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二章搬砖是我的命
    “你……你想气死我!”余庆阳老爸瞪着眼睛,气的嘴皮子都哆嗦了。

    “阳子,你知道家里为了让你进省水利厅,费了多少劲?

    你爸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才把你安排进水利厅!”老妈柔声劝道。

    是的,如果不出意外,余庆阳会被分到省水利厅。

    可是,意外总是避免不了。

    上一世,余庆阳因为临近毕业背了个严重警告的处分,进水利厅的事最终黄了。

    这一世,余庆阳也不想进水利厅。

    进水利厅是最好的选择,以他的学历,在水利厅,两年副科,五年正科,四十岁以前,升副厅都不是梦。

    可是,余庆阳知道自己的性子野惯了,不是当官的材料,不是说重生就能解决一切。

    再者,重生一回,再按部就班的去上班结婚生子,实在对不起重生一回。

    “爸,妈,我真的想好了,我不水利厅,我要自己创业!我爸当年从水利局出来下海,不也混的挺好吗?”

    “好什么?你只看到你爸风光的一面,你爸求人的时候你没看到!”老妈急的直掉眼泪。

    “我知道,自己创业很苦,很难!可是我年轻,这个时候不闯一闯,难道等老了再去闯?”

    “你··············”老爸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爸!从小你就告诉我,如果不好好学习只能去搬砖,大一点,每年寒暑假你都让我去你的工地搬砖!

    等我考大学的时候,也是你们逼着我这个搬砖的专业!”

    “放屁!什么搬砖的专业?工程经济到你嘴里变成搬砖的了!你搬什么砖?金砖还是银砖?

    你要是真去搬金砖银砖我也认了!可是你············”

    “爸,我自己创业,搬得未必就不是金砖银砖!要不这样,你给我十万块钱!给我一年时间,如果我创业不成功,我就按你说的办,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余庆阳只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真的?”

    “真的!我妈可以作证!”

    “老余,要不让孩子试试?一年而已,就算不成,大不了再去求人,进不了水利厅,大不了进市局,实在不行,还可以进我们环卫局!”

    老妈是泉水市公环卫局的一名会计,副科级干部。

    环卫局好歹也是事业编制。

    事情就这么不太愉快的决定下来。

    ············

    东山省水利工程总公司,四楼,总工办公室。

    余庆阳敲敲门,走了进去,“田大爷!我来看您了!”

    “哟!阳子!听说你毕业了!怎么样?分到哪里了?做,坐下说话,那边有水,喝水自己倒!”田大爷嗓子年轻的时候受过伤,现在有点公鸭嗓。

    田大爷和余庆阳家是世交,和余庆阳的大爷是同学,也是老乡,平时两家走动很频繁,因此对余庆阳这个晚辈,田大爷也没有虚假的客套。

    “田大爷,我想跟着你干成吗?”

    “跟我干?好啊!欢迎啊!你堂堂海河大学的高材生,进水总可是有些屈才了!”田大爷以为余庆阳和他开玩笑,大笑着说道。

    “田大爷,我说真的!我想跟着您干!不过不是进水总,我想从水总接活干!”

    “阳子··········”田大爷站起来,走到余庆阳身边,“你爸妈知道你的想法?”

    “知道!不信你给我爸打电话!”

    “这个小余!怎么想的?自己瞎胡闹,怎么还··············我给你爸打电话!”田大爷一听余庆阳老爸同意的,顿时有些生气。

    老一辈眼里下海创业属于不务正业的一种。

    当初,对老爸下海创业就有看法,现在又同意余庆阳自己创业,田大爷是真的生气了。

    “田大爷,这个我爸一开始也不同意,不过我和他立下了军令状!一年,如果不能干出一点名堂来,就乖乖回去上班!”

    “真的?那你找我是?”

    上一世,余庆阳第一个单位就是在水总干编外技术员,说编外技术员是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临时工,一个月六百块钱的工资,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我听说咱们公司在牡丹市接了个工程,我想去从咱们公司接点二包的工程!”

    “这个··············”

    分包给他工程,这个简单,他一句话的事,虽然余庆阳是田大爷看着长大的,又是海河大学的高材生,可是毕竟刚毕业,能干的了吗?

