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四章余庆阳的发财大计
    高科长这倒不是奉承余庆阳。

    实在是,他带过的实习生不知道有多少,余庆阳还是第一个,刚毕业就能够把工地上的技术参数说的这么溜,这么准确的。

    其实工程就是这样,会者不难,难者不会。

    作为技术员,需要掌握的,看图纸看的是什么?就是这些技术参数。

    至于说结构,一般的水利工程,哪有什么复杂的结构变化?

    “还有呢?”

    “素混凝土下面要铺设防水土工布,土工布搭接不能小于20厘米。

    竖向地梁间距是5米,横行地梁间距是3.5米……”余庆阳从容的回答着田大爷的提问。

    “嗯!”

    田大爷满意的点点头。

    上一世,也是在这里,田大爷也是如此提问自己。

    结果,那个时候,余庆阳翻看了好几天图纸,感觉看了很多,记了很多,但是关键的技术参数一个没记住。

    记得当时,田大爷只是拍拍自己的肩膀,什么话都没说,就上车走了。

    现在想来,应该是挺失望吧!

    “行,掌握的很扎实!”高科长又夸奖一句。

    余庆阳把刘工推出来,“嘿嘿,其实都是刘工教的好!”

    “嗯!小刘不错,今年该晋工程师了吧?”

    高科长趁机道:“是,田总,今年的工程师名额可得多给我们工程科几个,我们工程科好几个人都到晋升年限了!”

    “回头我在党委会上提一下,你回头也找陆总汇报一下工作!”

    送走田大爷和高科长。

    “小余,谢了啊!”刘工拍拍余庆阳的肩膀。

    “刘哥,你这话说的,说谢不外了吗?再说我说的就是实话,本来就是你教的啊!”

    余庆阳知道刘工是一个比较纯粹的工程师,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作为一名比较纯粹工程师,都是喜欢爱学,认学的年轻人。

    为了和他打好交代,余庆阳专门投其所好,拿着图纸请教了他很多问题。

    果然,几天下来,他和刘工的关系变的相当好。

    是真心拿他当小兄弟看待。

    “行了,兄弟我心里有数!”

    “刘哥,我看这挖掘机干的有些慢啊!

    这一个小时才干了一百个平方!”余庆阳岔开话题。

    “修坡就是比较慢,不容易出活!”刘工也很无奈。

    挖掘机修坡,是技术含量比较高的一项工作。

    一方面是工期,一方面是成本,挖掘机干活慢,等于两方面都保不住。

    他作为现场工程师,施工员,公司也是要考察效益的。

    虽然2000国营企业对效益考核不是很严。

    但是你做好了,在职称晋升,职务晋升的时候,也是一个加分项。

    余庆阳之所以提挖掘机,实在是看着眼热。

    2000年的挖掘机一个小时480块钱。

    这个时候的柴油才两块钱一升,一个小时也就是二三十块钱的油钱,挖掘机司机一个月也不过1500多块钱,这么一算,一个小时毛利在450块钱,简直就是暴利。

    余庆阳知道,去津门买二手的挖掘机也不过是四五十万块钱。

    像现在这个工地,一个工地就能回本。

    他真的很想卖一辆挖掘机,放到工地上,那简直就是捡钱。

    比他干清工,赚的多的多。

    而且他知道,未来两三年都是挖掘机的好行情。

    可惜,也只能想一想,他没钱,老爸也不会拿钱给他买挖掘机。

    事先说好的,十万块钱的启动资金,干不好就回去上班。

    以余庆阳对老爸的了解,不给自己挖坑就是好的,根本不可能再给自己追加资金。

    除非自己能够创业成功。

    按照当初和老爸约定的,十万启动资金,一年赚一百万。

    余庆阳突然眼前一亮,想起来什么,笑着对刘工问道:“刘哥,既然这样怎么不多找几台挖掘机?

    咱们这个标段接近两公里,总共才四台挖掘机,这样下去工期没法保证啊!”

    “你以为项目部不想找啊?找不到,今年咱们省的水利项目比较多,挖掘机不够用的!”

    98大水以后,国家对水利越来越重视。

    全国都在大搞水利,清淤疏浚,大堤除险加固,水库扩容等项目一个接一个的上。

    此时东山省有一条横跨两个地市,长二百公里的红卫河正在全线清淤,大部分挖掘机都去红卫河了,因此东山省挖掘机非常紧缺。

    而且余庆阳知道,他们干的这个清水湖湖堤护坡项目结束后,紧接着会进行清水湖清淤扩容,那个项目造价一个多亿。

    中央拨付百分之三十,省里拨付百分之三十,市里自筹资金百分之四十。

    而且那个项目最终也是省水总中的标。

    省水总干了一半,五千多万的工程。

    好像那个项目已经确定,只等市里的资金到位就会开工。

    上一世,是他们这个项目还没干完,湖区清淤就开始了。

    因此,如果此时能够找来几台挖掘机,那他和老爸定的目标,很轻松就能实现。

    “刘哥,如果我能找来挖掘机,能行吗?”

