆匆解释了一句。

    转身找到宋哥,“宋哥,这是我房间的钥匙,你赶紧回去,在我左边的抽屉里,有一个包,里面有一万块钱,你找个信封,装上五千块钱拿过来。”

    “这··········”

    “快去吧!我还能不相信你吗?”

    宋哥拿着钥匙快步跑回村子。

    吕家村距离清水镇有十来里路,派出所出警最快也要半个小时。

    一直到宋哥回来,派出所的警察才赶到。

    “哎呀!了不得了,打死人了!黑心工地打人了!”一看到警车,中年人一下子倒在地上,大声叫喊起来。

    “我不活了,他们耍流氓,撕我衣服!还把我男人打了!”接着跟着中年人来的一个中年妇女也躺在地上打起滚。

    其实中年人和中年妇女余庆阳都认识。

    这两个人是两口子,在村里出了名的好吃懒做,属于那种无理找三分的主。

    余庆阳迎上去和赵所长握手,“赵所长,你们来了,这两个人带头来工地闹事,还把我们刘工给打伤了!”

    余庆阳之前跟着项目部的高科长宴请过赵所长,余庆阳买单,到牡丹市吃喝玩一条龙。

    这是喝出来的革命友谊。

    人生四大铁,他们占了一铁。

    赵所长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两个人,皱了皱眉头。

    作为镇派出所的所长,对各个村里的刺头都非常了解。

    自然清楚这两口子的无赖行径。

    “吕大军,又是你,真想进去吃几天牢饭?”赵所长大声呵斥道。

    “赵所长,他们诬赖人,是他们调戏我老婆,还打人!”吕大军也不装了,从地上跳起来大声喊道。

    “我们这边三十多个人都看到你打人了!”

    “你们都是一伙的,作伪证!不算数!”

    “呵呵!这两位是你们县水利局派来的监理,他们也可以作证!”

    赵所长寒着脸对吕大军说道:“吕大军,让你老婆先起来,躺地上像什么样子?这么热的天,一会中了暑,怎么办?”

    “我不起来,他们耍流氓,不把他们抓起来,我死都不起来!”吕大军的老婆躺在地上叫喊道。

    “不起来是吧?那你继续躺着,我等你起来再处理!”看了看天,笑着说了一句,转身去查看刘工的伤势。

    赵所长询问刘工的伤势,旁边有小民警开始做记录。

    好在刘工还没有耿直到连谎话都不会说的地步,按照余庆阳交代的,喊着头疼、头晕、恶心,耳鸣,看东西模糊。

    只不过,那表情,连余庆阳看了都觉得假,更何况是赵所长了。

    赵所长回头看了余庆阳一眼。

    余庆阳心道还好早有准备,忙笑道:“赵所长,那边工棚有些证据,您过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