    田大爷干了一辈子水利工程,知道分包不好干。

    宁带千军,不带一夫。

    农民工不好管理。

    田大爷心里有些顾虑。

    余庆阳看出了田大爷的顾虑,笑着道:“田大爷,我知道您担心什么,这也是我来找您的原因!你想啊,我刚开始干,肯定没什么经验,出去接工程,我爸他肯定不放心,也只有在您手底下接工程,我爸才能放心!”

    “也是!”

    田大爷点点头,心里也对余庆阳高看一眼。

    余庆阳来找自己,最起码证明,不是脑子一热瞎胡闹。

    有自己给他兜底,最起码能保证不赔钱。

    经验什么的,可以慢慢积累。

    至于说徇私舞弊,自己为国家奋斗了一辈子,也没人子女接班,这临退休了,照顾一下子侄,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又没有贪污受贿,这事到哪都能说的过去。

    想到这里,田大爷点点头,“行!你小子都打听好了,牡丹市是有个工程,湖堤护坡工程,下个月进场。我给你一段,我可提前说好,你要是干不了,我可是随时会中断合同,你乖乖给我去单位报道!”

    见田大爷点头了,余庆阳大喜,赶忙保证道:“谢谢田大爷!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干!要是我干不了,不用您说话,我自动走人,回来上班!”

    “嗯!”田大爷点点头,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小高,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不一会,小高推门进来。

    田大爷指着余庆阳说道:“小高,这位是市防汛抗洪指挥部余总指挥的侄子,想在咱们公司接点活干,你看着给安排一下!”

    “我知道了田总!余总指挥的侄子,那是门里出身,干活,肯定没有问题。”小高点点头。

    小高是田大爷的叫法,实际上小高是田大爷的徒弟,水总的副总工,工程科科长,同时也是牡丹市清水湖项目的项目经理。

    余庆阳之所以点名要去牡丹市的清水湖项目,就是奔着高科长去的。

    按照上一世的规矩,高科长明年下半年将接替田大爷担任水总的总工。

    然后两年之后,考上MBA,然后调到省水利厅,最后又调到省水利设计院,并最终担任省水利设计院院长。

    上一世,余庆阳和高科长相处的还算愉快,只是那时候,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培养人脉,不知道进一步搞好关系,等明白过来的时候,人家已经高不可攀。

    “这小子,今年刚才河海大学毕业,不肯去上班,非要自己创业!你给我盯紧点,要是不是那块材料,就赶紧让他走人。”

    “田总,您放心吧!我会看好他的!”高科长吃惊的看了余庆阳一眼,实在想不明白,余庆阳怎么会放着好好的单位不去,非要自己创业。

    事情敲定下来,余庆阳也没有在田大爷办公室多待,又陪着田大爷闲聊几句,就告辞离开。

    回到家,余庆阳向老爸汇报了自己今天的动作。

    听说儿子到田大爷那里接工程,老爸也是很放心。

    对儿子自己创业也有了二分信心。

    最起码不是瞎胡闹。

    不是拿着自己的钱,跑去注册什么公司,瞎折腾一气。

    知道踏踏实实的从分包干起,也许真的能闯出一番名堂来。

    “爸,你得帮我找点工人!”

    “行,这个交给我了!你爸别的本事没有,这点面子还是有的!你什么时候要?”既然接受儿子自己创业这个现实,老爸自然是毫无保留的支持。

    “谢谢爸!”

    “你啊!有你后悔的一天!”老爸摇头叹息道。

    “我就是不想后悔,才趁年轻闯一闯!”

    接下来,就是等待。

    借着这个时间差,余庆阳到人事局报道,把自己的档案留在人事局存档。

    在人事局存档有个好处,那就是如果短时间内余庆阳反悔,还能找人事局给分配工作。

    这也是老爸强烈要求的。

    算是给余庆阳留下一条退路。

    时间就在走亲戚,同学聚会中过去了。

    因为余庆阳自己创业,老爸老妈没少挨亲戚的数落。

    都说他两口子太惯着孩子了。

    牡丹市火车站,余庆阳站在站台外面。

    他是来接人的,老爸帮他找的工人今天到。

    余庆阳上前握住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的手,热情的笑着说道:“宋哥!辛苦了!”

    宋哥是老爸手底下的一个小工头,这次派过来给余庆阳打下手,工人也都是他找的。

    宋哥露出两排大黄牙,憨厚的笑着,“呵呵!不辛苦,不辛苦,阳子,以后我们可就跟着你混饭吃了!”

    “放心吧,宋哥,跟着我绝对比跟着我爸吃的好!”余庆阳笑着保证道。