    “你能找来挖掘机?那肯定没有问题!

    这事我就能说了算,只要你能找来挖掘机,我立马给你安排活!”刘哥看了余庆阳一眼,有些不太相信他能找来挖掘机。

    刚才余庆阳突然想到,他们东山省缺挖掘机,可是其他省份并不缺挖掘机。

    这个时间段,挖掘机最多的地方就是津门。

    挖掘机最早也是有地域性的,比如全国来说挖掘机最多的是津门,东山省来说,挖掘机最多的地方是禹城。

    现在禹城的挖掘机不够用了,那就从津门找。

    上一世,他的一个师兄就是从津门找来两台挖掘机,一年赚了好几百万。

    “那个挖掘机进场费,还有进场后要预付生活费!”余庆阳小声提醒道。

    这个时间段,挖掘机就是这么牛,进场要进场费,进场费是以他托运的距离来定的,还有挖掘机进场要先给一部分钱当生活费。

    余庆阳之所以提这个事,是因为老三就是津门的,此时他已经被分配到津门市水利局,他老爸就是津门市水利施工公司的副经理,通过他找挖掘机肯定没有问题。

    其实,不是没人想到去外地找挖掘机,关键是一个信任问题,不是熟人介绍,人家不敢来。

    曾经有过这个情况,有挖掘机经人介绍,去微山湖湖里去干活,结果平时挺好,按月给生活费,结果干完活一算账,好家伙倒欠人家不少钱,把挖掘机赔进去都不够。

    什么今天压坏了一棵树,明天压了麦地,后天惊了鸭子,鸭子不下蛋了,反正都要赔钱,最后挖掘机老板花了好多钱,请了北湖市的一个大哥出面,才把挖掘机弄出来。

    这样的事情多了,外地的挖掘机也就不敢过来,必须要有人担保才行,就像余庆阳想从津门找挖掘机,必须要老三的父亲担保才行。

    “那这样,中午我给高科汇报一下,下午给你信,小余,你真的能调来挖掘机?”

    “真的!刘哥,我老三的父亲是津门水利施工公司的副总,找他帮忙找几台挖掘机还是很简单的!”余庆阳赶忙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

    这个时候,如果不亮底牌,刘工肯定不敢帮自己说话,当然,他也可以自己去找高科长,找田大爷。

    但是,他去找,等于欠人情,人情能不欠还是不欠的好。

    田大爷马上就要离休了,他不想老是麻烦田大爷。

    他干二包,包清工,只是为了找一个切入点。

    包清工全靠从工人身上赚钱,能赚多少钱?

    压榨的狠了,赚的都是昧良心的钱,不压榨,就会像余庆阳老爸那样,干了十几年的包工头,最后手底下也没攒下多少钱。

    一百万估计就是极限了,记得当时余庆阳说自己一年赚一百万的时候,老爸老妈惊讶的表情。

    老爸当时说了一句,我干了十几年,也不过··········你一年能比我十几年赚的多?

    所以,包清工,只是余庆阳的一个切入点,真正赚钱,还是靠玩工程机械。

    当然这是指原始积累阶段。

    正说着,湖堤上又来人了。

    这次来的是监理。

    2000水利工程上,监理制度还不健全,以这个项目的监理来说,都是牡丹市水利局委托的下级县水利局的工作人员,根本不是正式的监理。

    刘工迎上去和监理打招呼。

    余庆阳并没有过去。

    继续琢磨自己的发财大计。

    找几台挖掘机,攒一笔启动资金,然后自己买挖掘机,跟着省水总干上两年,然后自己出去包工地,大包的那种。

    “小余!”那边刘工叫他。

    余庆阳跑过去,“刘哥什么事?”

    “走了,回项目部打牌去!”

    “好!我安排一下!”余庆阳很干脆的答应道。

    历史总是那么多的重合,曾经他在清水湖湖堤护坡项目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陪监理打牌。

    重生了,还是没有摆脱这个工作。

    牡丹市打牌的风气很重,很多人都爱打牌,麻将、牌九等等。

    尤其现在工地刚开工,主要是机械在施工,监理们都很清闲,所以监理每天到工地巡视一圈后,就猫到项目部里去打麻将。

    “快点啊!”

    “知道了,刘哥,吴工,刘工,你们先走着,我安排一下马上就来!”

    余庆阳把宋哥和杨哥叫过来,交代了一下,就追着刘工的脚步赶往项目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