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六章菜被偷了
    余庆阳拿出手机,换上刚刚出去办的手机卡,给老三打电话。

    没办法,这个年代,漫游费太贵了,漫游打长途,一分钟一块多,太坑了!

    诺基亚881o,是去年刚出的一款很经典的下滑盖手机,这是余庆阳毕业后,老妈送给他的礼物。

    这年头,一款诺基亚881o绝对是很牛逼,很有范的事情。

    “喂,阿姨您好!我是余庆阳,张宇在家吗?”

    接电话的是老三的妈妈,一听是余庆阳,很热情。

    暑假的时候,余庆阳去过老三家里,余庆阳原来是一个很安静的男孩子,看上去很稳重,一般长辈都会比较喜欢稳重的男孩子。

    尤其是像余庆阳这种长的很清秀,又很安静的男孩子,更招长辈喜爱。

    所以,老三的父母对余庆阳印象都很好。

    “哦!阳子啊!小宇在家!你稍等啊!”

    “好的!谢谢阿姨!”

    不一会,老三过来接电话。

    “老二,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找你有事!”

    “嘛事?借钱我可没有啊!我那点工资,都不够我自己花的!”

    “滚蛋,不找你借钱,你帮我从你们津门联系几台挖掘机!”

    “挖掘机?你要挖掘机弄嘛?”

    “我这边工地上用,东山省的挖掘机不够用的,只能从津门找了!”

    “那行,我帮你问问!”

    “你让你爸给问一下,你就算了!”

    “我靠!老二,有你这样的吗?现在是你求我办事,你还那么吊?”

    “别废话了!赶紧的!哥哥我这边急用,十万火急啊!”余庆阳直接怼回去。

    “好,一会我爸回来,给你问!”

    “你记一下我的完给我打电话!”余庆阳把自己的新手机号报过去。

    挂了电话,余庆阳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把自己的新手机号留给老妈。

    和老妈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才挂电话。

    挂了电话没多长时间,晚上九点多钟,余庆阳的手机响了。

    是老三家的电话。

    接通,电话里传来老三老爸的声音,“喂,阳子吗?”

    “张叔,是我!”

    “我听小宇说你要找挖掘机?”

    “是的,张叔!”

    “能说说你那边什么情况吗?”

    “我们东山省这边,今年的水利项目比较多,挖掘机不够用的!

    正好我准备自己创业,所以想着找张叔支持一下!”

    “你找挖掘机对你有什么好处?”

    “第一,我能从中间赚差价,第二,我可以在公司领导面前露露脸,让领导知道,我余庆阳也是能够干事的人!”余庆阳如实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老三的父亲,是津门市水利工程公司的副总,人家吃过的盐比自己吃过的饭都多,哪怕自己重生,也一样比不过人家。

    所以,不如照实说。

    “嗯!阳子,我就欣赏你这股诚实劲,你刚才要是给我说别的一些有的没的,我肯定不能帮你找!

    行,你自己创业,光凭这份精神,我就要支持!

    津门市公路局有四台挖掘机,正好最近闲下来了,我一会帮你联系一下!”

    “谢谢,谢谢!张叔!”余庆阳赶忙感谢。

    “先别谢我,价格可不会便宜!

    包月的话,一个月租金四万块钱,不包含油钱和司机工资,一辆挖掘机配两个司机,四辆挖掘机一块的话,再配两个机修。

    至于你能不能赚到钱,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这个价格,好不满意,那真要遭雷劈了!

    一个月四万块钱的租金,加上司机和机修的工资,再加上油钱,一个月也不到六万块钱。

    他干活,就算是一天只干八个小时,一个月也十多万块钱。

    何况,一台挖掘机都配两个司机了,还会只干八个小时?

    河道清淤,都是二十四小时,歇人不歇马的。

    “已经很感谢张叔了!张叔,我有个想法,我和张宇一块成立个公司,接着这次机遇,赚上一笔!

    多了不敢说,给张宇赚套房子,赚辆车还是可以的!”余庆阳投桃报李的说道。

    “那是你们兄弟们的事,我不参与!不过小宇在市水利局上班,不能辞职!”老三老爸轻声笑道。

    对于余庆阳的识相,很满意。

    人最忌吃独食,如果余庆阳不提出来和张宇分钱,他看在儿子的份上,也会帮忙。

    可是,那是人情,用一次少一次。

    自己不可能永远无偿帮助他。

    现在余庆阳主动提出来和儿子分钱,第一说明余庆阳不贪,第二说明余庆阳的格局大。

    “张叔,我知道的!外面的事我来,张宇在那边帮忙联系挖掘机就行!”余庆阳赶忙保证道。

    老三在津门市水利局工作。

    津门可是老牌直辖市,政治地位比省都高半格。

    老三进津门市水利局,比余庆阳老爸省厅都好。

    余庆阳理解,老三老爸肯定不希望余庆阳拉着儿子跑去搞什么创业。

    余庆阳也不希望老三跟着自己创业,说句比较现实的话,这些同学,十年后,二十年后,都将是他的人脉资源。

    上一世,实在是余庆阳不好意思开口求人。

    因为那个严重警告处分,他在同学们面前,只剩下那份可怜的自尊了。

    他不想接受别人的施舍。

    这辈子不一样,他有信心,以后他所能达到的高度,不会比任何人差。

    这些同学,当做人脉,不会再是施舍,而是互相帮助。

    “哈哈……哈!那是你和小宇的事,回头我联系好了,让小宇和你联系!”老三老爸大笑道。

    挂了电话,老三老爸对老三说道:“小宇,你这个同学,还真了不得!

    原来看着挺安静,挺稳重的小伙子,没想到这么有魄力!”

    “我们也都没想到,听说他家里给他联系好了省水利厅,可是她愣是不去,非要自己创业!”

    余庆阳自己创业在同学中,引起的轰动还是挺大的。

    文科生,理科生创业的比较普遍,可是他们工科生,出来创业的还真不多。

    最起码他们这一届,就他一个人选择创业。

    “刚才阳子说这个事算你们两个合伙的,赚了钱你们两个人分!

    你回头和他联系吧!看看需要多少挖掘机,我回头帮着给你们联系!”

    “我不要,他赚的钱,我不会分的!”

    “你啊!

    你比阳子差远了,就你这性格,也只能在单位里打混!

    你想想,你这次要是不分钱,以后再有事他还好意思找你?

    又好意思找你几次?

    不要想着,友情参杂了金钱,就会变味。

    那都是那些穷酸书生说的话。

    这个世界上,最长远的就是利益!

    因为利益好朋友可以反目,为了利益夫妻也可以翻脸!

    只有利益,才是长远的!

    咱们老祖宗说的礼尚往来,其实指的就是利益往来。”老三老爸教训着儿子。

    对于儿子什么都满意,就是太实在,太老实了!

    “可是……”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这里面你也是出了力的,你们这也算是按劳分配!”

    “我出什么力了?”

    “你没出力,可是你老爸我出力了!我出力,不就代表你出力了?”老三老爸被儿子的老实给气笑了。

    “哦!”

    张宇勉强点点头。

    心里还是感觉有些别扭。

    “唉!”

    一看儿子的表情,老三老爸叹了口气,教育失败啊!

    看看人家余庆阳,刚毕业就敢出来创业,为人处事那叫一个老道。

    再看看自己儿子,居然还在纠结该不该和同学一块分钱。

    在牡丹市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大家神清气爽的返回工地。

    路上余庆阳什么话都没有说,昨天晚上的安排连提都没有提。

    就好像昨天什么都没有生。

    所有人看余庆阳的眼神都亲切了许多。

    这小子真懂事。

    刚回到工地,老丁就找了过来。

    “小老板,这个村子,真是没法说了,简直就是土匪!”老丁气氛的冲余庆阳嚷嚷道。

    余庆阳笑道:“丁大爷,别着急,你慢点说!”

    老丁的脸都气成紫色的了,“昨天我刚买的菜,我心思着地蛋便宜,就多买了一些,结果昨天晚上就被人给偷走了!

    还有昨天刚买的油、面,水壶都被人一窝端了!”

    “行了,丁大爷,别生气了!我一会去找房东。

    你以后也注意点,别把东西放在厨房里了。”余庆阳心里也很生气,可是还得耐下性子来安慰老丁。

    说起来,这事老丁他们也有错,明知道他们住的地方没有院子,就不该把东西放到厨房里。

    可是,这话不能说。

    余庆阳租的房子是一栋新房子,刚盖好时间不长,院墙还没盖好。

    送走老丁,余庆阳来到房东家里。

    “吕叔在家吗?”余庆阳站在大门口大声喊道。

    “谁啊?”院里一个女人问道

    “婶,是我!”

    不一会,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余老板来了,快请进!老吕在屋里呢!

    老吕,余老板来了!”

    “余老板来了?快请进!老婆子,快给余老板倒茶!”

    “婶子不用忙,我就找吕叔说几句话!”

    “余老板找我有事?”

    “是这样的……”余庆阳把昨天晚上有人去自己那里偷菜偷油的事说了一遍。

    房东阿姨叫喊着要去骂街,“太混账了?这群没出息的东西,余老板,你放心,我这就去骂他们,我骂不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